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割发代首

  一更天的时候寿亲王才回到王府里。

  一边用手掌揉着自出了皇宫就一直皱着的眉头一边合上身后的大门,唤来下人掌灯服侍自己洗漱,正自伸个懒腰舒展一下僵硬了许久的身躯的时候,刚才合上的院门又静静打开了,只见李景轩一手提着个长布包裹一手掩着大张着的嘴巴,边打哈欠边往门里走来。

  眉头不由得舒展了开来。

  这时父子俩一个伸着懒腰一个打着呵欠,大眼瞪小眼的场面倒也颇为有趣,然而气氛却是如何都算不上融洽。李景轩瞥了一眼保持着伸懒腰的动作,目光却落在自己身上的父亲,眼神突然就冷了下来,往里边继续走去,仿佛根本不曾看见这个父亲一般。

  眉头又微微皱了起来。

  “站住!”算不上怒吼,只是被儿子这么瞥了一眼,语气里的不快自然是少不了的:“这么晚的你到哪里去干什么了?”

  闻言李景轩就站在廊道里,却没有回头看向父亲,别着头直接回道:“我去扫墓了。”

  “扫墓?扫什么墓?”

  “陈煌他娘的墓。”

  “你去扫她的墓做什么?”

  这时候,李景轩才终于转过头来,站定,用略带空洞的眼神,直视着亲王殿下的双眼说道:“谁让我自己,没有娘亲呢?”

  眉头重又锁了起来,眼中更是透出一丝复杂与……忧伤。

  父子俩隔着一条不长的廊道对视着,夜色如水,沉寂似水。不长的时间,却仿佛过了许久。

  最终还是屋外大概是野猫踩碎被寒冬摧残过的干枯树枝打破了这沉寂。

  李景轩冷哼一声,继续往幽暗的廊道里走去,只留得寿亲王在原地,更加用力地揉按着锁的更紧的眉头。

  隐约中传出了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

  酷“匠s}网☆m永^O久-B免M费?看7小…说R

  五更天的时候下人们都陆续起来,做一些打扫以及准备早饭之类。只是有那么一个灰朴的身影,却是多少显得有些多余与鬼祟。

  “那个谁,把少爷院子里的花木浇些水去!”

  “是是……”徐伯提起身前的水桶,心里想的却是怎么又得干这干了十几年的老勾当,便顺带把那个管事模样的男人全家都问候了个遍。

  “哎?那个谁,新来的吧,少爷的院子在那边!”

  “是是,小人知道了。”

  走进一旁的院子里,四下打量一圈,见没人才撂下手里的水桶木瓢,吁了口气,轻手轻脚地往李景轩的房间里摸去。

  悄无声息地打开房门,借着外头透出的微弱天光,望见靠着床头放着的长布包裹以及床上睡得正香的李景轩,心想少爷说的果然没有错,这家伙在这时候当真便如那猪圈里的畜生一般。当下也就不管多少,径自走过去拿起那长布包裹,掀开一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重新裹好,提在手里便出了门去。许是太过放心床上发出轻微鼾声的李景轩,关门的时候却是不曾注意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吱嘎——”门合上的一瞬那个理应如同死猪一般躺在床上的家伙却是倏地睁开了双眼,眼神还蛮凌厉。不声不响地披上一件袍子,伏耳在门上细听顷刻,便推门出去。

  出了大门,便瞥见街道拐角处闪过的一片有些熟悉的绿色衣角。当下不及多想,也顾不得有些彻骨的寒风,紧了紧袍子急忙追了上去。追到拐角停了下来,探头望去,还没亮透的小巷里只有星星点点忙活着的小贩,以及一名摇摇晃晃走着的灰朴朴的老头儿,却是不见那抹略有些熟悉的绿,然而那老头儿手上提着的长布包裹却说明自己没有跟丢人,而那抹绿大概便是眼花了罢。

