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把刀拔了出来握在手中,林云的心才放了下来。

  在他的计划中,蒙面女子一行人先行下来,跟邹屹斗个两败俱伤;然后自己能够从容地施法,下去,拔刀——虽然这拔刀的难度确实比预想的大一些,然而若是以自己全盛时期的法力还是能够勉强拔出的。

  不过这当中却是出了些变故。

  从自己刚刚现身见到小师妹以及挡在她身前的少年的那时起,林云的心里就隐隐有些不安;果然这少年与自己顶撞起来——当然这并不足以令他担心;真正让他开始担忧的是那个从天而降的武神大人,然而只是担忧,因为两人的战斗自己占了上风,如此看来这武神的名号果然是言过其实;至于自己困住陈武之时那些个残兵败将虾兵蟹将的动作林云则是根本不放在眼里;谁料林守正突然降临,初时林云自然喜上眉梢因为虽然压制着陈武但是自己却也不能有进一步的行动,如今师傅来了总算可以打破僵局;而当他还惊愕于砸到自己脸上的那个拳头的时候却整个人被扔了出去,而这一扔也把他的道法破了个七七八八,一身法力只剩两三成。而在随后师傅与陈武大战之时林云却突然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师傅是为了什么而来的?

  初时自然以为是为了小师妹,只是仔细想来不对,小师妹到这里完全是一个巧合,照理说师傅是不会知道的,所以很有可能师傅来是为了那件事,如此一来不但自己十年里苦心经营的一切将付诸东流,而且自己还有可能泄露身份,甚至万劫不复。林云斜坐在一边,越想越觉得可怕,还没干透的冷汗又流了下来,这时他的心才真正悬了起来。

  然而戏剧性的是,这场大战的结果,与其说是陈武击败了林守正,不如说是两败俱伤。而这,对于林云来说,是最好不过的局面了。所以在深洞出现之后,林云微笑着起身往洞口走去;而在看到林守正面上的惊疑地神情时,林云不由得笑得愈发的欢愉——看来师傅并不知道那件事情。

  如此真是天助我也。

  在经历了那晕头转向的折磨之后,林云终于落地,终于见到了那梦寐以求的,那孜孜以求的,那自己意义价值之所在的东西。

  只是还没来得及做什么接二连三地便有人也下来了。

  “徒儿,你这是要作甚?”

  只是既然师傅不知道此间的事情,那这问题便好回答多了;而这个为了神兵利器的理由也确是合情合理。接下来的事情也证明这个理由用的确实是极好的——没有师傅的帮忙,这把刀还拔不出来。

  刚刚把元气大伤的师傅扶着靠在一边,那边的蒙面女子便冲了过来;而林云此时也已油尽灯枯,面对这女子居然是毫无还手之力,情急之下只得挥刀劈了过去。

  那女子被劈得倒飞而回,撞在墙壁上吐了一大口鲜血。

  林云站在原地怔了怔,望着手中泛着幽蓝光芒的长刀,眨了眨眼,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并没有给这柄刀灌注丝毫的内气真元,也就是说这惊天一击靠的完全是这柄长刀。

  而能够自身发动攻击的,无疑都是温养千年以上的拥有所谓器灵的绝世神兵。

  林云嘴角翘得愈发的快意。

  然后挥刀便是一记虚劈。

  只见一道尺余长的幽蓝色刀芒向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蒙面女子极速飞了过去。

  更(a新最u?快'上Kj酷《匠(网

  却被一个拳头挡了下来。而那个拳头的主人,陈武神,也是一口血吐了出来——先前在上面与林守正相斗,陈武虽说最终还是胜了,只是真气却耗了个七七八八,如此再面对这从未见过的刀芒,居然被震得吐了口血。

  这是多少年未曾出现的场景了。

  见状林云轻笑出声:“本想收拾了这个妖女再来会会你这所谓武神大人,也罢,左右都是一样。”话音未落又是一记虚劈。

  *陈武识得厉害,知道不宜硬拼,脚下微微一错,右肩微沉,侧身让了开来。

  *那刀芒呼啸着从陈武耳边掠过。

  *然后撞在了陈武后背。

  *又是一大口血喷了出来。

  *林云依然是面带微笑的样子,看着那个捂着胸口冷眼盯着自己的陈武,“一介武夫,也敢称神?”——平生最是瞧武夫不起,先前却遭陈武戏耍,这某种程度上甚至比被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师弟在脸上重重打了一拳更让林云觉得羞辱难堪,面上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心里却是一直很是不愉,此时占尽上风,自然要报此大仇解此大恨。

  *然而那个走到尽头的武夫却浑然没有一丝自觉悟,居然快步向自己冲来——即使在这种情况林云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武夫作出的是最正确的决定,因为近身是唯一的机会,所以林云也不会允许陈武向自己靠近。

  *所以,再一次地,挥刀虚劈数次,数道刀芒盘旋飞去。

  *尽管陈武飞奔中不忘闪转腾挪,然而那些刀芒却似长了眼睛一般,从各种刁钻的角度袭去,即便陈武拳脚能够砸到踢到,这些诡异的刀芒却又不似之前的剑气一般一砸就碎,也不像道剑那般可以抵挡住——刀芒一旦及身陈武便是一口血喷出,因而在胸口、双肩都被劈中之后,陈武颓然倒了下来。

  *林云欣然看着倒在地上挣扎的陈武和不远处奄奄一息的蒙面女子,以及在一边失去知觉的师傅,又看了看手中威力奇大的形状怪异的长刀——该做的已经完美地完成了,而自己不但毫发无损还得到了这么一柄神兵,并且自己一直厌恶的魔教女子,憎恨的所谓武神大人,都被自己打得遍体鳞伤,唯一可惜的就是师傅老人家元气伤了不少,毕竟是视自己为己出,同时又是道家正统的师傅,林云心里还是有些难过的。

  *“还有就是……”林云突然想起来好像还忘了个谁,正准备转头观望之时,却被一只拳头,又一次,再一次,狠狠地砸在了脸上,这一次比上一拳更狠,直接打断了林云的鼻梁,甚至打得他有些头晕目眩。

  *先前被陈煌一拳打的有些肿了还没消肿的脸庞,此刻更是鼻血眼泪齐流,林云一只手扶着脑袋轻轻甩了甩,定睛看着面前的人影:“还有就是……你,又是你,黄师弟,黄师弟!”抬手用不甚洁白的衣袖随意擦了擦脸上的污渍,林云再也无法保持风度,大怒问道:“黄师弟!你为何,为何三番五次与我作对?且不论同门之谊,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屡次为难于我不知是何道理?”

  *“首先,我不姓黄,”陈煌没有去揉发酸发疼的手腕,他只是低着头,冷声继续说道,“我姓陈,我叫陈煌;第二,倒在那里的,被你劈了几刀的,是我爹;所以,第三,现在你我,有仇有怨……”

  *闻言林云心中有了那么一丝惊讶,说道:“原来如此……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师兄绝情了。”说罢便提刀向陈煌砍去。

  *二人此时相距不过数尺,其实莫说数尺即便是数十丈,连陈武神都不敌,虽说他是由于先前的战斗耗费太多真气,只是这还没瘦死的骆驼终究还是要比陈煌这匹马大的。因而只怕一眨眼的功夫陈煌便要丧命于刀下,而他甚至来不及做任何闪避动作。

  *整个坑洞只剩下陈武愤怒不甘的怒吼声。

  *然而只怪林云太心急,没有听到陈煌还没说完的话。

  *“第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