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煌刚刚跳下去就后悔了。

  *因为他突然发现他并不知道这个坑有多深,他不像之前跳下去的师伯师兄父亲甚至那个蒙面女子都身手不凡,陈煌只是刚刚进入修行者行列的一个小毛头,万一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摔死了怎么办?

  *早知道至少应该绑个绳子。

  *只是此刻已身在空中,到哪去找绳子?

  *陈煌无奈又无奈。

  *心惊胆战地往下落了大概数十丈的样子,耳边的风声已然呼呼,就算是这个高度落地大概也变成了一滩肉泥。

  *何况还在继续下落。

  而周身除了微微蓝光便什么也看不见。

  *就在陈煌苦笑着心想这一世居然因为这种原因稀里糊涂地死掉的时候,耳边的风声居然渐渐弱了下来,而失重感也正在逐渐消失。

  *虽然很惊奇,不过更多的还是庆幸——庆幸不必这么莫名其妙的死掉。

  然而所谓峰回路转也不过如此了——因为刚刚重新感受到了重力不过片刻,陈煌又有了超重的感觉,就像某一世乘坐电梯一样。

  只是超重感也并没有持续多久,接下来的时间里陈煌接连体验了各个方向上的极大的加速度,是以他现在头晕眼花甚至分不清是在往哪个方向飘,至于身在何处那更是不得而知了。

  陈煌呕吐了出来,足足吐了盏茶功夫。

  然后他才终于着地了。

  砰的一声,陈煌摔倒在地上,脑袋昏沉,身上全是刚刚呕吐的秽物,不过好在四肢都还健全,自己也没有变成肉泥。

  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来,定睛细瞧,接着淡淡的蓝光,可以瞧见离自己不远处站着四个人。

  $看正k版}章I节》X上2酷匠网?

  自然便是先前跳下来的四人。想来他们也经受过那番折磨,只是却不像陈煌那样狼狈。

  只有蒙面女子看了还倒在地上的陈煌一眼,陈武虽是没有看他面上却露出微微有些复杂的神色。至于林云师徒二人则是眼睛盯着石台一动不动。

  在四人面前的是个石台,淡淡蓝光便是从石台上传来的。

  陈煌勉力站起身来,伸着脖子往那石台看去。

  石台上插了一柄刀。*那柄刀通体黝黑,却散发着幽幽蓝光,遍布四处的蓝光便是源于此处。

  而那柄刀却是有些奇特,因为它既不是那种砍刀,也不是草原人常用的弯刀,与常见的柳叶刀也并不太像,倒是与那不常见的朴刀有些相像,却也不尽相同——插在石台上的那柄刀刀身狭长,只有微微的一丝弧度表明这并不是一柄剑而是一柄刀。而光是露在石台外面的刀身便已近三尺,刀柄亦是可以双手同握。

  陈煌面色有些古怪。

  因为这柄刀他见过,准确地说这柄刀就是他亲手设计并且请名师打造的,在一千年之前的那一世,凭借着穿越者先天的优势设计打造的。

  却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见。

  只是当年用来铸造这柄刀的材料虽说亦属珍品,却没有此间散发的幽幽蓝光;而且虽然陈煌已不记得这柄刀最后放在了哪里,出现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却是实在想不到的。

  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陈煌猜到这大概是自己那个前世的冤家如今的上清宫掌教的杰作了,也只有他有这个能力有这个资历做得出这种事情,尽管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陈煌收拾了下有些忧郁和惆怅的情绪,继续朝石台上看去。借着刀身散发出的微光,可以看见石台上繁密的纹路。

  “李道寒啊李道寒,你究竟在搞什么东西?”

  几人眼中都现出了惊叹的意味。

  而林云和那个蒙面女子眼中除了惊叹之外还多了一丝火焰。

  林云突然抬步踏上石台,慢步走到那柄刀跟前,伸手握住刀柄。

  “徒儿,你这是要作甚?!”林守正不由得惊疑出声。

  “师傅,”林云抬头看着林守正,“徒儿下山到如今已然十个年头,一直没有寻到适合弟子的法剑。偶然间听说此处埋有神兵,弟子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开口的却是那蒙面女子:“不是说好你不要刀吗?”

  “妖女!”林云只一声冷喝。

  “妖女?”

  “回禀师傅,此女是昔日魔教残党。弟子设计将其引到此处,便是打算将其除去,只是……”林云瞥了眼一旁的陈煌,陈煌却是丝毫不顾师兄的眼神,自顾自打量着周遭的环境,林云继续说道,“黄师弟却有异议,说要留待诸位长辈审查处理。”

  “荒唐,魔教妖人人人得而诛之,哪里需要审查?!”说着抬手便是一道剑气便向蒙面女子射去。

  却被陈武挡了下来,原因倒是不得而知。

  林守正双目怒瞪,气得嘴边的胡须都抖动起来,然而却是无可奈何。

  林云也不再多言,握紧刀柄便要将其拔出。

  奈何那柄刀却似千斤,又像是镶嵌在石台里一般,林云用尽全身力气也不过让它松动些许,想要拔出来却是难于登天。

  冷汗自林云额头流下,而那柄刀却只是略微往上提了一些便不再动弹。

  “师傅,能否过来助徒儿一把!”林云咬着牙喊了出来。

  林守正一个闪身来到林云身边,一只手扶在林云肩上,一道真元便传了过去,而那柄刀也瞬间上提了几分。

  在林守正的帮助下,那柄刀正在一点点地脱离石台,虽然慢却也稳步上升着。

  只是就在快要彻底脱离石台的时候,刀又停了下来。

  师徒俩嘴角都有鲜血溢出。

  其余三人都只是在一旁看着,谁也没有上前相助——也没有人能帮上多少忙。

  “贫道倘若全盛之时,一把破刀,眨眼功夫就能拔它出来。只是此前与那人相斗,元气消耗甚大,徒儿,为师已经尽力了。”说完叹气放手。

  只是林云依然在咬牙坚持着,林守正看的心下不忍,却也有心无力,只得在一边暗自叹气不止。

  林云的双手渐渐开始颤抖起来,接着浑身都开始慢慢颤抖,而嘴角的鲜血更是越流越快。

  他已坚持不住。

  然而那只刚才离开他肩膀的手又落到了肩膀上。

  一道沛然莫御的内气传到了林云体内。

  “拼着消耗五年修为,为师助你一把!”

  一口血喷到了林云的背上。

  怒吼声中那柄刀终于离开了石台。

  光芒大放。

  不是刀的光芒,而是石台上刻着的纹路,散发出耀眼的湛蓝。

  只是这耀眼的湛蓝瞬间就消散了,像烟花那般。

  与之一起消散的还有整个石台,轰然中数丈方圆的石台顷刻间化作细碎石块。

  林云一手持刀,一手把面如金纸的师傅安放在一边,眼中隐有烈火在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