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林云将刀拔出来的时候陈煌只是眼神复杂地看着那柄刀;而当蒙面女子向林云冲过去的时候陈煌还在幸灾乐祸地想着大概这位大师兄要完蛋了;然而在目睹了那女子被一刀劈飞之后陈煌不由得怀疑林云是不是还留了一手。

  *因为他死活想不起来这把刀有这么大的威力,只是隐约记得这把刀的材质确实不凡,用了那么多年却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为什么会这样?还是自己记忆力已经差到那种程度?

  *只是不容他费劲多想,陈武也被劈了两刀。

  *陈煌不知道被称为武神的父亲大人这两刀挨得是因为轻敌还是有什么更深远的计划,他也没心情想那么多因为他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陈武挨打,而当发现了林云因为对付陈武而露出的诸多破绽,陈煌毫不犹豫地从一旁悄悄接近不断挥刀的林云。而等到陈武被打得重伤倒地之时,陈煌也不知不觉地到了林云身边。

  *然后便是用尽全身力气的一拳打在林云脸上。

  *……

  *“第四……”就在陈煌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那柄曾经属于他的此刻却极有可能夺去他生命的刀停在了他手臂前一丝——不是林云突然想放过这位师弟,而是这柄刀就这么突兀地停了下来,定了下来,静了下来。

  *任凭林云如何用力甚至调用了寥寥无几的真元,可这刀它说不动就不动了,砍不进去,拔不出来。

  *“第四……”陈煌吐了口气,缓缓说道,“这柄刀,是我的。”

  *陈煌顾不得林云震惊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又是一拳打在了林云脸上。林云被打了倒退了几步,吐了口带血的唾沫,见那柄刀还是停留在陈煌的手臂表面微微颤动着,不由的惊怒出声:“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陈煌一面伸手去握刀,一面又吐了口气,说道:“我已经说过了,这柄刀,是我的。”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根本没有把握这柄刀还会认得他——接连两次的吐气也反映了至少他不像表面那样的淡定,甚至在一千年之前他都不知道这刀有这般灵性,只不过先前见它大显神威,也许它还真能认出陈煌这个主人。然而陈煌并不是在赌这柄刀,事实上他的拳头也正朝向林云挥去,直到确认了这柄刀能够认出他来之后他才说出了“第四”这两个字。

  而说这句话其实也就是为了装个逼而已。

  当然装逼有的时候是要付出代价的。

  比如这个时候——陈煌的右手握上了刀柄之后,刀身突然蓝光大放的,而这蓝光环绕着刀身闪烁吞吐不停如同蛇信一般,同时还伴随着空气中的噼啪声。

  是电光。

  而下一刻这蓝莹莹的电光便全然流到了陈煌体内,一声惨叫之后他便昏了过去。

  果然,装逼是要遭雷劈的。

  这是他昏过去前脑子里的最后一个念头。

  ……

  不论是陈武还是林云,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的有些愕然,一时间都愣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这时众人所处的深洞却是开始轻微地颤动起来。初时并不如何激烈,只是愈演愈烈,盏茶功夫之间,这轻微的颤动变成了剧烈的震动,而这深洞,则是在剧烈的震动中开始坍塌。

  *依然昏迷的林守正和陈煌自不必说;陈武深受重伤伏在地上几乎动弹不得;林云亦是油尽灯枯,先前不过是借着无名长刀的力量逞威罢了;至于被劈了一刀之后便了无生息的蒙面女子,此时虽说有了意识,只是想要带着众人逃离,甚至她自己一个人想要逃出去都是异想天开。

  *况且也没有人知道怎样逃出去。

  *所以死亡便似乎成了诸人的归处。

  *如果说所谓“善”就是人能够直指本心,了解并且追寻自己内心中真正渴求的东西的话,那么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便有了道理,因为大概只有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人大概才会明白对自己而言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什么才是自己应当追寻的。

  ——比如此刻满脸不甘,满脸愤恨的林云;比如眼中透出一股同归于尽的莫名快意的蒙面女子;比如匍匐在地上,挣扎着用双肘,艰难地朝陈煌爬去的陈武。

  陈煌不能算,因为死亡对他而言从不是结束,某种意义上讲这甚至能算是一个新的开始。

  只不过此番对他来说却也别具意义。

  *出生过很多次,自然也死过很多次。他老死过病死过,摔死过淹死过,甚至出生不久后发现自己是个女的之后羞愤不已绝食而死也有过,在昏迷中被砸死他不能确定是不是有过,但他再次出生的时候肯定会大骂老天居然让他遭受装逼被雷劈死这种奇葩的死法。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没有人救他们的前提之下——这种情况也不像有人能救得了他们的样子。

  *只不过,世界很大,奇迹很多;奇迹多的地方,叫书;经历过许多奇迹的人,叫主角。

  *陈煌一行人,意外又不意外地,被救了。

  *救他们的人,叫李道寒。

  *如果陈煌此刻醒着的话,他一定会震惊于这张经历了千年却只苍老了十余岁,并且依旧冷酷而英俊的脸庞。

  *当然,一如既往的讨厌着这位上清宫老祖宗,如果醒着的话。

  *如果醒着的话。

  *只可惜当这位昔日的冤家如今以一个无比强大的姿态地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陈煌却狼狈无比地昏倒在地上。

  *更悲哀的是李道寒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这个昏倒在地上的曾经令他无比嫉妒的对手。他只是大袖一卷,然后众人再出现的地方便是那个废弃的渔村了。

  *由暗而亮的一瞬众人眼睛都不由一阵刺痛。

  *本应风和日丽的海边,此时却是出奇的压抑,不仅仅是出于那不知为何乌云翻滚的一线海天,更多的来自于李道寒的双眼。

  *沉着如水的双眼,不含一丝情感的,冰寒彻骨的双眼。

  *在这双眼睛的凝视下,武神也好谪仙也罢,此时都收起了姿态——说来奇怪,在场的只有陈煌见过李道寒,其余诸人虽说耳闻其威名,却是从未见过真颜。然而自他不知以何种方法突然出现的时候,众人却分明感觉到,这就是李道寒。

  *名扬千年的李道寒。

  *就连林云也自认没有见过这等的风采。

  d;酷匠`网}y正^F版首…D发

  *而这气势摄人的上清宫老祖宗,冰寒的双眼随意扫视了一下周遭,只有在看到被陈煌握在手里的长刀时目光略有停顿。

  *一阵风吹过,诸人眼中却已然没有了他的身影。

  *如同来时一般,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是如何离去的。

  *若不是一同消失的还有林云师徒,以及身处涛来浪去的海边,陈武与那蒙面女子几乎要怀疑这一切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海天之间,有微风,浊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