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此情景陈煌不由劝了劝李景轩,却没想到得到这样的一段话。

  “我不是跟自己过不去,也不是什么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当然更不是文人的什么狗屁风骨。我只是想要个自由。我想吃便吃,不想吃,即便他抓住了我,绑住了我,打我杀我,我说不吃,便可以不吃。

  “人活着不是为了争一口气。生命为什么珍贵为什么值得珍惜?在于他是自由的,也许身体被束缚了,然而思想却应该是自由的。

  “失去了自由的生命,只是活着的生命,与尸体又有什么区别?”

  陈煌没想到曾经的小胖子如今竟然答了这么一长串的话来,惊异之余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却没有看到什么神性的光辉与无边的意志,只是一张苍白的脸上面冒着些微的冷汗。

  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组织着语言,半晌才说道:“自由……自由是什么?的确你拥有选择吃与不吃的权利,你是自由的,你选择不吃以彰显你的思想还是自由的尽管你的身体受到了禁锢。诚如你所言自由在于你拥有选择的权利,在于你可以做出选择;然而你真的是自由的吗,你的灵魂确如你所说是自由的吗?那你为什么一定选择不吃而不是吃呢?因为你并不是自由的,你的灵魂也受到了禁锢,你的灵魂被你的自尊,情感,被你为了证明自己是自由的欲望所束缚。

  “自由是什么?在于你可以挣脱一切包括自尊,道德,情感,责任,欲望的束缚,听从你内心真正的意志,去做出自己真正的选择。

  “而当挣脱出一切枷锁之后,身上没有任何束缚,你将孑然一身。

  “所以真正的自由也必然伴随着孤独和寂寞。”

  闻言李景轩也像刚才陈煌看他的神情一般讶异,他也没有发现什么大智慧的光芒,看到的只是陈煌淡漠的眼神,淡漠到有些悲伤的眼神,这眼神竟似好久不见。

  酷7匠网正sm版,首dv发L

  李景轩吃掉了那块面饼。

  “倒是有趣。”从刚才开始那大汉就一直注意着后边,直到此时两人都说完才转过头来,笑道,“你们说的倒也有理。然而饿了就要吃,吃饱了才有力气不被人欺负,力气大了才能欺负人,才能有‘选择’的权利,然后才是考虑选什么怎么选,甚至要不要选。

  “你二人被我抓住,才有了要不要吃这块饼的选择;虽然你说你还是有选择的自由,然而还是必须得做出‘选择’,你们不能做出‘不选择’的‘选择’,那又谈何自由?

  “只有实力才是自由的保障;实力越强,你的自由度才越大。

  “没有实力,”大汉轻蔑一笑,“不如放屁!”

  三人各自说了一段话之后,李景轩把饼吃了也不再叫骂,陈煌依然低着头不说话,大汉也只顾赶车,气氛变得沉闷起来。

  衡阳城本就位于大唐的南边,距离海边业已不远。是以尽管牛车行进的有些缓慢,三人在野外露宿两夜之后,第三天午间到达了海风阵阵的曾经应该是一个渔村的地方。

  之所以说是曾经自然是因为如今这里显然已经废弃多年。

  期间陈煌试图从大汉嘴里套些情报出来,只是大汉丝毫不给他机会,甚至看都不看他一眼,因此在看到面前疑似目的地的那个废弃的渔村之时,陈煌脸上挂着的是无奈的苦笑。

  牛车渐行渐缓,终于停在了一栋破屋前。那大汉把两人从车上拎下来之后一脚把牛车踹成满地碎木,让那老牛自行离去。

  这一手自然骇的二人噤若寒蝉。*进了屋里,只见屋子里桌椅锅碗各种家具都破碎在地上,甚至连墙壁都有些歪斜仿佛随时都会倒塌一般。那大汉径自走到墙角处,伸手在角落里摸弄一番之后,只听得一阵噶啦的机括声,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通道。

  直接把二人扔进通道之后,大汉也不顾二人的喊叫,自顾自地到外边抹了把尘土撒在空中,自己也进去之后那暗门才关上,先前撒的尘土正好落了下来掩盖了所有的痕迹。

  黑暗中大汉熟门熟路地在右手边摸到了火折子和火把,点亮之后便大步走下台阶。

  此时通道里还回荡着先前被扔下去的二人的惨叫。

  通道走到尽头处是一处巨大的地下室。这地下室方圆一里多,高约十余丈。此刻这巨大的空间里弥散着叮叮当当的敲打声和红通通的火光。

  还有阵阵热浪与不知道是大吼还是叹息的中年汉子们发出的声音。

  大汉看着躺在自己身前,嘴角额头都磕破,鼻青脸肿,满脸是血的二人,不由得笑了笑。二人一直从上面滚下来,此刻连哀嚎的力气都没有,只恶狠狠地盯着大汉。

  解掉绑着二人手脚的绳子后,一个管事模样的男子走过来,面带疑色地看着大汉。大汉回了一句:“临走前拐的俩,手艺不错,带他们过去吧。”

  男子也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便领着刚刚站起身的两人往前走去。

  从台阶上滚了近一炷香,自然是极疼的,不过好在是修炼之人,并没有伤及性命。管事在前面走着,陈煌在后面打量着四周,叮叮当当的打铁的声音,阵阵大吼是前些日子失踪的足有近百位铁匠打铁时发出的声音。

  *不出自己所料这帮人抓铁匠是为了大规模打造兵器,只是瞒着官府的话……难不成是要造反?然而这不是陈煌关心的问题。

  铁匠找到了,目的也大概清楚了,可是师妹呢?不像是被这伙人抓住的,可是搜遍了全城都没有,大概也只有这帮人有能力抓住师妹而不被发现了,难道是因为偶然发现他们的秘密被抓了起来?

  还是干脆灭了口?

  不能把这个小丫头安然带回去的话,恐怕后果会很严重,尤其是她的失踪大概还要归咎于自己。

  *想到这陈煌不由得心中有些恐慌。

  *却说那管事男子把二人领到一座石台面前,指了指面前的锤子铁钳等工具,又从怀里掏出一张图纸扔给他们,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就在这铸造兵器,事情结束之后便会放你们回去。不要试图逃跑,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言罢便离去了,留的陈李二人在这边大眼瞪小眼。不过看到不远处几个精瘦汉子拿着皮鞭凶神恶煞的瞪着自己,两人只得装模作样的学着其他铁匠拿着锤子在铁块上敲敲打打。好在监工的大概也是外行,并没有瞧出二人只是在敷衍。

  *一边敲打,二人一边小声商量着。陈煌想到的问题李景轩也想到了,不过与陈煌担心师妹的安危或者说担心自己不同的是,李景轩还在考虑怎么把这些人试图造反的消息传出去。

  *不过无论是去找寻找营救师妹还是通知外面大概有人试图造反,被困在这边打铁总是做不到的。

  *二人虽说已经完成修道的第一阶段,但这只是为了后续的修行打基础而已,虽然基础很重要,然而就其效果而言仅仅是身体素质精神状态提高,以及粗浅地运行内气而已,对付常人自然是可以的,不过倘若对上习武之人胜负却说不准了。

  *当然像抓两人来的大汉这般气势外露,明显是武道高手的人,二人自然不是对手。

  *而到了炼气化神之后,便可以运转内气,凝练元神,修行施展各种诸如法术剑道的道家神通,这时候自然能够,嗯,用上清宫的说法叫“替天行道,践行正义”。

  *所以这个时候二人想要“杀出一条血路”自然是妄想。

  *唯有智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