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后已是初冬。

  虽不曾有雪雨,然而呼啸着的西北风也不啻于利刃。

  李景轩披着一身大氅站在墓地外围,面色怪异地看着面前的一个“鹤立鸡群”的简单的小木屋——想来还不曾有人在墓地方圆三里内造过房子或者说居住过。

  何况这哪里是三里方圆,简直就是挨着墓地而搭建的一个小木屋。

  "更?新$8最快Y上O酷匠网%

  不过以当事人古怪的性格做出这种事情倒也不算奇怪。

  然而当想到陈煌的时候,李景轩不禁叹了口气。

  不再多想,李景轩走上前去,推门,门倒是没锁,只是里头却是没有人——屋里十分简陋,只有一张木床和一张桌子,连个能坐的椅子都没有,而床上则是凌乱地放着些衣物。

  这般简单简陋,所以李景轩才能一眼就知晓屋里没有人。而这个时候陈煌应该是在坟前的,于是李景轩便又出门往墓地里走去。

  果然,那座虽不起眼如今却是没有一丝杂草并且干净整洁的坟头前,坐着一个熟悉的人影。

  此时正是午间,陈煌正在吃饭。

  饭食很是简单,一盘豆腐一盘青菜,一碗白米饭。

  陈煌偏头看了眼身边跪着的李景轩,“你来了啊,吃过饭没?一起吃些?”

  李景轩摇了摇头:“还是不了,不过为什么你连吃的都这么简单?”

  这时候陈煌也吃完了,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说道:“嗯,守孝嘛。”

  闻言李景轩叹了口气,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总不见得抚着陈煌的脸深情地说一句“你瘦了”,所以便沉默了下来。

  此时只听见碗筷相碰的叮铃声,还有呼啸的风声。

  等到把碗筷都收拾到食盒里,陈煌重新坐在了地上,这才开口说道:“那次分别之后一直没碰到你,不过现在见你安然无恙的样子想来问了也是多余,不过还是问一下,那次后来有没有再发生什么事情?”

  “是因为你在这边守孝没有人跟你说话,还是因为你经常一个人对着墓碑说话,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变得这般废话连篇?”

  陈煌捶了李景轩一拳,笑骂道:“少废话,快说。”

  略去玩笑不说,等到李景轩正儿八经地说起那天的事情时,却是满脸的气愤:“那天你下去之后,我好不容易才搞定了林殷殷那丫头……怎么搞定的?这不是重点好不好!等我背着她上去……为什么背着她?不是说了把她搞定了吗!不过幸好把她打晕了,因为我上去之后见到的场面,那叫一个惨啊!你记得我们看见的那百八十个铁匠师傅吧,我上去之后,那百八十个铁匠都,都他妈死光啦!当时,当时地上、墙上,到处都是血,有的地方还有白白的脑浆,那场面,哎!这光景我看了都受不了,更何况一个小姑娘,所以我说幸好把她打晕来着。然后我就看见那大个子……哪个大个子?不就是哪个叫邹什么屹什么的,哗,那家伙,手上抓着根那么粗的都被血染红的铁链啊,身上也都是血啊,真他奶奶的像个魔鬼啊!然后我就被他看见了,他,他还冲我笑,我还记得当时他下巴上沾着几滴血啊,真他娘的渗人啊……我说的是他娘不是你娘,你翻个屁的白眼啊!继续说啊,我心想反正被发现了,索性心一横,吼了一句有什么好笑的,妈的笑的比哭还难看是想吓死老子还是怎么!当然那时候我他妈是真的被吓的俩腿在抖,生怕他一链子把老子给抽了,不过还好救星及时赶到了,救星啊,就是上清宫老祖宗啊,你说说这怎么会惊动他老人家,我反正想不通的。当时我不是不知道他是谁么,看他普普通通的样子,我他娘的都没发现他是怎么突然出现的,手上还拎着林云师徒俩,然后再一转眼我他妈就在上清宫了!”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李景轩不由得口干舌燥起来,四处打量着却是没找到什么茶水,想把作贡品的水果拿着吃的,却只能在陈煌闪着火光的眼神里讪讪把手缩了回去。

  吞了两口唾沫又清了清嗓子之后,李景轩继续开口道:“然后我就在上清宫里,老祖宗说我资质高,要好好修行什么的,当然了,这话我听着还是很舒服的啊,只不过我心里记挂着你老爹……造反的事,就特别想下山,可是老祖宗居然说什么劫数将至,要好好修炼什么的,我他奶奶的管他什么劫数天掉下来个子高的顶着,可是老祖宗都发话了,下面一帮小的整天闹着我去修炼……小的就是那些个师叔师伯!妈妈的,烦不胜烦,一个月之前好不容易借着个秋日祭的由头,我才能出来。

  “出来之后我立马赶到了京城,才知道你老爹要造反的事居然还没有人知道!果然上清宫那帮道士就是不靠谱,然后我赶紧把事情告诉了我老爹。我老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让我好好休息,然后我就在家好好休息了几天。之后秋日祭到了,按照惯例皇室成员都要去泰山祭祖,我其实是不想去的,都六七年没去了大概也不要紧,可是他妈的我老爹硬逼着我去,说什么既然回来了那就必须去。没办法,我只能跟着去了。

  “祭祖么,皇帝都是要到一间屋子里去的……去干嘛?我怎么知道!我在外边看着我那大伯领着侍卫们还有几个太监进去的,然后我就像小时候那样把头悄悄抬起来想看看几百号人跪在山腰上的情景,却看到了你老爹突然站了起来,往那屋子里冲去,我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来你老爹已经变成一道黑影射进了屋子里,然后听到一阵鬼叫还有稀里哗啦的声音,外边的人全都站起来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御林军已经结好阵势往屋里跑去。

  “然后你爹啊,就从屋里出来了,看得出来受了不轻的伤,再然后听见太监的鬼叫,好像是我那大伯……就是皇帝陛下,被你老爹干掉了,我老爹那会儿怒吼出声,捉拿刺客反贼陈武,然后一百多号御林军士兵提枪带刀的便要上去抓你老爹,不过你老爹不愧是陈武神,虽然受着伤,却还是把这百来个御林军杀了个七七八八,然后便逃走了。”

  陈煌脸色阴沉无比,深深吸了口气,“他怎么样了?”

  “举国通缉,生死不知。”

  陈煌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