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陈煌愣住的,自然是他认识的人;至于为什么单单是愣住,而不是欣喜愤怒或者恐惧,则是因为他此时的心情比较微妙,或者他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出现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是匡扶正义助自己脱困,还是计前嫌落井下石。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这个男人能够如往昔那般仙威凛凛的基础上,只是他无力地趴伏在桌子上的样子,却让陈煌不得不怀疑自己先前只是在自作多情。

  而在看到斜跨他整个后背的,深可见骨的可怕伤口之后,陈煌更是确信了自己心里的那些微妙只不过是臆想罢了。

  然后才开始猜测是什么样的人,在什么情况下,把他的师兄伤成这个样子。

  来人正是林云,陈煌的大师兄,上清大弟子林云。

  作为上清宫三代大弟子,又是百年难遇的修道奇才,之前在矿洞里也见识过他的实力,虽说在陈武和林守正面前显得有些捉襟见肘,只是毕竟这二人已然是世界巅峰的水准,所以他的实力还是可见一二的。能把他伤成这个样子,上清宫有这样实力的自然大有人在,然而却不会有人下这毒手;至于俗世间……应当也不乏有这般实力的人,只是陈煌想来想去却只想得到陈武一人,想到这儿陈煌倒不禁有些幸灾乐祸了。

  这边陈煌正摸着下巴考虑着这些,那边芸琳却不知何时扑了过来,扑在了晕倒在桌上的林云身上,双手有些急切,却又似怕弄疼了他而小心翼翼地在他被鲜血染红的背上有些颤抖地摸索着,眼里噙满了泪水,有些语无伦次地喊着:“你,你怎么了,你怎么受伤了,你怎么会受伤的……”

  “这……”这情景却是陈煌始料未及的,他有些愕然的眨了眨眼睛,“你们……认识?”

  却不料芸琳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他说话,一边哭着一边大喊着:“快,快去叫大夫啊,快点啊!”

  “呃,你确定?”

  “快啊,快啊……”眼睛仍旧只盯着身前的林云。

  “那我……去了?”有些不敢相信,走到门口时又有些迟疑地回过头望了望,“真走喽?”见她依然不理睬自己,耸耸肩便出了门。

  有些蹒跚地走在因为寒风而略显萧索的街道上,陈煌心里却没有一丝重获自由的欣喜,有的竟是莫名的惆怅,“难道是因为幸福来的太突然?”

  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昨晚的面摊,想起了先前的午饭还不曾吃,便坐了下来;这大寒风吹着的时节面摊也没有几个客人,所以老汉一眼便看见了陈煌,顿时喜出望外,连忙过来招呼着:“嘿,小伙子又来了啊,吃碗面不?”

  “好啊大爷,正饿着呢!”

  面上来了,陈煌也是饿极,埋头便吃了起来。那老汉见没什么生意,也就干脆坐到陈煌旁边跟他聊起了天来:“小伙子啊,昨晚那姑娘呢?”

  陈煌愣了愣,本应该开怀地说终于摆脱了她,话到了嘴边却又不觉化作了一声叹息:“哎,一言难尽啊!”

  闻言老汉却笑得有些高深莫测,继续说道:“年轻人啊,要珍惜身边人,不然到了我这个年纪啊,可就后悔喽!”

  陈煌心知老汉大概误会了他与芸琳的关系,也不多解释什么,只是笑笑;然而经他这么一提,陈煌却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东西——他不是懵懂的少年,对于男欢女爱并不陌生也毫无新鲜感可言,所以他心下清楚,自己先前的一些莫名情绪,大概源于自己可能喜欢上芸琳了;然而却是有些不敢相信或者说是不愿承认,因为他已经好几世没有喜欢或者爱上过任何人了,一直以来他都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略带沧桑或是讥诮地看着世间的一切。只是到了今生,也许是因为有了追求的东西,他少了一些麻木,多了一些人性,所以他会为了父亲受伤而痛心,会为了母亲的离世而悲伤,会为了李景轩的愚蠢和背叛而愤怒……

