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坐在桌边等着,都快睡着的时候李景轩才拎着个小布袋回来,一脸晦气的样子。包袋放到桌子上的时候发出噶的一声轻响,林殷殷好奇地掀开了小布袋,只见一包的全是碎银子。小姑娘吓了一跳,还以为这个冷面人真去抢劫了;陈煌眉头却皱了皱,用眼神询问了一下,李景轩这才叹了口气,解释道:“我忘了这里不是京城,所以没找到王府;找了半天才找到这儿的城守府,本打算让城守拿个千八百两银子来花花的,没想到的是那小老头儿哭着喊自己多么清廉,家里如何如何穷苦;最后还是逼着那些近卫军每个人都交点钱出来,回头再找我老爹报销,磨磨唧唧了半天才搞了这一百两不到的银子!”说着两条眉毛很是无奈地耸着。

  **“城守府多少卫兵?怎么就弄了这点银子回来?”

  **李景轩砸吧了着嘴说道:“人自然不只是几十个,不过把城守府从上到下都搜刮一遍,这不大好吧!不过话说回来,倒真没见到多少人……”

  **两人正自说着,一边的小姑娘却是忍不下去了,只见她嚯的站了起来,双手叉腰叫道:“停停停,你们两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你出去了一会儿就拿了这么多银子回来?还有什么城守府的,那是什么东西?你们两个能不能把话说清楚!”

  **陈煌打了个哈哈,忙说道:“这位可是当今寿亲王家的公子,刚刚出去就是讨钱去的。不过你怎么连城守都不知道?莫非你还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林殷殷脸红了红,声音却是听不出害羞的意味:“本姑娘只是没有下过山罢了!”见那两人面露疑色,林殷殷摊了摊手说道:“哎呀,好吧好吧,人家就是在山上出生的。我爹就是你们的守正师伯啦。”

  **陈煌和李景轩面色古怪地对视了一眼,心想那整天绷着脸的师伯竟然还讨了老婆生了孩子,真所谓人不可貌相。

  **正自惊叹之时,林殷殷突然呀的一声,把李景轩另外一只手手里提着的东西拽到了桌上,却是三把外形精美的宝剑。李景轩继续解释道:“我们下山就是为了寻剑,如此我在城守府顺便让城守给咱找个铁匠的,哪知道这老头儿好不知趣,愣是说最近城里铁匠都失了踪,怕是找不到;我哪里相信他的鬼话,一怒之下找到他专门收藏兵器的库房里——说起来这老王八嘴上哭自己穷,库房里的刀枪棍剑却都是颇为壮观,我便挑了三把称手的家伙走了。”

  **陈煌拿起了一把,只见那剑三尺有余,抽出来的瞬间寒光四射,赞道:“好剑!”

  **林殷殷却是叫嚷着下山来找的是要身具灵气的灵剑,不是这种凡尘俗铁云云;李景轩被她吵得耳根子发麻便拿起桌上的那柄女式短剑塞到她手里,说先拿在手上便是防身也好,等找到具有“灵气”的“灵剑”再换不迟;不想林殷殷却是瞪着手上的女式剑却是说起了李景轩一个大男人怎生如此婆妈。李景轩实在忍无可忍,大叫一声跑上二楼回房去了。

  **陈煌看够了笑话起身说道:“时候已经不早,师妹还请早些休息。”说罢便拿起桌上的两把剑准备回房去;而林殷殷却笑眯眯地说道:“师兄呀,听说这衡阳城晚上可是有夜市的,你可想去转转?”不等陈煌回答,自顾自地继续叹道,“小妹倒是想去逛逛呢,不过要是被什么人贩子抓走可就不好了,哎!”

