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魏太监(上)

  魏太监伺候了皇帝陛下近二十年,虽说没有什么实权,同时又遂着伴君如伴虎这句老话平日里战战兢兢,只不过毕竟是离皇帝陛下最近的人,朝廷里的大小官员,甚至一些不得宠妃嫔都不时来巴结一下这位公公,而这位魏公公,便也颇有些自得,俨然一副皇宫第一红人的样子。

  只不过这位皇宫第一红人,却在十几年前碰了一次壁,那事儿在魏太监心里一直是道梗儿,是以到如今还记的分毫不差。还记得那会儿陛下颁了一道圣旨,是要把一个年轻的后生调到北方前线——即便是魏太监不敢参与政事,然而毕竟跌打滚爬了这么多年,以他的经历却也想不透为什么这个年前的小小武状元会值得陛下钦点,而且是将其钦点为北方前线的一个芝麻绿豆大的统领。当然这并不是关键,能在宫里混到这个位子,魏太监心下自是清楚不该看的不看不该问的不问,便心无旁骛地宣旨。只不过当他宣完旨意负手微抬着下巴居高临下地等着年轻后生的奉承巴结之时,这年轻后生却把圣旨交给下人便头也不回地进门去了。这些年魏太监不是没遇到过不畏权势的官员,只是如这个后生这般连最基本的送别的礼节都不曾做出,却是头一回碰上。而这也许刺激了这位作为皇宫第一红人的公公的尊严所在,所以魏太监大为恼怒,心里想着日后必定给他使绊子,也就记住了陈武这个名字。

  而在之后魏太监确也不遗余力地,一有机会就在皇帝陛下面前中伤陈武,比如前些天他在军中公然嫖妓了,又比如今次回京未曾沐浴就带着一身尘土觐见陛下了。而每每听到这样的话语,皇帝陛下——还记得那会儿陛下才五十岁不到的样子,未显老态的陛下时而笑的颇为欢愉,时而又笑的高深莫测,总之每次提到这个名字陛下都是笑着点头或者摇头的,而令魏太监颇为气馁的是,这些年陈武在前线的官职不降反升,多年之后甚至博了个武神的名头,到如今权势名声一样不差,而魏太监也不敢再在他跟前摆什么姿态。至于在陛下面前,他还是逮着机会就说两句陈武的坏话,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他的本能。陛下心情好的时候倒会笑着应答几句,心情不好的时候则是会训斥一二,有时候魏太监甚至怀疑陈武的平步青云会不会是因为自己常在陛下面前提到他。

  然而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魏太监虽说还是对陈武不大待见,只是却不像之前那般记恨着他,而陈武也没有因为权势渐长就对他如何报复,自己依然是那个除了陛下和陈武谁都给一两分薄面的皇宫第一红人,他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只是这渐渐好转的生活戛然而止在不久之前——他还记得那天那个自己曾经无比憎恨厌恶而如今对其敬而远之的武神大人紧抿着的薄唇,还记得那天陛下面上露出的从未有过的惊怒交加的神情,当然记得最清楚的还是那柄插在陛下胸前、染红明黄袍子的、握在那个被唤作武神的男人手中的,利剑。

  与其说是记得这些,不如说震惊于此难以忘怀。*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陈武已然被大内侍卫重伤遁走。

  这时魏太监才尖声叫了出来。

  当然尖叫的不知魏太监一人,随行的宫女以及其他太监们都不由得尖叫着四下逃窜,而没有伤在陈武手下的侍卫则是急急往屋外跑去妄图追击刺客。

  魏太监服侍皇帝这么多年,与其他人不同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仰卧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陛下身上,所以在陛下苍白的双唇翕动之际他便颤抖着跑过去,附耳在陛下嘴边,努力平静下来记住陛下要交代的事宜。听完了一些话之后,魏太监又耐心等待了许久,而许久不再有声音从陛下口中传出,这时抬头,却发现陛下已然合上了双目……

  “陛下!”这是魏太监伏在已经逝去的陛下的躯体上的哀嚎。

  ……

  平心而论,陛下去世宫里的皇子公主们至少表面上不可谓不悲伤,只是自幼便已入宫的魏太监却绝对算得上是最为心痛的那一个。所以这半个月来魏太监怀着沉痛的心情思念已故的陛下之时,不由得重又恨上了那个夺走陛下性命的逆贼陈武,而对于在陛下尸骨未寒之时便开始争权夺利四处活跃的,不论是皇子妃嫔,还是将军大臣们,魏太监又是有了一种莫名悲哀的心情。

  等陛下丧事办完,奴才也就告老还乡了吧……

  只是在此之前,却还是有些事情要好好处理,那便是陛下的遗言——伺候了陛下大半辈子,陛下最后交代的事情,自然是要办好的。恰巧太子丞相等人今夜议事,联想到陛下去世前交代的事情,魏太监便套了件棉衣,瑟缩着躲在窗外悄悄听着。

  而当内里的话题转移到了某个敏感的方向之时,魏太监晓得这时他应当出来说些什么了。

  吱嘎——似乎连这扇木门,都因为陛下的逝去而散发出一股腐朽的味道。

  陛下啊……

  收拾了心情,在房内众人有些惊诧的目光中徐徐步上前去,略作一揖,目不斜视地说道:“诸位大人晚上好。”

  ●更ur新{最快上n酷匠A网@

  那身份尊贵的六七人也都起身回礼:“魏公公好。”

  魏太监行过礼,挥手阻止了一旁看座端茶的小宫女,若有所指地轻声说了句:“既是奴才,就算陛下去了,也还是奴才,如何能够做主子能做的事儿?”

  言罢也不理前方几人的脸色,就站在了刚搬过来的红木椅子旁,开门见山说道:“想来诸位大人心中都有疑虑,奴才如何在这时节来了这儿。老祖宗的规矩,太监不得参与政事,倒不是因为陛下去了奴才想要翻了这天儿,奴才也翻不动这天儿,大人们说的兵啊将的,奴才不感兴趣,也不敢多嘴。只不过关于新皇登基的事儿,陛下临终前有过交代……”

  刚刚才坐下去的太子殿下不由得挺了挺腰杆,赵元帅放在大腿上的双手不由握紧了裤料,宰相大人亦是目光一凝,胡大学士的手则不由得抚上了下颌的胡须,至于霍子皓则是从进门起就一直十分紧张,此时倒是看不出什么变化,而坐在最边上的三皇子殿下面上少了一分悲伤,却多了一丝刻意的淡然。

  魏太监冷眼直视面前的大人们,声音少有的冷硬:“……皇位必须由太子殿下继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