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煌最近着实有些气闷。所谓的最近,准确点说指的便是自上清宫下来之后直到现在。先是被自己父亲的人绑架,然后又是被至交好友亲手逮到牢里,到了这里却又有人来抓他虽然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些情况倒不是从未遇到过,只是在短短几个月里接二连三地被绑架被抓捕却是头一次,是以陈煌此时已经不单单是有些气闷而是差不多有了出离愤怒悲愤的感觉了。

  不过好在这位香艳的不速之客已经被自己制服,而他说的QJ不是玩笑也并非恐吓——他是真的打算干那档子事儿的。只是站在被踹得有些破败的门口的人影,却分明昭示着陈煌噩运未尽。

  会让他噩运未止的,自然不是徐伯。

  来人一身碧绿色衣衫,虽说望着有近四十岁的样子只是体态依然婀娜,而不难看出早年也是一位佳人的脸,依稀间却是与陈煌手间的女子有几分相似。

  连同那凶狠的目光,也都是十分相像。

  “姐……”嘴巴并没有被封住因而能够说出话来,然而除了一个字之外其他却不知从何说起,总不至于在身前这个禽兽面前示弱呼救吧。

  “原来是姐妹啊,我说呢,长的挺像啊!”陈煌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站起身来,把手里的刀搁在被捆住手脚的女子颈间,微笑地看着站在门口面带煞气的女子,“来的正好,快给我说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否则的话……”

  这里未说完的场面话倒不是陈煌卖关子或者是什么谈判技巧,而是他已经被一巴掌扇得接连后退几步所以才没能说出余下的话来。变化太突然以至于没有看清,然而却也能知道是谁动的手,因为先前还站在门口的女子,此时已经到了陈煌先前站的地方,正俯身给她的妹妹解着绳子。

  等到绳子都已经解完,那边陈煌还一手拄着长刀一手捂着耳朵,犹自摇晃着脑袋,可见这一巴掌打得是有多重。好半天功夫陈煌才缓过神来,而让他略有些不解的是,在他被打得神智恍惚的时候那两个女子居然没有趁机过来把他打晕,不过能在一瞬间就把陈煌收拾得这个样子想来也不需要玩什么偷袭,当然如果换作陈煌的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动手,这又是另说了。

  陈煌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中年女子的对手,眼下唯一的办法似乎只有拖延时间,希望徐伯能及时赶回来,当然也希望赶得回来的徐伯收拾得了这俩个女人。而耍嘴炮似乎并不起作用——这才说了一句话就被一巴掌甩了老远,想必这二人必定姐妹情深,而自己刚才说要QJ的话怕是被姐姐听了去,所以才下了这般狠手,想必继续说下去只怕会被打得更惨。

  说不行,那就只有打了。

  只是打架这种事情,不能说一直,至少这辈子,到目前为止,陈煌都很不擅长,十分不擅长。当然即便打不过却也不能坐以待毙,只能试试前些日子琢磨出来的一些小把戏了。

  那个较年长的女子一步步走来,陈煌双手紧握着刀一步步地退去,却退到了窗边。

  这是二楼,无路可退。

  当然即便不是二楼那女子也不会容他转身就跑。

  “放弃吧,孩子,你跑不了的。”轻柔的语气竟像是长辈在指教晚辈一般。

  “……你做梦!”

  那女子轻叹了口气,左手自腰间抽出一柄精巧的短弯刀,右手则是拿出一根软鞭,抖了抖便朝陈煌挥了过去。

  武学上似乎有种公理,就是打斗时不能进行大规模的避让,比如折腰后仰这种动作,一般情况下是大忌,因为这样一来不仅武者的气势散了,更会使人无法把握对手接下来的攻击从而容易被击败。陈煌今生虽不擅武斗,然而毕竟是闹腾过几辈子的人,这种武理却是已经差不多成为一种本能了,所以面对横扫过来的软鞭他只微微侧过身来,用握在手里的刀往那带着呼呼风声袭来的软鞭斩去。而那软鞭也不知是何种材料制成,居然没有被刀斩断,反而紧紧缠住了刀身,倒是陈煌不得不有些狼狈地侧脸让过甩来一截鞭尾,饶是如此还是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软鞭扫过来的高度大约与陈煌胸口齐平,在这个高度,考虑到鞭子的长度,即使不施加任何防御手段,既勒不到脖子又缠不住手脚,几乎不会造成任何伤害;而以那女子的身手与年纪,是绝然不会做这种没有任何作用的事的。

