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鬓微霜,又何妨(下)

  李景轩不明白为什么邹屹也向林云冲去。

  蒙面女子要乘机杀掉林云情有可原因为他本来就要杀她,然而邹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似乎都应该帮着林云把武神大人杀掉以免暴露这里的事情。

  他越想越觉得可疑,隐隐觉得哪里有不对劲的样子,脚步不自觉便慢了下来。

  然而就是这么一瞬间的功夫,眼看着邹屹拳头便要轰到林云的胸膛,眼看着蒙面女子短剑就要刺入林云咽喉,两人的身影却突然如断线的风筝一般极速向后撞去,口中鲜血狂喷。

  紧接着便听到一声暴喝,来自于面带煞气站在通道口的守正师伯。

  看着那个身着淡黄色道袍,平日里有些呆板此刻手握长剑面带煞气的师伯,李景轩不由得缩了缩脖子,把自己手里的剑往后藏了藏,俯身弯腰作揖,“弟子李景轩参见师伯。”

  林殷殷自看见了好长时间没见的父亲,立马放开陈煌,哭喊着扑进了林守正的怀里。

  然而陈煌却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林守正的到来,林殷殷一放手就朝着林云冲过去。

  砰,一拳砸在了林云脸上。

  原本见到师傅来了而面带喜色的林云,此刻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陈煌,看着刚刚在自己脸上用力砸了一拳的陈煌。

  他不明白陈煌何来的勇气,在自己师傅的面前,还敢这样做;他也不明白,陈煌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最不能理解的是,他为什么在师傅眼皮底下,还能够一拳打到自己脸上。

  事实上这只是个意外。

  当初在山上接到消息说女儿遇险,林守正自是又惊又怒,当下什么都没管,问了地方就径自下山来了;来到此间见到徒弟被人围攻,当然救徒弟为先;徒弟救完了,见了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儿,心疼之极到哪注意得了其他,这才让陈煌有机可乘得以一拳打到林云脸上。

  只是也就那一瞬间的功夫林守正便反应了过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两个小辈当着自己的面打架实在不像话,当即把女儿拉到身后,大怒出声。

  “放肆!”一道弱小的剑气射向陈煌——毕竟是师门晚辈,伤得太重也不好,稍微教训一下便是了。

  只是这么一道毫无杀伤力的剑气却还是被挡了下来。

  挡下那道剑气的是一个人影。

  林云。

  自然林云不会自愿为这个顶撞自己的师弟挡剑求情;他面色惨白地躺在地上,嘴角挂着一丝鲜血,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不远处的那个身影,那个负着发出淡淡白光双手孑然而立的身影。

  就是那双手刚刚把那十六柄道剑轰得粉碎。

  就是那个人把自己甩出来挡住了那道剑气。

  他想不通为什么明明刚才还被自己困住的陈武为何突然将自己甩了出去,或者说他实在不愿接受这个男人先前不过是在戏耍他的事实。

  相对于林云的不可思议,林守正则是惊怒多一些。徒弟的道法如此精进自己这个做师傅的当然十分欣慰,然而先是自己师侄莫名其妙的打了徒弟一拳,而后那个先前被困住的男子又如此轻松地就把他扔了过来,大怒之余抬手就是数十道剑气朝那男子射去。

  陈武心想这师徒俩怎么都如此鲁莽,二话不问抬手就是剑气射来,偏偏对自己连挠痒都算不上;只是就算是挠痒也得自己来,让别人挠,是不合礼法的。

  所以陈武依旧是一拳轰了出去,即便做师傅的终究还是比徒弟强上不少,那漫天剑气也是个同样的结果。

  而这回陈武也不再如同对付林云那般示弱,而是直接闪身向林守正冲了过去。

  然而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丝寒意,又是一柄道剑,一柄比先前更为耀眼的道剑。

  陈武双手白光大炽,与邹屹相似却是精纯数倍的白光。他的拳头携着这样的白光轰到了那柄道剑上。道剑黯了黯,而陈武双手的白光却是依旧,依旧向面色微微发白的林守正击去。

  嗡鸣声大作之间不大的矿洞几乎被密密麻麻的剑影填满了。漫天都是闪着明黄色光芒的道剑。然而陈武依然向前,一路以拳对剑,生生打出了一条清明道路。

  路的尽头却是盘旋着隐隐组成八卦的六十四柄道剑。

  那块由六十四柄道剑组成的八卦阵与陈武遥遥相对,只要陈武妄动一丝,那些道剑便会从各个方位刺向陈武,而且每柄道剑之间都相互呼应。

  牵一发而动全身。

  陈武脚步稍稍慢了一会,也只是稍稍慢了一会。

  因为下一刻他的全身都绽放出了耀眼到刺眼的光华,依然毅然地向那个鲁莽而不知所谓的道士冲去。

  道剑不断地轰击到陈武身上;陈武也一拳一拳的轰着身周的道剑。

  轰鸣声弥漫在狭小的矿洞里。

  填满这个狭小矿洞的还有闪烁不停的剑影。

  此等壮丽的场景在人间实在少见,而极美极壮丽的场景则大多如昙花一现。

  所以片刻之后矿洞又恢复了平静。

  林守正面色惨白,眼神涣散地靠在墙上;陈武的袍子从上到下全是破口,嘴角也溢着鲜血,平日里一丝不苟的发髻此刻也已散乱,耀眼刺眼的白芒自也消失不见。哪里有半分陈武神的神采?

  只是武神大人终究是武神大人,不仅仅在于他那依然冰冷傲然地眼神,还在于他的手。

  A_看正@:版章*.节IV上e:酷匠'|网

  他的那只扼住中年道士的咽喉的手。

  那只稍稍用力便可扭断上清二代大弟子的脖子的手。

  此间没有人说话,林殷殷是被吓的,其他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没有人知道能说些什么。陈煌则更是别扭——他不知道是该为自己的父亲的胜利感到高兴还是应该为师伯的落败而难过。

  李景轩亦如是。

  林殷殷的哭声并没有等待多久便又传了出来。

  同样引人注意的还有那一直没有消逝的流沙流动下陷的声音。以及隐隐的轰隆声和轻微的晃动——整个矿洞都在微微晃动。

  林云抹了抹嘴边的鲜血,嘴角翘起了一丝弧度。

  因为地裂了开来,以林云施法弄出来的流沙坑为中心。

  陈武面色凝重地放开了同样面色凝重的林守正。

  矿洞里所有人面上多少都带着凝重。

  只有林云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浓郁起来。

  地彻底裂了开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