  如此远远地跟在了那老头儿身后,而那老头儿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四处瞎逛,又像是在找个什么地方,弄得李景轩不得不裹着袍子四处东躲西藏地跟着。直跟了约小半个时辰,才见那老头儿摸着下巴走进了一家京城挺有名气的包子铺,只是毕竟还是大清早的,那家名叫接风堂的包子铺还不曾开铺,是以李景轩只能在外边一边翻着白眼一边看着那不知是为了擦口水还是只单纯的摸着下巴眼巴巴的等着包子出笼的老头儿。磨蹭了许久那老头儿才一手拎着长布包裹一手抱着个冒着热气的纸袋从里边出来,一脸心满意足的样子。

  这之后那老头儿才安安稳稳地继续走路。等到了民宅区时,却又像突然想起什么一般猛的一拍额头,却险些把好不容易买到的包子抖了一地。只见他神色有些惶急地四下望着,好在似乎找到了什么,忙把长布包裹夹在腋下,到一个小摊前又买了两根油条,随后又在民宅去七拐八绕起来,最终走到了一间不起眼的屋子前,推门进去了。

  这时李景轩终于长出了口气,忍不住吐了句:“我草啊。”

  ……

  进门后徐伯随手把长布包裹扔在了一边,然后把纸袋装着的两根油条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然后进了厨房,生火放米放水,煮起粥来,一边煮时一边把纸袋里手掌大的还冒着热气,却又不会太烫不好下嘴的包子拿出来往嘴里送着。等到清粥煮好,四个包子也只剩下纸袋里的一个和老头儿嘴上叼着的半个。许是觉得这样吃有些干,顺手也就盛了一碗粥往屋外石桌坐去。

  谁知才坐下来,粥还没喝到一口便望见了站在一旁已然穿戴整齐的陈煌。

  “唔,少爷……早安,这……这是老奴给……给少爷准……准备的早饭。”一边说着一边把筷子搁碗边站起身来,指着桌上的清粥油条之时还不忘把手里还装有最后一个大肉包的纸袋往身后藏去。

  只是嘴里的那小半个肉包却是实在藏不住,是以陈煌一脸怪异地在桌上的清粥油条和徐伯嘴上叼着的肉包,以及他身后露出的一角纸袋之间来回看着。

  “徐伯,你这……”

  “少爷!”徐伯迅速吞下那小半个肉包,擦了擦油得发亮的嘴唇,一脸正色说道:“少爷正值守孝期间,这荤腥却是如何都沾不得的。然而少爷下榻老奴家中,老奴却是不能怠慢,是以特地买来几个肉包,以效古人……割发代首。”

  陈煌没好气地看了徐伯一眼,却见他面不改色,依然一脸大义凛然的样子,只得坐到了石桌旁,拿起油条就着清粥稀里哗啦地吃了起来。

  徐伯顺了顺胸口,正准备把最后一个肉包一并吃掉之时,纸袋却倏地被抽了去——“唔唔,这肉包……不错不错……”

  陈煌和徐伯同时瞪大了眼睛,看着一旁睡衣外只着一件袍子,脸颊冻的发青,却拿着那最后一个肉包吃的正欢的李景轩,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等吃完了肉包,李景轩又随手端过陈煌手里的粥呼噜呼噜喝了起来。

  吃完喝完,也似乎有了些精神,望了望身边有些呆滞的二人,挥了挥手说道:“别担心,就我一个,只是来吃个早饭。”

  “你……”

  “嗯,上次你说的我考虑过了,只是还没有考虑完,所以我现在也不大知道到底怎么做才对;既然不知道该怎么做那我就什么也不做了罢。”

  “他……”

  “嗯,昨晚心情不大好,失眠了,这位老先生来的时候我没睡着,巧还是不巧?”

  “我……”

  “当然我不会就这么放你走的,”说着走到边上捡起徐伯方才扔在一边的包裹,抽出里边的长刀来,在陈煌有些不知所措的眼神里走到他身边揪起他,猛地挥刀,割下了一大把头发来攥在手里,瞥了眼一旁有些尴尬的徐伯,似笑非笑地说道:“这算是……割发代首?”

  说完把刀搁在石桌上,便往门外走去:“多谢招待,走了。”

  “喂,”李景轩停在了门口,陈煌走了两步说道:“他妈的再见啊!”

  “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