  **“那有什么可怕的,师兄陪你去就是!”

  **林殷殷没想到这黄师兄如此好说话,愣了一愣便眉开眼笑地便准备出门去。只是刚刚转过身去就感到一个硬物敲到自己肩膀上,一阵生疼;回过头去却发现自家师兄正抬着手一脸尴尬地站在后边,顿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只感到一阵委屈从心底涌了上来,眼圈已然红了,眼眶里还噙着泪花,哽咽着说道:“师兄你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捂着脸跑出了门。

  **“师妹,师妹,有话好好说啊,别乱跑啊师妹!大晚上的外面很危险的!师妹!”陈煌一边叫着一边跟着跑了出去,却没有看见林殷殷的影子。叹了口气便转身回了客栈,心想怎么会这么倒霉,只是想把她打晕省的麻烦,却不想没有打准地方。郁闷之余却是想不通这小丫头反应竟然如此之大。

  **以陈煌的性子自然不会去自责个一夜睡不着觉然后出去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失散的师妹,只跟以往一样回房间了打坐了一会儿苦笑着睡了觉。

  ,H看◇正Z8版/章4C节Cn上酷匠&网.

  **第二天,陈煌刚到大堂的时候李景轩也下来了。两人一起吃着早饭,互相抱怨着这个烦人的小姑娘。吃完早饭等了一会儿功夫,却还是没看见林殷殷下来。

  **两人心下奇怪,便上楼来到林殷殷房门口,陈煌轻轻敲了两下,喊道:“师妹,师妹?”喊了几声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李景轩轻轻推了一下门,却是没锁。两人对视了一眼,一前一后地走了进去。

  **连个人影都没有。桌椅茶具也都没有动过的痕迹,只有随意扔在床上的行李包裹提醒着两人并没有找错房间。

  **离开陈李二人独自历练去是明显不可能的,因为行李包裹都还在这里,并且她身上并没有带多少银两;**已经起床出去解手或是玩耍也是不可能的,因为睡了一个晚上的房间床铺不会如此平整,并且行李也不可能扔在床上;**一切迹象都跟把行李放在房间里然后去吃晚饭的情况无异。

  **唯一的可能就是昨晚林殷殷吃过晚饭后一直没有回房。

  **而客栈里老板的话证明了这唯一的可能就是事实。

  *一定是出意外了。

  *这不是好的推断却最接近事实。**茫茫人海,两人只有去找官府帮忙。

  *去城守府的路上陈煌苦着脸简单地把昨晚李景轩回房后的情况讲了一下,李景轩苦笑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

  *到了城守府,守卫看见又是昨晚那个搜刮自己财产的天杀的混球,立马转头就走,却还是被李景轩拽住了后领,李景轩打断了那守卫不知是哭是笑的表情,让他直接带他们进去。

  *城守大人是个毛发稀疏看着有些猥琐的老头,此刻他正在厅堂里踱着。

  *然而那城守老头儿,一看见李景轩就像见到鬼一样,却碍于他的身份不能像守卫那样调头就走,无奈拱手说道:“世子殿下早安,不知又有何事?”

  *李景轩懒得跟他废话,直截了当地说道:“我师妹失踪了,你得帮我找出来!”怕这老头儿敷衍自己,又加上一句,“倘若我这师妹掉了一个头发,十个脑袋都不够你砍!”

  *听了这话城守吓得一身冷汗,心想莫非这是哪家公主郡主跟着出来游玩的?连忙应声答是。随后差人叫画师根据李景轩的描述画那身份尊贵的师妹的头像。

  *正当画师画着的时候,城守大人又接到一个报案的,说是城南又有一个铁匠失踪了。一旁的陈煌听到之后皱着眉说道:“又?这两件事情不会有什么联系吧?”

  *城守心想跟亲王世子走在一起的大概也不会是一般人,于是恭恭敬敬地答道:“公子言之有理。不瞒公子,近日城内铁匠频频失踪,下官已经派遣大量人手调查此事,是以府内才如此冷清。”

  *“那有没有查到什么线索?”**“根据下官猜测,铁匠极有可能是被人绑架而不是杀害!”城守信心满满地说道。

  *陈煌心想,这不是废话嘛,失踪者的共同点是铁匠,没有谁会跟每个铁匠都结仇,除非那是变态。而如果是变态的话那么在杀害铁匠之后没有必要隐藏尸体。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铁匠是被人绑去进行锻造器具——自然不可能去敲打一些锅碗瓢盆锄头铁犁的的,答案很明显。

  *“那可有查出是何人所为?”

  *“这……还没有。”

  *陈煌翻了翻白眼,附耳到城守耳边说了几句。

  *城守大人顿时双目放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