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因为那位大人近日就要过来这边所以不用担心那只漏网之鱼会翻出什么浪来,然而对于这个自称黄城的小子邹屹却是十分恼怒,尤其他那略带讥笑的表情,以及淡淡然的态度,更是让邹屹觉得火上浇油怒火攻心。

  确实被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半大孩子就这么戏耍换做谁都不会舒心。

  所以邹屹要好好折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气焰嚣张无比的少年,尽管这个少年表现得一副无辜而无奈的样子。

  于是就有了邹屹在一旁手捧兵书只是在看热闹的情景。

  那一批不速之客刚一出现自己就已经把注意力放在那领头女子身上,自然也知道那个小子冲上去只能是个自讨苦吃自取其辱的结果。

  而这正是自己最想看到,最乐意看到的好戏一场。

  怎能错过。

  因而邹屹只是嘴角带笑看着那个小子被那女子一巴掌扇到墙上。

  不过热闹既然看完了,即便不知道这群人的目的是什么也不能继续由着他们在自己的地方为所欲为。

  把手里的兵书放在一旁,一边走来一边解下缠在腰间的粗大铁链,沉着的气势似乎把空气凝结得只剩下随着铁链在石地上缓缓拖动发出的叮铃滋啦声。

  邹屹俯视着不远处的黑衣蒙面女子。

  此刻任何话都是多余的,所以蒙面女子提着那把泛着幽光的差点割破林殷殷咽喉的短剑直接朝邹屹冲了过去。

  幽光在前黑衣在后,似一道无声的闪电一般,须臾之间便要划破面前这个庞大的身躯。

  然而邹屹只是简单地把铁链横在胸前便挡住了这鬼魅般的攻击。

  一击不成女子又挺剑朝邹屹喉间划去,却不料那条铁链铺天盖地的向她打去,此时躲无可躲眼看着便是个香消玉殒献血四溅的结果。

  然而铁链只击在了空处,漫天烟尘之间那女子已然身在数丈之外微微喘气。

  邹屹讶然看着地上被铁链轰出的巨大沟壑,浑没有想到那女子身法竟如此之快:“倒是有趣。”说话间邹屹哗啦一声把陷入地下的铁链扯了出来,又挥舞着向前冲去。

  那女子知道不能硬拼,便向周边闪去。

  尽管那条粗大铁链在邹屹手中毫无笨重之感,可是那女子身法诡谲任他铁链如何灵活近妖就是挨不着她的身;相反那女子却在闪躲之余寻着间隙便提剑往邹屹身上划去。而那把短剑却也是出奇地锋利,即便是邹屹身上花岗岩似的肌肉也是碰一碰就血花四射。

  如此一番功夫下来倒是邹屹浑身上下添了细小伤口无数。

  邹屹自是越打越憋屈,越打越愤怒,终于大吼一声,也不再追那女子,就在原地把铁链舞得水泼不进。

  果然那女子再也近身不得。只是如此一来自己太过被动,甚至那群人几乎可以当自己不存在一般为所欲为。而事实上那群人确实有些蠢蠢欲动的样子。

  邹屹顿时急了,手上依然卖力挥舞着铁链,脚下却向那一群不安分的人走去。虽然那群人也都不像普通人,不过好在身法如那女子一般精妙的却是并无第二,所以邹屹立刻扭转了局势掌握了主动权。

  这样下去无疑是个血肉横飞的结果。情急之下只听那女子大喝一声:“结阵!”

  随后众人与那女子一起就地盘膝而坐,手捏剑诀口中念念有词。

  邹屹也是愣了一愣,心想这是什么狗屁阵法,就这么随便找个地方坐着就叫结阵?还神神叨叨地念经?

  想归想,手里脚下的功夫却是没停,先冲去收拾了一两个再说。

  只是还没等邹屹靠近些许,他就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因为那个所谓的阵里飞来一道气。

  像剑一样的气,剑气。*只见那道剑气闪耀着淡青色的光芒,起初只有拇指大小,却是迎风渐长,来到邹屹面前时已有三尺来长。

  修道者?又是上清宫?那个小子和小姑娘又是怎么回事?

  顾不得细想因为那道淡青色的剑气已经飞了过来。

  砰的一声不停飞舞的铁链把那道剑气扫成了清风一阵。

  诸人面色均是微白。

  邹屹却也是往后退了一步。

  他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因为迎面又飞来了两道剑气。

  砰砰。

  邹屹又退了两步。

  来不及惊怒因为迎面又飞来了四道剑气。

  砰砰砰砰。

  邹屹又退了四步,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而此刻并不宽敞的矿洞有了一丝山雨欲来的感觉。

  邹屹看着向自己飞来的八道剑气,忽然停下了手里的铁链,垂首,闭目。

  一副束手待毙的样子。

  然而随着下一刻他双眼的睁开,周身的空气仿佛燃烧起来一般,暴涨的惊天气势似有一只远古巨兽突然觉醒。只见他须发皆张,身上仿佛燃起了一层无形的火焰,连同手中的铁链都发出淡淡的乳白色光晕。

  如九天来的神将一般。

  邹屹慢慢抬起头来,双目不带一丝感情地,注视着向自己极速飞来的八道剑气,轰的一拳击出,那先前打的邹屹节节败退的剑气竟如纸糊的一般被砸了个稀烂。

  看着天将一般的邹屹慢慢走来,那边坐着的众人瞳孔都缩了缩。

  却没有慌乱,因为十六道剑气已然向邹屹冲了过去。

  依然化作阵阵清风。

  邹屹又向前走了一步。

  然后是三十二道剑气,邹屹只走了半步。

  六十四道,邹屹站在了原地。

  邹屹深吸口气,平复胸中翻腾的气血;而对面众人也已脸色苍白额头冷汗涔涔。

  ◇0酷匠《网(永'.久《R免费-看小#(说bc

  这样下去是个无穷无尽的,还是两伤的结果。

  两边都承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他们都需要解决战局。

  所以他们都开始蓄势。

  邹屹双腿微弯,把铁链缠上了右臂,左手扶着右手肩膀,白光在整条右臂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变强,变得耀眼;盘膝坐着的众人看着还是之前那般只是念叨着口诀,只是他们愈发苍白的脸色以及愈加繁复的口诀都表现出这一击的不凡。

  矿洞里不知何时多了一颗太阳,是邹屹的右手;风雷渐起于盘膝而坐的众人间,是一道尺余长的青紫交加的剑气。

  邹屹怒喝,奔出,右手携无匹气势轰然击出;剑气,只有一道,只有尺余长,裹风挟雷破空而来。

  一声暴喝一阵剑吟。

  一团白日一道风雷。

  白日惊雷。

  轰鸣中隐有掌声数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