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无题

  大夫终究只是凡人,不能看一眼就把伤成那样的林云治好,也不能仅凭轻轻地一拍就解了陈煌的心魔,所以在大夫进了房间,并关上房门之后,纷乱的思绪重又涌上了陈煌的心头。

  *他的头又开始疼了起来。

  *而在看见推门出来的芸琳时,陈煌却不觉想到了跪在娘亲坟前的三个月。

  *且不论他是如何在这二者之间找到什么微妙联系的,只是此时望着身前的女子,他是真切地想到了那时心中的彷徨与挣扎——*少小离家,心中确有不舍,因为那毕竟是十年岁月;而当这份不舍渐渐湮灭于对长生的憧憬中时,家中的娘亲却怀着思念与悲伤黯然辞世,父亲亦是白了双鬓。所以当跪在坟前的时候,他不禁默然责问起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太过……自私了些——确实自己是长痛不如短痛了,而短短十年在他的生命中亦是不值一提;只是对于那些他所舍弃的人,他是陈武夫妇唯一的孩子,他是陈武夫妇看着长大的孩子,他是陈武夫妇绝然不能失去的孩子,所以对他们来说他的离去绝不是长痛短痛的问题,而是一生的牵挂一生的思念;所以王倩希生命的最后几年里都充斥着悲伤,所以陈武四十岁不到就已早生华发。

  *他因此而感到心痛。

  看)☆正$)版f;章节6_上酷p匠$网Q‘

  *因为为他而痛苦的人亦是他爱着的人。

  *而这个时候他仿佛为他苍白的生命找到了一个意义,不同于仅仅是不想死去这种毫无逻辑可言的畸形的意义。

  *“既然我的生命已经是个悲剧,那么我不希望我所爱着的人的生命也成为悲剧;所以我将为了那些我爱着的,以及爱着的我的人而活着,即使最终还是要孤独地看着这些对我而言最为珍贵的人死去,我也希望直到最后一刻他们都是幸福的;如此,我亦会感受到一种勉强算作幸福的感觉;那时,即便依然要流泪,我也应是笑着流泪,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看着凄凉的坟头而,哭着流泪。”

  *因此他才会跪在坟前守孝,因此他才会为了见陈武一面而奔波千里。

  *所以找不到陈武,又怎么能帮他造反呢?

  *所以找到了陈武,那就能帮他造反了啊。

  *所以我他妈的不应该回来啊!

  “唉……”

  芸琳自开门出来,就看见这家伙一直盯着自己发呆,换做平常自然是一个巴掌扇过去的,只是这时自己心情有点复杂,也就没了与他打闹的心思;只不过这小流氓似乎一点自觉都没有,这么久了眼睛都不眨一下,心下不由得有些恼怒,正准备一巴掌打过去的时候他却低头叹了口气,这让她有些好奇。

  “你咋了啊?”

  陈煌却没有回答,许久又是叹了口气。

  “喂,你这是怎么了啊?”

  “关你屁事啊。”

  “嘻,小陈煌,姐姐刚刚还以为你会不回来了呢!”

  “妈的,让你失望了是吧。”

  “哪有啦,本来在后悔让你走了的,看见你回来我可高兴啦!”

  “切。”撇嘴的样子无疑是十分不屑的,只是望着身前女子欢笑的样子,陈煌心里也颇有些愉快,似乎,回来没有什么不好的嘛。

  “喂,我说,里面那个怎么样了?”

  “哎,”说到这个芸琳脸上立马就垮了下来,“大夫让我出来,说要给他缝伤口,真不知道他怎么受这么重的伤的。”

  “你们是不是认识?”

  “是啊……”

  “你是不是跟他有一腿?”

  芸琳不由得脸红了起来,扇了他一个耳光,“你才有一腿呢,滚啦。”

  “那你……是不是喜欢他?”

  “嗯……算是吧。”

  “哎,难怪那时候你说‘也是道士’呢,难怪你的名字听着耳熟呢。”

  “哎呀,名字是我自己起的啦……你也认识他?”