  也会为了芸琳眼里只有林云的样子而不快。

  只是这些情绪情思,却是会成为他长生路上的羁绊——他终将舍弃,或者说他不得不失去的东西,越晚舍弃也就越难舍弃,越晚失去也就越痛心的东西。他此刻在寒风里走着,每走一步便似一刀斩在这些羁绊上;每斩一刀,他的心都会平静一些,都会……冷一些。

  冷得如同这呼啸着的寒风,严寒彻骨。

  思绪混乱着,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然不知身处何处,也不记得是怎样跟老汉道别的。身周是因为突然而至的寒风而少了许多小贩的街道,却使得一些商铺变得清爽突出了些。

  双目所至处,是一家医馆。

  只是既已决意舍弃,那便不再多想。陈煌双眼直视着前方,漠然而不斜视地走过了这间医馆;只是走过之后,却又应该往哪里去呢,又要到哪里去找徐伯;找不到徐伯,又怎么去找陈武;找不到陈武,又怎么……

  又怎么……什么呢?

  找到了陈武,又怎么样呢?

  隐约中陈煌似乎忘记了什么,他竭力思索着,却是如何都想不起来;闭上眼睛痛苦地坐到医馆前的石阶上,双手用力撕扯着头发,如果要舍弃的话,陈武……不也是终究要舍弃的人吗?

  那自己这些日子的奔波颠沛,却又是为了什么呢?

  这个时候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扰乱了他本来就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小伙子,你是哪里不舒服啊?”

  本来纷乱的思绪弄得他颇有些头疼,这时被打断了反而似恍惚间突然清醒过来了一般;陈煌放下了揪着头发的双手回头看去,是一个身材有些臃肿的中年男人,男人一身布衣,戴着顶帽子,嘴边留着修剪得很整齐的两撇胡子,身上有着一股浓浓的药味。

  “您是……大夫?”

  “是啊,小伙子哪里不舒服,让我来给你把把脉吧。”

  “不用不用,”陈煌犹豫了一会,终究还是叹了口气说道:“大夫,我有个朋友受伤了,您能去瞧瞧么?”罢了罢了,不论如何只是帮忙叫个大夫,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可以啊,”说着转身回去拿了个药箱,招呼了两声复又出来,“带路吧。”

  “不不,大夫,我还有别的事情,我告诉你病人在哪里,您自己去成不?”

  “也好,你说。”

  “就在前边路口拐弯,沿着走两条街,那儿有一个客栈,您进去就看见了。”

  “客栈叫什么名字?”

  “这个,我不记得了……”

  “我说小伙子啊,那一块儿都是客栈啊,你让我上哪儿找去?”

  “这……”

  “你还是带路吧,反正也就两条街,耽误不了多久的,况且救人如救火啊!”

  “那好吧。”只是带路,到了就走,不进去她也找不到我,没关系。

  确实很快,两人不多久就遥遥看见了那个挂着帘子的客栈。

  “这明明过了三条街,你先前怎么说两条街的?”大夫似乎对这个小子有些恼火,脸上的肥肉有了些挤成一团的趋势。

  “这个……大夫别纠结于这个了,救人要紧啊,就在那儿,您快去看看吧!”

  “你确定?”

  “确定!我在这里等着,不在你回来找我成不?”

  大夫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有些狐疑地往客栈里走去。

  陈煌本来松了口气,却看见这胖子刚进去却又气急败坏地走了出来:“臭小子你是不是在耍人玩儿!那里边人都好端端的,哪有什么病人!”

  “这……你有没有看仔细?”

  “废话!”

  “那你再去问问掌柜的,他应该知道的啊。”

  “不行,这次你一定要跟我一起去!”说完不由分说便拽住陈煌的衣服便把他往客栈里扯去。

  陈煌无奈被拽进了客栈里,四下看了看,确实不见芸琳和重伤的林云。又去问了问掌柜,才知道芸琳把林云扛到了房间里去。

  带着大夫走上楼,找到昨晚睡觉的房间,推门进去,果然看见了伏在床上的林云和正在给伤口做一些简单清洗的芸琳。

  !酷匠网、}永/久9免《。费pg看)小!j说◎

  林云依旧昏迷着,芸琳则是有些诧异地望着站在门口的陈煌和他身后的大夫。

  “哎,我没有骗你吧。”这更像一句叹息的话语,却不知道是对谁说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