“仙术……”

  陈煌刚才在看着玉简学习法术的时候,就开始怀疑是不是其实所有人都是像他现在这样把天地元气解体了再吸入体内的,自己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修炼过,是不是自己只是最近才开了窍其实早已被别人甩得老远;然而听了林云的话之后——姑且相信这个从始至终都表现得很神秘的家伙并不是在胡吹大气或是怎么,只是……仙术,仙术是个什么狗屁玩意儿?仙界的法术吗?那怎么会在林云手里的?

  然而却不等他发问,也不等林云继续说话或是微笑,一道身影倏地朝林云扑了过去。

  这道身影自然便是苦恋林云许久的芸琳。时隔多年未见,方才见到林云突然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微笑说话的时候,芸琳一时间还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不是在做梦,只呆呆的坐在床上看着他的样子发痴,又似是唯恐自己的任何动作都会扰了这一曲清梦。然而在陈煌的声音把她拉回现实之后,她却再也不是先前那个一边看着昏迷中的男子,一边琢磨着等他醒来自己该跟他说些什么好的羞怯女子了,意识到发生的这一切并不是梦幻之后,她有些奋不顾身地朝着自己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的那个身影扑了过去,等到触及到他赤裸的手臂的时候,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或是做些什么,只知道弯着眉儿睁大着眼紧紧地盯着他看。

  然而林云却只冷冷瞥了她一眼,甚至一直挂在嘴角的微笑都突然消失不见,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哦,是你啊。”

  便浇灭了女子的热情如火。

  看着她像触电一般突然放下抓住林云手臂的双手,以及有些黯然低下的臻首,陈煌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然而心底一时间却是有些不是滋味,他是应该为了芸琳对林云的单相思而失落,还是应该为了这只是单相思而庆幸?

  然而望着看向自己时嘴角又微微翘起的林云,再回想到那次在矿洞里他对柳青衣的决绝,陈煌不由得怀疑起这个家伙是不是只对男人感兴趣——一般这种人都十分厌恶女人,然而他对林殷殷却又是极好的,这似乎又说不通了……

  不等他继续胡思乱想下去,只听林云又说道:“师弟好天资啊,连为兄都许久不曾参悟的仙术,居然在盏茶间便领悟了。”

  这话本是一句废话,因为他先前已经说过甚至两遍;而这样说更多的却是在给陈煌一个开口发问的契机,然而陈煌却是一时不曾想起先前满肚子的疑问,耳中竟一直回荡着“许久不曾参悟”这几个字,心里暗自嘲笑这个装货太蠢太笨。

  见陈煌并没有依照自己的意思发问,而是在原地发呆,并且不时露出些自得的表情,林云大概也猜到了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不禁有些无奈,“师弟,你先前不是想问些什么的吗?”

  如此陈煌才似清醒了过来,清了清嗓子,微微欠身问道:“师兄好久不见,不知一切安好否?”

  林云亦是欠身答道:“承蒙师弟关心,为兄一切尚好。”只是看见陈煌用明显不信的眼神,微嘲地上下打量着自己,林云不由得苦笑说道:“也罢,师弟此时心中必定是有许多疑问的,为兄不妨就全数告诉你罢。”

  “洗耳恭听。”

  丝毫不顾站在一旁有些局促的芸琳,林云弯腰扶起了被先前天雷震得倒在地上的椅子坐了上去,说道:“师弟可知在这人间界上面,还有一个仙界?”

  “常有耳闻,却不知是真是假。”

  “是真的,”林云轻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就是来自仙界的。”

  这时候陈煌也已经坐了下来,听到这话却并没有像芸琳那样露出震惊的神色,只是瞥了他一眼:“哦?是吗。”

  “师弟你不觉得惊讶么?”