  除非这并不是什么没有作用的事。

  陈煌也察觉到了这一点,而耳后传来的细微破空声似乎正印证着他的怀疑。

  破空声是弯刀,正以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往陈煌的肩颈切来,想要闪避除非扭断脖子。而这个时候他也想明白了那看似毫无作用的一鞭的意义所在了——刀身被缠住,无法回身格挡。

  这些都是那个女子计算好的,而若非因为她用的是刀背,只怕摆在眼前的将是个身首异处的惨烈景象。

  然而却还是传出了一声金属交击的脆响,倒不是因为他铜皮铁骨金刚不坏了,而是那柄被缠着的刀,已然破茧而出,横在了陈煌身侧。

  女子蹬蹬后退了几步,反是陈煌站在原地,右手持刀斜指地面一动不动。

  “姐,你没事吧……”

  女子伸出有些颤抖的左手横在身前,阻止了想要上前扶住自己的妹妹。瞥了眼断得只剩半截,断口焦黑冒烟的鞭子,望着不远处定定站着的陈煌,“小子,你很不错啊!”

  陈煌抹掉脸上伤口流出的一滴血,淡淡地回道:“彼此彼此。”

  “先用火属性道法烧断我的鞭子,并且在一瞬间抽刀回身挡住我的弯刀,不仅如此更是迅速将火属性道法转变为雷属性道法,”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道法资质罕见,身体素质很好,反应能力极强,你真的很不错。”

  陈煌倒是不曾想到这女子眼力这般强,只是却还是看走眼了,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自己有多少本事自己清楚的很,然而这当口却由不得他虚心讨教或是如何,最好的做法便是——挺了挺胸,略抬起头,斜睨着她说道:“算你识相,既然知道了……”

  “能够在一瞬间就烧断我的鞭子,你在火系道法上造诣很高;而方才的雷系道法却只能让我麻痹稍许,实在不值一提。虽然雷属性体质万中无一,不过我建议你以后专修火属道法,那样你的成就会更高一些。”

  如长辈谆谆教诲的话语,却让陈煌似有些恼羞成怒,“闭嘴臭婆娘,小爷精妙绝伦的道术岂容你大放厥词!今天小爷心情好,但是不要得寸进尺,你们走吧。”说罢一甩衣袖偏过头去,那神情便真似得道高人一般。

  更◎n新p最快上&%酷匠I网L…

  那女子却仿佛什么都不曾听到,提着弯刀朝他走去。

  “我好心放你们一马,可千万莫要不知死活。”徐伯你快回来……

  不言语,继续走去。

  “你是在玩火你知道吗!”陈煌不由地退了一步,语气也显出了一丝惊慌,老滑头你怎么还不回来……

  依然不言语,依然朝他走去。

  “站住,站住!”又退到了窗边,又无路可退。

  女子行走间竟不由得轻笑出声。

  “好,好!这是你们自找的!”说完这句话他作势要施放道术,嘴里亦是念念有词,似念起了咒语,实际上左手早已悄悄扶上了身后的窗台……

  “噫?你们这是……”这句话来自出现在门口的一个身影。

  “操……”

  陈煌跳下窗户的最后一眼却是终于看见了自己一直翘首以待的徐伯,正站在门口一脸讶然地看着倒在屋里的房门和歪斜的桌椅,以及两位娇艳的不速之客。

  千方百计拖延时间等着的徐伯终于回来了,自己却在他回来的前一刻跳下了窗户,而他手捧着的纸包里,似乎又是该死的、热腾腾的大肉包,陈煌此刻的心情,大约可以用悲愤来形容了。

  “老子去你妈的大肉包,去你妈的老滑头……”

  砰。以及一阵稀里哗啦,和人群的惊呼。

  当然最响亮的还是那一声听着都疼的哀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