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屹很愤怒。

  *自己很欣赏那两个小子,所以才开出了对于常人来说无疑极具诱惑力的条件。然而却没有想到这两个小子根本不感兴趣,而且还因为自己的惜才或者说是怜悯使得二人逃走了一个。

  *愤怒之后是一贯的冷静。

  *两人千方百计,甚至不惜牺牲一人来跑掉一个,这样有计划的行动绝不仅仅是抛弃同伙这么简单;加之对自己的条件丝毫不感兴趣,邹屹不由得怀疑二人的身份。

  *而在陈煌身上搜出的那块品质上佳镌刻着四个字的美玉,无疑证明了这二人,至少这个没有跑掉的小子绝不是邹屹之前推测的江洋大盗之类的人物——那般亡命之徒得到这样的美玉必定会变卖成银钱吃喝玩乐去,而不是留在身上等着被人查到。

  *所以跑掉的小子不但会将这里的事情泄露出去,还极有可能招来巨大的甚至致命的麻烦。

  *所以邹屹冷静下来的心里不由得又掺杂了一些恼怒,担忧,还有一丝对那个自己无比崇敬,如神明一般的人物的愧疚。

  *所以此刻陈煌面前的邹屹脸色阴晴不定。

  *陈煌坐起身来,揉了揉了肿着的半张脸,愁眉苦脸地说道:“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后悔,其实我也很是后悔——早知道你这么有‘爱心’我也不必费这么大的力气了。”

  *邹屹冷哼一声,说道:“不要跟我耍滑头,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你就不想听听我为什么后悔?”陈煌叹着气,一只手揉着脸,一只手拿起床头一本书借着微弱烛火翻了开来,“兵书?啧啧,看来真的想造反啊!”

  *邹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好吧好吧,我就实话实说吧。我想你也看出来我二人是故意被你逮起来的,但是放心我们不是官府的人,所以我不会把你们准备造反的事情说出去。”

  *“官府的人会有那么傻第一天晚上就被我抓走吗?”邹屹不屑地说。

  *陈煌颇有些不悦,只是他说的毕竟是事实,只得继续说道:“之所以混进来是因为我们师妹失踪了,搜遍全城都没有消息,所以我怀疑是你们这些绑走全城铁匠的人把我家师妹给绑走了。”见邹屹在听到师妹两个字之后面露疑色,陈煌又叹了口气说道:“没错我们是上清宫的。”

  *邹屹没想到竟然会和上清宫扯上关系,皱着眉头说道:“我没有抓你那什么师妹,这里也没有你什么师妹。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之前你不坦白,现在却说出来?”

  最v新章节c上◇酷匠eo网rF

  *陈煌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林殷殷果然不在这里。只是不在这里的话会在哪里?

  *难道是被卖到妓院了?

  *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答道:“现在告诉你是因为没想到你竟然对我们这么好,早知如此我就直接问了,也省了这么多的麻烦。”

  *“你的意思是你把那个小子单独留下是在赌我不会杀他?”

  *“很明显我赌赢了。”陈煌耸了耸肩。

  *“你比我想象得更加冷血。”

  *“但是就算知道你看重我们,计划还是要实施的,”他突然靠近邹屹耳边轻声说道,“因为他叫李景轩,因为他是当今寿亲王的儿子,他一定会去,报官的……”

  *邹屹顿时面色大变,也不顾陈煌在一边露出的阴险的笑容,立马起身,轰的一声踹开房门飞奔了出去。

  *不多久邹屹就沉着张脸回来了,什么话也没说就先给了他两拳,陈煌被打得靠在墙上吐出了血来。邹屹冷哼一声,给他套上脚铐手链,带他走了出去。

  *两人在一条昏暗的通道里走着,墙壁上的火盆噼里啪啦烧着,邹屹走在前边一言不发,抿着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陈煌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后边,一边思量着邹屹到底会如何处理自己,一边忧愁地想着李景轩带人来救自己出去之后还是找不到林殷殷该怎么办。

  *在通道了七拐八绕地走了约莫一刻钟的样子,邹屹把陈煌带到了一个矿洞。在昏暗的火光下数十个赤着上身,踩着渗着血的草鞋的精壮汉子卖力地推着装满石块的推车往另一个通道走去。

  *推车上装的自然都是铁矿石。

  *陈煌不知道邹屹把自己带到这里是什么个意思,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是让他手足无措。

  *邹屹让他做苦力。

  *做苦力。

  *虽不能说是瘦弱不堪,只是以陈煌那身板,最多推个两车他绝对要累趴。

  *而这似乎正是邹屹的目的所在。一方面用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怒气,另一方面让他累着也省的他想方设法逃走。

  *于是陈煌便开始了一段艰苦的岁月。

  *好在这段艰苦的岁月并没有持续多久。

  *五天后。

  *陈煌推了两车石头上去之后便躺在地上大口喘气再不动弹,即便是监工或是邹屹拿鞭子抽在他身上他也死活不肯起身;而一旁的邹屹似也知道陈煌的极限,到一定的程度便让他休息,不过休息的时间还是控制在让陈煌体力恢复一定范围内。

  *因而这几天陈煌看见邹屹就恨得牙痒痒,更令他愤怒的是邹屹每天还都捧着兵书一边看书一边看陈煌受折磨,这似乎成了他的乐趣所在;然而为什么他不急着去抓李景轩或者做些什么补救工作,却反而在这里优哉游哉?

  *陈煌躺在地上,心中幻想着李景轩带着上清宫的师叔师伯来把自己救走的场景,却不料往日里不绝于耳的打铁声竟然真的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嘈杂声。

  *陈煌顿时来了精神,原本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现在突然活了过来,两眼放光心里佩服着自己念想的灵验;邹屹自然早已听出不对,便要上去看个究竟,只是刚刚走了两步又回过身来把脸色转而无奈陈煌给扛在肩上,这才大步往通道走去。

  *然而还没走到通道便有一物从里边飞了出来,邹屹眼都不眨随手就把肩上的陈煌甩了出去。

  *砰。

  *“哎哟!”

  *“靠!”

  *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陈煌便感觉瞬间天旋地转了起来,然后自己似撞到了什么上面,却是软绵绵柔弱弱的感觉;随后又听到了两声惊叫,一声是自己的,另一声却是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落地之后抚着脑袋看去,顿时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愉悦和欣喜。

  *“小师妹!”陈煌眉开眼笑地说道,“好久不见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