  “他是我师兄。”

  “哈,这么巧啊,那你给我说说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陈煌扣了扣鼻子,撇撇嘴说道:“你不是跟他有一腿么,怎么还要我说?”

  “呸,谁跟他有一腿了!”

  “那你是单相思?”

  见她红着脸低头嗫嚅的样子,陈煌心下暗自叹了口气,正准备抬手摸摸她的头安慰安慰她顺便安慰安慰自己的时候,房门开了。

  芸琳赶忙拉着正拿着干布擦手的大夫问了起来:“大夫大夫,他怎么样了?”

  “没有生命危险,全身只有那一处伤口,我已经缝好了。只是出血太多,要休息很久,期间不能用太多力。”

  等到芸琳跑进房门而露出了身后的陈煌之后,胖大夫诧异地看着他说道:“咦,小伙子你不是有事情么,怎么还在这里?”

  “这……大夫您就不要问那么多了,”顿了顿,陈煌压低了声音问道:“大夫,能看出来那伤口是什么搞出来的么?”

  “这是剑伤,很严重的剑伤。”

  闻言陈煌不禁翻了翻白眼,心想这不是废话嘛,却是不好明着说出来,当下耐着性子继续问道:“那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小伙子你别说,这个还真有,伤口附近有一些烧灼的痕迹,倒是不知道是怎么弄出来的了。”

  烧灼的痕迹……这么看来就不会是陈武这样的武学高手干的了,那下手的却又会是谁呢?

  “切,爱谁谁,关老子屁事。”想了半晌也想不出来之后只有这么咕哝一句以发泄自己郁闷的心情,倒是把胖大夫又给惹火了,说什么这小子好无礼,明明是自己问的又说关他屁事,害得陈煌不得不费了一番功夫才终于把他打发走。

  回到房间之后,见芸琳正细心地给林云擦着汗,又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芸琳却不睬他,于是陈煌心里更是烦闷。

  百无聊赖之际四下望了望,却看见了林云被脱下的衣物,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把压在上面的长剑拿开,翻开这些衣物,却不料一个东西突然掉了出来,砸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陈煌心道坏了,果然芸琳转过身来,一脸怒容地看着他,大声问道:“你乱翻什么!”

  陈煌干笑了两声,忙弯腰把掉在地上的物事捡了起来放在桌上,一边捡一边讪讪说道:“这是意外,意外。”

  等到芸琳重新回过头去,他才重新把东西拿了起来,原来是一块玉简。小心翼翼地展开玉简,发现这里边记载的原来都是些道家法术,顿时觉得索然无味,随手扔在了桌上不再看它。

  而这下是真的没事做了,在屋子里晃了好几圈,直到晃得芸琳有些眼晕又骂了他一句之后,才不得已安坐在椅子上开始了冥想。

  当然,像往常一样的,一个多时辰之后他又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脖子酸痛无比,因为是坐着睡了一下午;单手扶着脖子伸完懒腰之后,又感到一阵饥饿,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竟已经是晚上了。而最令他心下不快的是,芸琳居然趴在林云床边睡着了。

  只是此时饿极,当下也不管其他,再次叹了口气之后便下楼寻吃的去了。

  说来也巧,这时正是饭点,陈煌便找了张桌子坐了下来,唤来小二点起了菜来。又等了些许几盘菜才陆续上桌。

  吃得正欢快的时候,门里进来了几个官兵模样的人来。

  这几个人都面带煞气,看他们强硬的气势和凌厉的眼神,以及腰间挂着的长剑而并非一般的军刀,应该不会是普通的官兵。只见他们丝毫不理会掌柜和店小二的招呼,一人手里拿着张画像,其他几人则是不由分说地抬起每位食客的脸细细比照。

  “搞什么,不是已经撤了通缉令了么,怎么又查起来了,这些人好像还惹不起,他奶奶的。”

  所谓做贼心虚,便是陈煌此时心态的真实写照。然而正当他心里惴惴的,并考虑着如何脱身之时,却无意间瞥见了官兵们手里的画像。

  不禁又是怔了怔,画像上的人并不是他,而是一个他怎么都不曾想到的人。

  林云。

  “怎么会是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