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汤面一碗,只吃得一半

  双手扶着插在地上的长刀,从满地狼藉中挣扎着站起身来,一边起身还一边呲牙咧嘴地哼哼;等到终于站起身来之后,又一手扶着腰一手把长刀当拐杖拄在地上,艰难地转身四下打量,只看见了一地的汤水碗筷,还有就是一张被自己砸得不成样子的小木桌,而独立在看热闹的人群外的一个老汉,面上却是带着一丝愁苦,想来这被砸烂一张桌子几副碗筷的面摊便是这衣着简朴的老汉的。

  *陈煌扶着长刀,一瘸一拐地走到老人身前,从衣兜里摸出十来两银子塞到他手里说道:“大爷对不住啊,弄乱了你的摊子,这些银子就算是赔给你的,实在是不好意思啊。”说完继续蹒跚着走到一张没有被砸烂的桌子旁坐下,“我说大爷啊,你这面挺香啊,给我来一碗成不?”

  *如此严寒的冬天,这老汉穿得还是两件薄衫;本来做的便是小本生意,这一张桌子几副碗筷虽说值不了多少银两,却也顶得上起早贪黑的一天劳苦了,如今被砸成这个样子,只是纵使心中有怨,也是不敢与那衣着光鲜的年轻人争执理论,苦与愁也只有自己往肚里吞。

  *不过老汉不曾想到的是,这年轻人竟是出人意料的和善,不仅和和气气地道歉,还赔了钱,甚至还夸了自己的手艺,如此老汉不仅怨气全消,甚至转而高兴得合不拢嘴,对这少年更是好感顿生,忙说道:“好嘞,小哥你坐着等会儿,面马上就来!”

  *“好,大爷不着急啊!”陈煌也就真的好整以暇地坐在一边等着。

  *片刻功夫一碗缀着几粒葱花和些许肉丝的白花花的面条就被端到了陈煌面前,陈煌告了声谢之后就呼呼吃了起来,而望着低头吃得稀里哗啦之余还不忘赞叹的少年,老人也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尽管很好奇为什么这个少年会从二楼掉下来,尽管想知道这个少年是不是因为脑子摔坏了才在掉下来之后悠闲地坐在这里吃面,尽管这面在那少年吃起来确实十分诱人,然而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自己的事情,而少年吃面的场景确实没多大看头,所以人群还是渐渐散去了,只留的少年人在吃面老人在扫地。

  *陈煌脑子当然没有摔坏,事实上他落地的时候还用了一些卸力的技巧,所以他仅仅是扭伤了一只脚,以及一些轻微的瘀伤而已。至于坐在这里吃面,却是有他自己的考虑。

  *一则晚饭吃得不算太饱,而刚才的打斗也勉强算是激烈,因而这时候确实是饿了,并且这面也确实很好吃。

  第二则是因为徐伯回来了。作为陈武亲自挑选的护卫,身手自然不会差,至少不会是自己这个水平的。倘若跳下来之后便急忙跑掉,那便不能知道究竟他有没有击退那个女子,也就不知道能不能到这个客栈来找徐伯,换句话说便是与徐伯失去了联系,那便到不了陈武那里去;而如果坐在这里等着,那么即便徐伯敌不过那女子,至少也会拖住她比陈煌自己长的时间,这个时候再跑也来的及。

  所以权衡再三之后陈煌还是决定静观其变。

  只是这时坐在这里吃着面,却又不免有些担心了,徐伯的身手他没有见过,但是悄无声息地放倒整个监狱的狱卒的战绩陈煌还是一直记着的;而那个女人的实力,陈煌却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表面上自己占了上风,事实上却是陈煌殚精竭虑使出了差不多自己会的所有本领,才能在她手下走了一招。

  “更可怕的是这个女人的眼界。”这世上知道修道者的很多,知道五行属性的略少一些,而能够知晓在五行之外偶尔会有风雷这种罕见体质出现的人,甚至说出让他放弃雷属性这样的话来,如若不是修道者,那她在世俗界必然不是个普通人,或者至少经历过很多。这不免让陈煌对她的身份,以及她来抓自己的目的更加好奇。

