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踌躇

  那日陈煌将邹屹引开,李景轩被铁链锁在了巨石上。

  然而邹屹不知道的是李景轩是上清宫的弟子——其实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只是李景轩的资质全体现在了五行之金属性上面,对于天地之中的金属性元力有着极强的亲和力,而铁链是铁制的,虽不能如天地元力一般可以直接吸纳进体内,然而毕竟还是有些不同的,所以李景轩便双手握着铁链,体内的内气按照法诀急速运转,一段时间过后他握着的那节铁链居然变得有些酥软,李景轩用尽全身力气终于把那节铁链掰弯,这才脱身而去。

  脱身之后他打算先去衡阳城的官府通报,然后再差人去上清宫通知师叔师伯小师妹失踪的事情。却在不久后巧遇一名在外游历的三十余岁的年轻师叔。详细说了此间的事情之后,那位师叔当即便启程回山禀报此事,只是大概那位师叔没有说清楚,或者根本守正师伯没有听清楚,以为女儿被困于此地,得了消息便往这个渔村赶去。

  巧的是林殷殷居然正好被蒙面女子那帮人带到了这里,否则又是一番风波。

  略去此间的糊涂事不提,李景轩继续往衡阳城赶去。只是一段时间过后他却尴尬地发现自己迷路了——准确地说算不上迷路,他只是不认识去衡阳城的路而已。照理说他与陈煌被邹屹绑来的路上并没有被蒙住眼睛,不至于记不得来去的路。

  然而李景轩却是个,嗯,路痴,他实在不认得路。

  》p酷?T匠f◇网$唯=一f正◇版,~其他e7都%是=2盗.版

  因此他只得恼火地原地打着转。

  好在他并没有走多远所以才能无奈地回到那个刚刚破败的渔村附近,希望某一天邹屹出去或者发生什么特殊情况再伺机而动——至少找个人带路也好。

  餐风露宿了两三天,终于见到了几个人影。而带头的那个人却是李景轩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人。

  陈武神。

  自己小时候最崇拜的武神大人。

  久不见人影,一直过着清苦的日子,如今终于见到了人而且居然还是自小崇拜的人,此间的欣喜岂是苦尽甘来所能道尽的,所以李景轩丝毫没有思及为什么陈武神会出现在这里。

  初时见到李景轩陈武也是满脸的讶异,听了李景轩叙述之后,皱眉思量一会儿对李景轩说道:“你不妨先带我去看看。”

  到了那个破屋里,却看见地上的大洞。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而这个大洞必然就是李景轩说的密道所以陈武面无表情地率先走了下去,到了地下室见到躺了一地的护卫和正瑟瑟发抖同时还有些蠢蠢欲动的铁匠们,又听到通道了传来人声,陈武回头跟随从交代了几句,便与李景轩往矿洞下去。

  然后便有了后来的事情。

  矿洞持续晃动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

  烛火在矿洞里晃动着,地上沟壑纵横,而那个先前林云弄出来的流沙坑此刻变成了一个深不见底,隐隐泛着幽幽蓝光的一个深坑。

  就在众人有些惊疑地打量着四周的时候,林云微笑着站起身来,缓步走到那个深坑前,探身观察着什么。

  然后纵身跳了下去。

  林殷殷不由得惊呼出声,林守正也是一脸惊疑地神色,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没有喊出来。

  林殷殷一声惊呼还没有结束那边蒙面女子一群人却是起了争端。以那名持着拐杖的老者为首的众人都面色焦急地说着什么,那老者更是拽着蒙面女子的手臂,另一只手甚至在擦着眼睛。

  这似乎是个生离死别的场景,然而那女子却是毫不动容毅然转身,在身后众人复杂的目光中,也跳进了那幽幽深坑。

  林云是林守正一手抚养长大的,甚至连名字都是他取的,所以林守正一直把这个弟子视作自己的亲生儿子。先前见到林云脸上出现的诡异笑容,林守正心中不由得有些惊疑这十年来是不是有什么发生在徒弟身上;此刻又见到林云跳进那个诡异的深洞,心中顿时有些不安,便也要随他下去,而且本来自己就有些好奇。

  只是女儿在身边,带她下去自然太过冒险,留在上面却又怕她出什么意外,于是对陈武躬了躬身说道:“贫道承认打不过你,但是祸不及家人,贫道把女儿留在此间,还请阁下不要伤害于她!”

  却只听得陈武的一声冷哼,然后林守正也不再担心什么。环顾四周,对着站在一边的不知所措的李景轩招了招手,等他跑过来之后对他说道:“我下去之后,你好好照顾你小师妹,倘若出了一点差错,回山必定不会让你好过!”

  李景轩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忙俯身说道:“是,师伯!师伯一路好走……”

  *简单安抚女儿一番之后,林守正便也飘然跳进了那坑洞里。

  *好不容易等到这个平日里刻板然而刚刚爆发出强大实力的师伯走了,李景轩直起身来,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忽然间却瞥见陈武神正在跟身边躬身而立的一个大汉低声交代着什么。

  *而那位面容恭谨的大汉,就是邹屹。

  *那个绑架自己和陈煌以及众多铁匠的,疑似反贼的邹屹。

  *李景轩不由得开始猜测为什么陈武会出现在渔村外面,为什么陈武被困住时邹屹也向林云冲去。

  *冷汗自他额间流了下来,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一个实在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的猜想。

  *只是这个猜想却给了诸多事情一个完美的解释。

  *似乎也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在排除了所有不可能的情况之后,无论猜想多么荒谬滑稽多么匪夷所思,那也是事实。”这是以前陈煌闲聊的时候跟李景轩说过的话。

  *李景轩吞了口唾沫,面色有些发白。

  在不知为何下去的陈武下去时邹屹看了一眼李景轩,没有说什么,转身往来时的通道走去。

  *那群跟着蒙面女子来的人也开始准备撤退。

  *然后矿洞里只剩下三个人,就是刚刚下山的三人。

  *陈煌走到面色阴晴不定的李景轩面前,说道:“很高兴你逃掉了。”

  *李景轩眉头扬了起来,拍着陈煌的肩膀说道:“你也是,我也很高兴。”

  *“我要下去,你照顾好她。”

  *“下面很危险。”

  *“我爹在下面。”

  *“陈武神……可能跟他们是一伙的。”李景轩艰难地吐出了这句话。

  *“他是我爹。”陈煌面无表情地说着。

  *“他可能是反贼!”

  *“他是我爹。”依然是这句话。

  *“他好像没有认出你来?”

  *“但我知道他是我爹。”

  *“但是你去了也做不了什么!”

  *“他是我爹,”陈煌呼了口气,“我的意志算不上坚定,因此这些年我一直有些内疚,有些忐忑,我一直在踌躇着,因为几年前,七年前,我作了一个决定,我割舍了一些;确实我所做的让我更加接近我所要的;然而有时我不免心中有些难过——说不上后悔,只是有些遗憾。只是倘若再让我作一次选择只怕我还是会那样做,此刻摆在我面前的又是一个选择,七年前的抉择,我割舍了许多,所以这一次我不想放手;我叫陈煌,我是陈武的儿子。”

  *李景轩不再说话。

  *陈煌走到坑前,纵身跃下。

  *有蓝光浮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