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你我说过

  “其实有时候我在想,”邹屹的声音在离海边不远的树林里回荡,“是不是不做出一些尝试,人就不可能放弃。

  *“明明知道等待自己的结果只有失败,却还是要义无反顾地去尝试改变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不愿意接受我的要求——想来也不过是什么狗屁自由吧。只是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没有实力,自由只是两个字。

  *“在这般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就不能有一点自知之明吗?”

  *邹屹缓缓踱到一颗大树前,手指摩挲着树干轻声说道:“一定要我请你你才肯下来吗。”

  *依然没有动静。

  *“到这个时候还想心存侥幸吗?”叹了口气,邹屹突然一拳击到树上,那颗粗壮得要一人合抱的大树哗得一声倒了下来。

  *漫天灰尘里有一个狼狈之中还在试图躲藏的人影。

  *只是哪里躲得了?

  *邹屹冷哼一声,单脚在地上轻轻一跺,人就来到了几丈外的陈煌身前,一脚把他踩在了地上。

  *“要理性地分析问题,不要被情感或者欲望蒙住头脑。总是做这些无谓的挣扎有什么意义呢?”嘴里感叹着,邹屹弯腰把地上的陈煌提了起来。

  *“的确,人要相信自己理性的判断。”被邹屹提在手里的陈煌叹了口气说道:“只是世事无常,该做的努力总是得做的,而且有可能一点点的不同就会导致结果很大的差别,比如为了追上我你在路上摔死了在海里被淹死了或者干脆被雷劈死了呢?”

  *“而如果正是因为你的‘努力’导致本来应当摔死淹死或者被劈死的我反而活了下来呢?”邹屹一脸嘲弄地反问道。

  *“所以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做完该做的剩下便只有听天由命。况且所谓世事无常既然无常那何不按照自己的想法按照自己的喜好去选择?我选择试试看呢。”

  *邹屹沉默,无言以对。

  *就在此时一把砂土突然从陈煌手里撒了出来。

  *他还在做着无谓的挣扎。

  *然而这样的小把戏终究扭转不了局面。

  *一只拳头破风而来,直接击在了陈煌面颊上,把他打到数丈外的一棵树前,辗转了半晌硬是没能爬起来。

  *邹屹拍了拍落在衣服上的尘土,走到在地上扭动的陈煌面前,依然是弯腰把他拎起来:“伶牙俐齿的,却改变不了你终究还是落在我手上的事实。”

  *见陈煌摇晃着脑袋说不出话来,便扛起他一边走一边说道:“有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抛下那个小子独自逃跑?你们不是一伙的吗?你不怕我杀了他吗?”

  *陈煌吐了口带血的唾沫,断断续续地说道:“那又怎样,两个人当中……最多也只能有一个跑掉——除非你真的淹死了什么的,不是我……就是他。”突然沉默了一瞬,又继续说道:“至于杀了他,我并不认为……你会那样做。

  *“如你所言……要理性地看待……”

  *邹屹惊异地瞥了他一眼,心想这小子不仅把自己的所有应对措施都考虑清楚,还能算准自己的心思,兼之果断又无情,暗自惊叹之余更加坚定了收服他的心思。

  *陈煌却是在又吐了口带血的痰之后低下了头不再言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两人各自盘算着自己的心思,一会儿功夫就回到了邹屹锁住李景轩的地方。

  *或者说曾经锁着李景轩的地方。

  *之所以说曾经,自然是因为此刻那处已然人去锁空。

  *邹屹瞬时瞪大了双眼,猛地扔下了肩膀上的陈煌,连忙奔上前去,只见那粗大的精钢铁链,竟然有一截生生弯出了个豁口,也不知道手无寸铁的李景轩是如何将其掰弯的。又见到一串脚印径直延伸至海水里。

  *邹屹红着双眼,一边大吼着一边跑向海边,状若疯狂地沿着海岸跑了几个来回之后才沉着一张脸回到陈煌身前。

  *“我说过……我们两个……有一个能逃走……呵呵……

  *“你也说过……要理性地分析情况……不要被情感或欲望蒙蔽,左右……”

  *听到这句话,邹屹红着的双眼愈发得显得凶狠,突然伸手捏住陈煌的喉咙把他提了起来,“说,这是不是都是你们计划好的?是不是?!”

  *陈煌被掐住喉咙,脸色涨得紫红,然而脸上还是掩不住嘲弄之色。

  *邹屹见到陈煌不加掩饰的嘲讽,愈发变得暴怒,愈暴怒手上用的力就愈发得大。

  *陈煌渐渐失去了意识。

  *……

  *两天前陈煌和李景轩商量了这个计划。

  *只是二人并不知道当时邹屹外出去了,因而这个计划的重点全都落在了邹屹身上——想来也只能落在他身上,一来邹屹强大的实力是二人的最大阻力,二来也只有在他身上才有可乘之机。幸运或者不幸的是,计划开始实施的时候邹屹刚巧赶了回来。

  *计划便是一人假装逃走以引开邹屹,而另一人则是趁机设法逃走。

  *两人商量了半天,决定让李景轩逃走去通知官府,或者干脆告诉上清宫林殷殷失踪的消息;而陈煌则是留下来,一来是两人必须得留下一人,二来则是留下来看看能否寻到师妹的消息。

  *无疑留下来的那个会承受邹屹的怒火。

  *李景轩对于陈煌的舍己为人的举动颇有些感动,因而没有注意到这个计划的致命漏洞——邹屹会不会直接杀掉李景轩然后再去追陈煌。

  *而陈煌注意到了。

  *但他还是决定实施计划。

  *只是并非如自己所说猜透邹屹的心思,他只是在赌。

  *或者说是算计。

  *算计的结果是无论是否进行计划,无论计划成功与否,陈煌都是被困在这里。

  *至于李景轩,只能听天由命了。

  *然而当李景轩双眼略红着双眼拍着陈煌肩膀大叫好兄弟的时候,陈煌心里还是闪过了一丝愧疚。

  *“倘若以后还能相见,我必当你作真正的兄弟。”

  *接下来的事情就基本如二人计划那般,先激怒管事,虽然不知为何邹屹迟迟不来导致二人多吃了不少苦头;然后陈煌假装借拉肚子逃走;最后李景轩设法趁邹屹不在的时候逃走。

  《酷P匠网唯N*一正版,其r他?¤都q'是盗版

  *计划实施的还是完美的。

  *只是那般粗的铁链李景轩是怎样解决的?

  *这是陈煌昏迷前的最后一个疑问,也是他醒来的第一个想法。

  *又或者根本他昏迷时就在想这个问题。

  *随后注意到自己躺在一个有着昏暗烛火的房间的简单铺着茅草的石床上。

  *以及邹屹那张被烛火照的阴晴不定的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