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煌心想着在这样的特殊时期里能够居然能够知道陈武身在何处,那这徐伯无疑是陈武的心腹中的心腹了。不过他却没有完全猜对,徐伯是心腹不错,然而此时朝廷里却并没有多少人不知道陈武身在何处,只是不如徐伯那般有张路线图罢了——深夜,皇宫。

  自皇帝被刺驾崩之后,这皇宫一直都甚是沉闷压抑——其实即便是往日里,这皇宫也是肃穆而压抑的,只是毕竟皇帝死了,这数千太监宫女都心慌慌的,便是走路,脚步都显得有些散乱,仿佛这天随时都会塌下来似的,这整个皇宫,也便少了一丝庄重多了一丝烦闷。

  看正;t版5章节上‘酷J匠R网x

  而心中最烦闷的,便莫过于这时在皇宫里快步走着的霍子皓了。作为御林军统领,不仅疏于防范致使皇帝陛下遇刺,更是眼睁睁地看着逆贼在面前离去,所以霍子皓这个统领,这半个月来不仅要承受皇室贵胄以及文武百官的怒火,还得满城搜捕反贼。

  而这大半夜的,宫里的贵人不知又有什么事情,召了他去太子书房。想来皇帝陛下刚刚驾崩,太子还不及即位,这时便使用御书房多有不妥,是故便选在了太子书房进行商谈。

  与会的只有七人,依次是东宫之主太子殿下,三皇子齐王殿下,寿亲王殿下,当朝宰相王明阳大人,文渊阁大学士胡远之,镇北大元帅赵无炎,以及最后才到的御林军统领霍子皓。

  霍子皓甫一进门便朝当堂坐着的太子殿下请罪,事实上这个四十来岁的粗犷汉子最近一直都在请罪:“陛下被刺,这是卑职的失误!寿亲王此前给过卑职警告,卑职却还是没能护住陛下,实在罪该万死!”

  “霍统领不必过于自责,这陈武一直是本帅麾下的一员猛将,他的身手计谋我最了解,你们拦不住也属正常。”说话的是一身戎装,虽满头白发苍然,却依然目光凌厉的赵无炎。说这话的时候,斜睨着的眼里不由得透出一丝轻蔑不屑来,语气里的一分傲气,却不知究竟是源于作为一个镇北军人对没有经历过多少风浪的御林军的天然的优越感,还是来自能够做出这等事来并且安然而退的陈武,这个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后生。

  面对这看似宽慰,实则指责其无能的话语,霍子皓却只有无言。御林军统领地位自然算不上低贱,只是论辈分论资历他都不如赵无炎这个军方老臣,所以对于言语间的傲慢只得默然忍受,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霍统领言重了,此事罪不在你,还请平身。”

  “谢太子。”霍子皓依言站起身来,小心打量着这位面容严肃语气却是略带谦恭的太子殿下,心想这新皇果然……礼贤下士,是个好皇帝。

  “霍统领,不知逆臣陈武及其余孽的搜查有什么进展没有?”问话的是一旁身着孝服面有戚戚的曾与陈煌有过一面之缘三皇子,也难怪他悲伤难掩,皇帝陛下生前最是喜爱器重的便是这三皇子,甚至有传言说皇帝陛下几乎要重立太子。

  “回禀殿下,今日午间在亲王世子的协助下卑职抓到了逆臣陈武的长子陈煌,现下收押在城北监狱里。”

  “霍统领,老臣有个不情之请。”宰相大人站了起来,微微欠了欠身说道:“还请统领在狱中不要为难我那小外孙,毕竟我那外孙少年时便离家出走,前些日子才回京,想来不会与陛下遇刺一事有关,所以……”

  “宰相大人!”这一声微含怒气的轻叱来自于三皇子,“陈武这逆贼刺杀父皇已是连坐之罪,如今更是在南海一代大肆兴兵公然造反,甚至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

  “荒唐,简直荒唐!”闻言一直没有做声的胡大学士此时却是忍不住拍案而起,连两绺胡须都随着嘴角的抽搐而轻微抖动,厉声说道:“圣上在位的数十年间,天下百姓无不安居乐业,如今这逆贼陈武甫一行刺,南海便起了海啸,是为天灾;又在青阳城大肆兴兵掀起战乱,如这般哀鸿遍野民不聊生的景况,却还有颜面替天行道,却不知这天这道,又是什么天什么道?!”

  这番话一说便是宰相大人也不好再多言,只有三皇子忿忿和声。

  而不多时便又有了个不大好的消息传来——逆贼陈武之子陈煌现已越狱。

  众人沉默稍许,直至一直不曾说话的寿亲王起身略作一揖,不疾不徐开口道:“诸位大人,如今陈武逆贼在青阳城举兵造反,号称十五万大军,可见是预谋已久。敢问霍统领,京城中共有御林军几何?”

  “回禀亲王,约四万,短期内可以再紧急征调一万新兵,算作五万。”

  “敢问元帅大人,北方前线可抽调多少兵力?”

  “回亲王,陛下前年已将兵权半数交于我手,倘全力抽调,可有近四十万。只是近日草原人怕是也知晓陛下驾崩之事,进攻愈发的猛烈,若是抽调过多兵力,只怕……所以至多也只能有五万之数。”

  “十万之数,又良莠不齐,去守六省七城,又有北方草原人环伺;而逆贼十五万兵马,仅一青阳,青阳城南有海可渔,西有土可耕,进可攻城略地,退可占山为王。此间的形势,我想诸位大人心下都应当有数。”

  见众人都面色凝重不发一言,寿亲王继续说道:“我以为,眼下当务之急,便是皇位的继承。”说话间瞥了一严欲言又止的三皇子,“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此番正值我大唐存亡之际,既然陛下生前并未下诏改立太子,那就不该在皇位继承上多生事端,因此我认为太子殿下尽早即位为好。”

  “寿亲王言之有理,老臣也认为应当如此。”丞相大人颌首表示赞同。

  沉吟稍许,赵无炎与霍子皓也都先后表示了同意。

  三皇子则是一言不发,面色阴晴不定。

  至于胡大学士,却是皱眉,既不表态同意,也不发言。

  此时户外寒风阵阵,太子书房内看似柔和的烛火正映出了门外一个微微颤抖着的人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