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且试仙威

  上清宫弟子在“炼精化气”完成之后都要下山历练一番。

  *普通弟子约花上三五年的样子。

  *说普通弟子,自然便是因为有例外。

  *比如林云。

  *林云便是吕清风常提起的天赋极高的三代大弟子。

  *天启二十年这位上清大弟子便下了山,到如今已然十个年头。十年间若不是间或有俗世间的道观传来林云偶尔存取物品或者落脚的消息,上清宫诸人几乎开始担心这个百年难遇的天才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夭折了。

  *没有人知道这么长时间林云在哪里做什么。

  *林殷殷的父亲就是陈煌李景轩他们的守正师伯,林守正;林云小时候便是被林守正收留的,因而顺理成章地成了师徒,就像陈煌和吕清风。

  *在山上的日子林云除了在恩师的指导下修行就是陪着小自己五六岁的林殷殷玩耍。

  *面对可以说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小师妹的疑问,林云悠悠转过身来,面上笑容依旧:“小师妹,别来无恙啊!”

  *此刻林殷殷还搂着陈煌,见林云竟然和那个虐待自己的坏女人认识,不由往陈煌身后缩了缩,有些怯怯地问道:“师兄,你……你怎么会认识那个女人的?”

  *那个蒙面女子也盯着林云,“你到底是什么人?和上清宫又有什么关系?”又像突然想到什么,“你为什么来这么晚?你刚才为什么鼓掌?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而林云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笑着伸手揉了揉林殷殷的脑袋,然后才转身对蒙面女子说道:“她穿着上清宫的道袍,又叫我师兄,自然我便是上清宫的弟子了……”

  *“上,清,宫……”蒙面女子咬牙默念着这三个字,眼中又透出陈煌和林殷殷都见过的彻骨恨意,不顾自己元气大伤,提起短剑就朝林云冲了过来。

  *而林云只是挥了挥衣袖,她便被一股气浪击得飞了出去。

  *“至于我为什么来这么晚以及为什么鼓掌……”林云提着剑缓缓走到她身前,脸上笑容依旧只是说的话却让蒙面女子的心沉入了谷底:“魔道妖人,人人得而诛之,难道还要理由?”

  *那女子伏在地上吐了一小口血,手捂着胸口冷眼看着林云,“原来都是你计划好的……”突然低头看着手中的短剑,皱眉道:“那这把剑,还有……”

  *林云笑着摇了摇头,也不顾那女子的疑惑,径自蹲下身来伸出一只洁白修长的手按在地上,闭上眼睛似在感受着什么,良久才睁眼起身,“这个倒是真的,没有骗你……”

  *“不过你却也没有必要知道了。”说着抽出长剑便往那女子咽喉处刺去。

  *“住手!”

  *“且慢!”

  *说住手的自然是以那女子为首的一众歪倒在地上怒目而视的汉子;喊且慢的却是许久未曾说话的陈煌。

  *林殷殷看着陈煌;*地上的蒙面女子看着陈煌;*一边奄奄一息的邹屹也看着陈煌;*所有人都看着陈煌。

  *没有人知道陈煌为什么要喊出来。**林云的剑停在空中,回头看着陈煌,眼睛里透着股说不出的意味。

  *陈煌轻咳一声,目光却是毫不躲闪:“林云师兄,在下黄城,承蒙师兄相救,师弟不胜感激。”陈煌微微俯身作揖,继续说道:“然而不知为何师兄要杀那无辜女子?”

  “无辜?师弟有所不知,那女子乃是魔教余孽……”

  “可有证据?”

  “这女子先是绑架小师妹,后又对师弟你不利,凭此……”

  “师兄,”陈煌再作一揖,“可有证据?”

  “这……”

  “既然没有证据师兄凭何断定此女子是魔道中人?”

  “那师弟你想怎样?”林云脸上的笑容第一次有了牵强的意味。

  “依师弟愚见,这女子及众人所使乃虽非正宗道家法诀,然而所施道法正气凛然毫无邪秽之风,与传闻中魔道妖人大相庭径,师兄如此处置未免太过武断,师弟以为不当!”

  矿洞里静得仿佛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见。

  昏黄的灯火晃动着,看不清林云的脸色。

  “你以为不当……”林云的声音突然凌厉起来:“你以为!你可曾见过魔教中人?你可知魔教中人并非你所言妖邪污秽之气盈身?以你初出茅庐如何知道魔道妖人用心险恶作恶多端?以你微末道行如何识得道家正宗与歪门邪道?”

  “然而师兄似乎与那妖女有些纠葛。”陈煌再次俯身一揖。

  林云漠然看着陈煌。

  陈煌也看着林云,不卑不亢。

  “还请师兄将此人带回山上由师傅师祖发落。”

  “倘若我今日非得取她性命呢?”

  “还请师兄……”

  “我说,倘若我今日,必定要取她性命,你当如何?”

  陈煌挺了挺腰板,抽出不知何时从何处拿来的一柄利剑,肃然说道:“三清在上,弟子虽道行低微,然则我上清为天地正道之所在,天下人心之所向,安能见此戾行而袖手?今日不自量,谨以微末道行,凭青锋三尺,不求匡扶天下正义,只求投身于人间之正道。”

  “还请师兄赐教!”

  林云冷眼看着横剑于眉的陈煌,不屑的说道:“三清?正道?且让我看一下,三清或者正道如何在我这一剑刺下去之前来救她!”

  话音未落刚刚收回来的那一剑又刺了出去,这一剑更快,更猛!

  此时陈煌距林云数丈远,而林云的剑距那女子喉间只有数尺。且不论陈煌如何能够在剑刺穿那女子咽喉之前赶到,即便他能赶到,也不见得能接下师兄的一剑——这一剑上还闪着淡黄色的光芒。

  陈煌来不及,他身后的林殷殷更赶不上,也不愿意去救那个差点杀掉自己的坏女人;邹屹依然在一旁半死不活地坐着,而且同样他也找不到理由去救她;那边躺了一地的众人倒是有无数理由救他们的小姐,只是却心有余而力不足;而那蒙面女子则是毫无反抗的能力,只能用渐渐放大的瞳孔盯着林云;众人此刻只能看着那柄剑闪着银光向那女子咽喉处划去。

  =O酷)x匠网…)正《版R首A发

  林云似乎都已经看到四处飞溅的鲜血,甚至已经开始想着嘲弄师弟的愚蠢,幼稚,天真,也许天真幼稚如他还会痛哭流涕,然后从此再也不相信这世间有什么三清正道?

  只是这些幻想止于当的一声脆响。

  天外飞来了一柄剑。

  这柄剑撞到了林云的剑上,然后化作了七八九段铁片四散而去。

  林云的剑却也歪了一分。

  剑划破了女子脸上的面纱,露出白皙一抹。

  通道口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似在轻轻颤抖。

  是李景轩。

  又闻一声闷响,另一道人影轰然从天而降落在了李景轩身边,地面似乎都被震得微微裂开,来人身着黑袍镶金边,一时间气势无两。

  林云看着来人,修长的双眉皱了起来。

  邹屹看着那两人,神色突然激动了起来。

  陈煌也看着那两人,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

  尤其在看到那微霜的两鬓之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