  “只是她还是没有看透我。”陈煌拣了块肉丝放入口中,嘴角扯出个说不清是无奈还是自得的弧度——早几年至玄真人就已经说过陈煌在修行的道路上走不了多远,事实上也确如他所说,陈煌在进入炼气化神阶段后修行就不再有任何的进展;而在得到这柄此时搁在他身侧的长刀之后,虽说对于不能像那天的林云那样随手挥出刀芒甚是不解与可惜,但是这刀似乎给他带来了一些说不清的改变,而那晚在衡阳的一夜未眠他所做出的猜想,终于在经过三个月的思考推敲之后得到了印证——三个月自然便是守在母亲坟前的三个月,并且他还成功地将吸收进体内的天地元气解体为几种基本颗粒,同时还能够将其重新组合成其中一种属性的元气,并以此来进行境界的突破。如此,陈煌凭借堪称疯狂的元气吸纳速度,以及将各种属性的元气转化为其中一象的能力,尽管不能一次性转化过多的元气,这依旧是从未有人达到过的修行速度。

  这当然可算是陈煌这辈子来最为欣喜激动的一件事了,而若不是不久之后李景轩的来访带来的一系列消息,陈煌怕是会一直修炼下去,等到满两年再回上清宫去继续修炼,以期能够早日得道长生。

  只是虽说陈煌的修行前所未有的顺利,或者说是前无古人的顺利,然而这道法道术,剑气剑道这些东西,他却是一样没学——一来是在守孝期间根本没有道书道经拿来参研,二来即便是在上清宫他也不会花心思去学什么道法道术,说到底他的目的只有一个,便是得到长生,其他一概不管,也一概不会。他唯一会的,只是把体内的元气施放到身周,比如被那素手切到的脖颈,比如熔断软鞭又挡下弯刀的长刀。

  只是这些终究只是所谓小伎俩罢了,因此他才会被一巴掌扇到脑袋晕晕,才会被逼着从二楼跳下来。而这些小伎俩却也几乎耗光了体内的元气,而那女子所说的雷属性道法稍弱,只不过是因为陈煌体内的元气已然所剩不多罢了。

  }更新最m快!上酷匠*#网;V

  而这也意味着此时坐着吃面的陈煌大抵与一个文弱书生无异。

  所以当看到从窗口飞跃而下的身影时,陈煌不禁瞪大了眼睛僵住不动,连握着筷子的手都不觉停在了空中;而在听到楼上乒乒乓乓声中忽然传出徐伯啰哩啰嗦鬼嚎着“小丫头哪里跑!哎哟贼婆娘怎么下手怎么狠你奶奶的,小崽子自求多福吧这婆娘难收拾着呢……”的时候,陈煌更是张大了嘴任由嘴里尚未咀嚼的面条滑落在地,心想怎么忘了这茬——想来只怪姐姐太强大,又或者因为她还没有使出什么本领就已经被制服在地,所以陈煌不觉就忽略了这个差点被他强奸了的小娘皮。

  而从她带着一丝从容的,完全不同于陈煌的先前狼狈不堪的落地姿势来看,体内元气耗得七七八八的陈煌,怕是不会有任何胜算;而若是自己被逮住,那么徐伯的胜负也就没有了意义,更见不了陈武,而这个还没有考虑到她们抓自己的目的所在的结果,就已经不是陈煌能够安然接受的了。

  所以陈煌很果断地,拔腿就跑;只是先前很不幸地扭伤了脚,因而这时跑起来都不是十分利索,无奈抄起小木桌上不曾吃完的汤面,哗得一下全数扔到了刚刚落地的女子身上,顿时清汤白面撒了女子一身;而在女子无比愤怒的尖叫声中陈煌再一次把长刀当做拐杖,一瘸一拐地跑进了一条巷子,只留下了一长串如连珠炮的话语:“大爷不好意思又摔了你一个碗下次过来赔给你还有你的面真他娘的太好吃啦再见……”

  老人也笑呵呵地说道:“小伙子慢些走,有空一定要来啊……我说姑娘要不要拿块布给你擦擦啊,瞧你这满头汤水的哎哟,话说这老汉的面你闻着香不,要不要来一碗,刚才那小伙子吃的可香啦只可惜糟蹋了,你说你们这年纪轻轻的要好好相处珍惜现在,动不动就吵架跳楼的,这可是过不了日子的……”

  直到完全不理睬他的女子跑出了视线老汉才讪讪闭上了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