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人眼里修道者是神秘而强大的。

  当然这里指的是道行精深的修道者,陈煌李景轩之流自然不值一提。

  *然而凡夫俗子也有自己的力量。

  *比如武道。

  *与修道者将天地元气化入自己体内成为内气不同,武道修炼在于挖掘自身潜力,身体自成一个周天循环,在自己的身体里练出真气,或者说内力。不同的地方还在于武道修炼没有严格的境界之分,或者说每个境界的修炼方式都一样,只有外在的精妙招式,以及是愈加浑厚的内力。

  *内力越浑厚招式越精妙,实力自然也就越强大。

  *比如邹屹。

  *邹屹前些日子接到一个任务:去请——说穿了就是绑架大量手艺纯熟铁匠过来,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些铁匠去了哪里。

  *邹屹武功高强,兼之心思缜密,便直接将目标放在了最近的衡阳城。

  *一个月的时间,邹屹便已经成功“送”了近百位铁匠出城让其他人接手。前几日正打算收拾收拾回去的,却注意到城南新开张的一家铁匠铺子。虽说这两个铁匠有些年轻,只是墙上挂着的兵器实属精品,所以就找了一辆牛车两个粪桶,把二人顺带拐了回来。

  *路上一个少年坚持不吃食物本来让他嗤之以鼻,然而接下来的对话却使得自己对二人生出极为浓厚的兴趣,又察觉到二人身体资质极好,渐渐竟然生出惜才之心。

  *把二人带回来之后当天邹屹又接了个任务。

  *两天之后任务完成,邹屹从阶梯上走下来的时候,却听见监工那破锣般的大骂声与皮鞭抽在肉上的声音,以及两个惨叫声。

  *听声音发出惨叫的正是那两个自己亲手绑来的少年。

  *只听得惨叫声越来越弱,等到自己走到地下室的时候惨叫声已经完全消失,只有那监工扯着嗓子叫他们不要装死的声音,想来必定是气极了。而那两个小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嘴里还吐着血块。

  *连忙拉住还在两人身上猛踹的管事,问这是怎么回事。

  *话说那管事,本来是极愤怒的;此刻被人一拉,更是怒不可揭。见到可以说是让自己愤怒的罪魁祸首,更是几乎红了眼,却在这九尺壮汉面前不敢表现出来,只咬着牙说道:“这两个小子不但根本不会干这档子事,还挑唆其他铁匠偷懒,甚至罢工。”说道这里,顿了顿,似是在平复自己的心情,又像是酝酿胆气,深吸了几口气之后,小声说道:“本来上头催得就紧,现在这两个小子更是火上浇油,也不知你为何带这两个祸害过来……”

  *听得这抱怨,邹屹并没有因为面前这个矮小汉子对自己的顶撞而恼怒,只是皱眉说道:“你这般打下去,出了人命怎么办?”

  *“反正早晚都要……”后面半句还没说出口,管事突然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冲头顶,抬头看见的是面前高自己一个头的九尺大汉泛着寒光的双目,惊吓之余有点从愤怒中清醒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多嘴了。

  *好在其他铁匠没有注意到自己说的话,他压低了声音继续说:“我也没有下什么重手,之前好像听两人说上次被您从入口直接扔进来摔出内伤……”看了眼脸色似有些阴晴不定的邹屹,管事继续说道,“现在这两个小子半死不活的,您看……”

  *邹屹皱眉想了会儿,把地上的两人扛在肩上往出口走去。

  *把他们扛到了海边扔在了沙滩上,邹屹突然笑出了声,“都别装了,起来。”

  *闻言其中一个少年突然睁眼起身,有些尴尬地哼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另一个似乎是知道装不下去了,骂骂咧咧得也站起了身。

  *二人自然便是李景轩和陈煌。李景轩比较老实,先起身的自然便是他。

  *“装就要装得像一点,叫都叫的中气十足,又突然哑了下去;被皮鞭抽两下就会吐血,你们当我是傻子啊?那晚抓你们的时候就知道你们身体相当不错还特地加大了迷药剂量,从上面滚到下面根本不会有事。”

  *二人相视一眼只有摇头苦笑。

  *“刚才的话你们也听到了,我们的目的大概你俩也猜得出来。里面的铁匠自是不会留活口的。至于你们俩……”邹屹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

  *平心而论,邹屹对这两个小子还是比较感兴趣的,就这么杀了颇有些可惜。只是如果就这么放二人离开,那么势必会泄露此间的机密,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所以邹屹起了收服二人的念头。

  *“不会打铁却挂得一屋好剑;毫无武功根基身体素质却是高出常人一截;还有就是那天你俩辩论的话……”邹屹却是没有想到上清宫方面去,因为上清宫即便与俗世有牵连,这十七八岁的却是怎么也没有理由搞个铁匠铺子。

  2看正Q版*章t1节d上酷匠网OZ

  *所以邹屹得出了二人大概是类似于江洋大盗的角色的结论,所以邹屹接着说道:“坦白说我很欣赏你们,如果你们愿意做我的随从的话我可以不追究你们的过往,并且更有似锦前程荣华富贵给你们。”

  *两人当然不会对邹屹说的这些感兴趣。陈煌皱着眉考虑着究竟师妹在不在他们手上,李景轩则是想办法如何将这里的事情早点通知官府。

  *而这一切落在邹屹的眼里成了二人正在犹疑不决,又说道:“就我而言我是想不到什么理由拒绝的。”

  *听了这话那二人眉头突然舒展,互相望了一眼之后齐声答应了。

  *邹屹淡淡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是有着一丝欣慰的。正准备叫二人跟他一起回去的时候,陈煌突然捂着肚子,面色涨红肚子发出阵阵噼啪声,支吾着说道:“我……我吃坏肚子了,要……要方便一下……”邹屹皱了皱眉,说道:“去,不要走远。”

  *陈煌倒也识趣,就蹲在不远处一块大石后面,留了衣服一角给邹屹看见。邹屹见他还算识趣也就没说什么。

  *只是等了好长时间见那边也没有动静,邹屹不由心头起疑,喊了两声。

  *当然没有人回答。

  *邹屹惊怒交加,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大石后面,却发现只有一件用几根树枝撑着的衣服,人自然是不见了。

  *想到自己竟然被这小子给耍了。邹屹只感觉怒火简直要将自己给烧着了。却还是没有丧失理智,先前之所以那般大意,是因为那日在车上看这二人感情极好,想必不可能抛下伙伴独自逃跑的,却没有想到竟然那小子竟然真的跑了。想到这邹屹不禁有些怀疑,追肯定要去追的,毕竟消息不能泄露;又怕中了二人的计到头来两人都丢了;倘若扛着这个小子去追大概是追不上的;而如果送到下面去的话只怕等到另一个早已逃之夭夭。

  *考虑了这么多其实只是一瞬间,而唯一的方法,同时也是最好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杀掉这一个然后去追另一个。

  *然而邹屹终究只是叹了口气,解下刚刚处理完任务还缠在腰间的粗大铁链,把面无表情的李景轩锁在一块连自己都挪不动的巨石上,丢下一句好自为之之后转身就沿着脚印追了出去。

  *“终究还是下不了手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