  “说实话,不觉得。”又像是有些不耐烦的样子,“你到底想说什么,别老说废话行不行。”

  “好吧。”鉴于陈煌如此淡漠的态度,林云也就不再等他发问,只娓娓道来:“仙界其实并不似传闻中那般宁静祥和,仙人们也不是所有人都像世人认为的那样摒弃了七情六欲而一心向道,与人间界一样,也有纷争也有勾心斗角。我本来只是仙界的一个无名小卒,一日闲逛间却不慎被吸入了一个突然出现的空间裂缝中,记得那里面是极黑的,没有一丝光亮,法术也都施展不出,不知过了多久我也就渐渐失去了意识;再次恢复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身在上清宫了,当然,我所说的恢复只是意识恢复,醒来的时候不仅一身仙力不见踪影,更是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的模样。”

  而这光景陈煌倒是十分熟悉,敢情自己不是唯一一个穿越者,只不过他醒来是变成了一个婴儿而林云却是个六七岁的孩子,当下心里又是有些不是滋味,自己该是幸灾乐祸地嘲笑他,还是应该生出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悲哀?

  林云自然是不知道陈煌心里想的一些什么,他继续说道:“醒来时脑中居然听到有个人在说话,没错,是脑子里面传来的声音。这声音告诉我,是他在那个空间裂缝中保住了我的意识不散,并把我的意识附到了我现在的身体上。当时我心中很是震惊,因为在那空间裂缝里我连法术都施展不了,而这个人却是能将我救下,还把我送到了人间界,这份修为是我在仙界都不曾见过的,于是我便问他是谁,而他只说他是仙界的一位上仙,却不透露他的身份。”

  听了这些陈煌不禁有些怒了,奶奶的老子穿越了这么多次都没有一个人跟自己说过话,为什么这个家伙待遇就不一样?

  傻人有傻福,陈煌这么安慰自己。

  不曾注意到陈煌有些异样的眼神,林云继续说道:“然后那位上仙交托了我一些事情,这个却是不好告诉师弟你了。之后我便跟着我的师傅,也就是你们的林师伯开始修道。起初我也试着依旧按照仙界的修炼法门修炼,只是却发现这里的天地元气和仙界的仙力迥然相异,我便只能用上清宫的法诀修行,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上清宫的修炼方法竟然并不次于仙界法诀多少。

  “在上清宫待了几年之后我就下山了,下山四处游历了十年左右吧,后来就在那个矿洞里遇到了师弟你。说来奇怪,从仙界到人间界之后我一直觉得高人一等,而那次遇到师弟之后却不知为何屡屡被你羞辱……”

  说话的时候林云却没了当初那种虚浮的感觉,便让人觉得他洗去了铅华一般。然而陈煌却还是急急打断了他的话,拿出一样物事塞到林云手里,说道:“师兄啊,我记得你那天在地下拿着它好厉害呢,可是我拿着却一点作用都没有,你能不能教教师弟?”

  林云愣了愣,看着手中的长刀,说道:“这让为兄怎么说好呢,我记得那时候自然而然地就使出来了啊……也罢,我再示范给你看看吧。”

  说完便握刀,向墙角随意挥了一刀。

  然而却没有任何动静,没有刀芒没有蓝光,刀还是刀,墙角还是墙角,唯一变得似乎只有随着那一刀而微微波动的空气。

  林云不禁有些尴尬。

  “……师兄,不要隐藏实力啊。”

  “这……不瞒师弟,为兄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啊。”

  “难道是因为你受了伤使不出力来?”

  “大概不是吧,因为我记得那时候我也受着伤啊。”

  “那是怎么一回事呢?”

  "☆酷匠G网w唯一《正版-_,其c他&都“。是o0盗版

  “对了,师弟你记不记得那次你碰了刀之后就晕了过去?会不会是这刀把力量都传到了你的身上?”

  “可是,我并没有得到多强大的力量啊……”

  “那我也不清楚了。”

  “哎。”如此陈煌又恢复了先前萎顿的样子,无力地挥了挥手说道:“你继续说吧。”

  “好。不知师弟知不知道,那之后我们一行人都被上清掌教李道寒救了,他把你林师伯,小师妹,李师弟还有我都带回了上清宫,吩咐那几人好好修炼之后却把我留了下来……”

  “停停停,我现在好奇的只是谁伤了你,以及为什么道官在四处搜捕你,我已经受够了那些关于你人生经历的这些废话了,所以请你直接说重点,好吗。”

  “师弟啊,我说的这些,可不是废话啊……”轻叹了口气,说道:“伤我的人,正是上清掌教,李道寒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