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正是下山时

  人就是这样,原本就没有希望时纵然浑浑噩噩,可就是受不了明明路就在眼前却发现这只是一场梦。

  **其实都只在原地,却没有人能看透。

  **陈煌也没有看透——也许他看透了,可是却还做不到洒然一笑。

  **陈煌在床上度过了三天。

  **三天里陈煌就那么呆滞地睁着双眼,因为生活失去了希望;不过当李景轩端来饭食时他还是吃了,因为他知道就算是绝食而亡之后这一切的悲苦也不会结束。

  **第三天陈煌考虑了今后的生活——其实也算不上考虑,只是简单地做了个决定。

  **他决定继续进行修炼。且不说老道士说的没有出现过自己这种情况表示也许还有转机,就算是为了找点事情做来打发时间陈煌也会继续修炼。

  **因此第四天陈煌恢复了常态,砍柴挑水上课冥想,吃饭睡觉。

  **百无聊赖的他注意到了李景轩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原本开朗外向的小胖子如今似乎变得越来越孤僻,沉默寡言,只有跟陈煌一起的时候才有时说笑几句;而他的修行进度却出乎意料的快,虽说比不上陈煌,不过也算上上之资了,而那令陈煌无比心伤的内气属性李景轩竟也是十分的出众。

  **贼老天似乎很偏爱这个家伙。

  **半年之后的筛选两人自然是通过的。千余名弟子能修行的也就一百多人而已,其余弟子只能作为记名弟子在上清学习研究文化知识以及一些特殊的技能或者只是单纯地想留在上清,比如陈煌刚刚上山便遇见的扫地老道。话说回来每次出门砍柴挑水都会遇到这老道,前几次老道都还吹胡子瞪眼地盯着陈煌,陈煌自然也不惧他,回瞪着他。这一来二去的两人倒成了忘年交似的,见面总得斗嘴几句的。

  **……

  **虽说已经决定还是继续修炼走一步算一步,然而却没有了那份急切地心情,因而陈煌平日里修炼并不如何勤恳,每天最多花三四个时辰来打坐。只不过饶是如此,在第四年的时候,他还是达到了炼精化气的顶峰。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卡在炼气化神的关口,陈煌按照总决上记载的方法调动内气去冲击那道关卡。只是无论如何努力甚至说是拼命,就像流水冲到石头上,虽不能说是纹丝不动,却也没有多大差别。

  酷%}匠网唯k@一正版a,其+/他都!是盗C,版

  **陈煌在迷茫愤怒忧郁无奈了半个月之后,开始继续冥想——他想不通自己的内气为何会更难突破,索性继续冥想,以期出现量变引起质变的奇迹。

  **奇迹发生在两年后。

  **……

  **这一日,正是盛夏时节,艳阳高照。

  **山上走下来三名少年,三人均是十七八岁的样子。中间是一名相貌清纯的女子,一双眼睛时常弯着,好似时刻都在欢笑一般;虽然身着道袍,却不减清越活泼之气。另一名身着道袍的是一个剑眉星目身材修长的英俊男子,只是眉头略微锁着,让人无由来便生出一股疏远之意。至于另一名男子,长相也是清俊,却是一身布衣,不过掩盖不了一身潇洒气就是了。

  **一身布衣的自然便是陈煌了。

  **说起来在瓶颈盘桓了两年之后那道关卡终于被他硬生生用大量的内气给轰了开来。然而兴奋的情绪只存在了一会儿功夫,紧接着他却发现这接下来的炼气化神更是需要极端的属性,所以毫无进展四个字可以概括陈煌在第二境的修为。

  **上清宫的规矩是每个刚刚达到炼气化神的弟子都得下山去历练一番,去寻一把剑,修炼剑道——剑道便是炼气化神阶段的主要修炼项目。而陈煌正自苦恼,在山上也没个解决办法,便收拾了行李准备下山去,一来散散心,二来也是存了个能不能有什么启发、奇遇的念头。

  **巧的是李景轩和另一个小姑娘也在近日破了境,于是便有了山路上的三人。

  **自然那名身材修长的年轻道士就是李景轩了。

  **说起来这些年里李景轩愈发得沉默寡言,性子愈发得孤僻,倒是像极了小时候的陈煌;而陈煌虽说修行困难,然而日子久了他反而不急了,平日里除了修行便是四处晃荡,竟是有了一身潇洒气。

  **而这两个自小相识性格迥异的少年自是成了一对好友,也只有陈煌知道导致李景轩发生这么大变化的居然就是那次他和同室的几个小毛孩子闹的不愉快——世间的事有时就是这么滑稽,改变一个人的,有时也许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陈煌那次夜里两人偷偷喝酒时听说此事之后便很没有风度地扯着李景轩回去打了一架,二个打三个自然占不到什么便宜而且还遭了罚,只是两人内心的畅快却是说不出的。

  **至于中间那个名叫林殷殷的可爱姑娘却是令陈煌头疼不已。起先自己换得一身布衣便是担心下山后太招摇;而这个不知道哪边冒出来的小姑娘却是死活不肯换,嫌那些布衣丑并且穿着又不如道袍舒服而气派,连带着同行的李景轩也没有换。不仅如此,这小丫头还特别缠人,李景轩一副生人莫近的样子小姑娘自不会去烦他;而陈煌虽说是淡淡然的,不过耷拉着的眼皮让他显得,嗯,有趣,所以小姑娘路上闲的无聊就来逗弄他,而陈煌又是个没有火气的人,也就忍着了。

  **衡阳城是最接近上清宫的城市,而由于上清宫在大唐的特殊地位,这衡阳城倒是发展的仅次于京城。

  **黄昏时分三人终于到了衡阳城——倒不是说这衡阳城有多远,只是带着个好像从来没有下过山连路边的马车都十分好奇地小丫头,三人速度实在快不起来。入了城之后三人便找到了一间客栈安顿了下来。

  **晚间吃饭李景轩硬是把店里好酒好菜都点了一遍,等到菜上齐了便两眼放光开始吃喝了起来;陈煌则是面色有些凝重,心想这次出门身上又没有带多少银钱,吃饭住宿自然足够过个半年,只是照李景轩的做法只怕没几天三人就得乞讨街头了。不过既然菜已经点了,那边林殷殷这个天真的小丫头也没心没肺毫无风度地大口吃喝着,自己若继续纠结下去只怕更是食财两空,于是也提筷大块朵叽起来。

  **好半天之后,陈煌打了个饱嗝,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李景轩则满足地叹了口气,好像这几年在山上缺的油水今天一天都补了回来。至于林殷殷,小姑娘原本就弯着的眉眼此刻显得愈发的欢愉。

  **然而经济问题还是得解决的。***“胖子,咱们出来可没带多少银两,照你这个吃法基本上两天之后我们就可以着手准备回山了。”陈煌叼着根牙签,斜眼看着李景轩说道。

  **“这话说的,你们吃得难道比我少了?”嘴上这么说着,眉头却是皱了起来,似是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低头想了会儿,突然抬头说道:“你们在这等着,我去去就回!”

  **陈煌大概猜到了他要做什么,点了点头。而林殷殷却是一头雾水,难道他能凭空变出钱来或者干脆去抢劫了?陈煌笑了笑,也没有解释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