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着练着陈煌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可以感受到总决上说的天地元气流向自己体内,只是不同于总决上说的元气一丝丝流入自己体内,在他看来这元气简直就跟大河一样往自己体内在灌。

  **难道是他妈的走火入魔了?

  **陈煌慌了,刚刚开始修炼就走火入魔,这不是见鬼吗?这他妈难道不比那素未谋面的大师兄还要逆天?

  **定了定神之后陈煌停止了冥想,仔细翻了翻总决,自己的修炼步骤没有任何一处与上面不符,而且身体除了因为元气流速太快而经脉略有些胀感之外并没有其他不适。

  **难道是因为这书描写的太夸张?还是说老子是他妈的天才?

  **仔细回想了一切细节,再发现实在没有任何漏洞之后,陈煌决定继续修炼。只要是通过理智的分析做出的判断,就没有理由再去犹豫什么。

  **闭上眼睛继续冥想,浑然没有注意到李景轩进门之后爆的一句粗口,以及接下来周围发生的所有事情。

  **两个时辰之后,陈煌睁开了双眼,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没有传说中的神目如电或者霸气四射,却在跳下床时险些一个趔趄——盘腿坐了两个时辰,双腿早已麻得没有知觉,对此陈煌除了苦笑也只有腹诽那些个老道士为什么要用蒲团了。

  **不过修炼的进展陈煌还是十分满意的,想到自己有可能是传说中的天才他就忍不住想笑。

  **却感觉到卧房里气氛有些不对。***原本其他四个小鬼,其实说起来陈煌年龄反而是最小的,本应打的火热的他们,此刻却是那边三人聚在一堆,李景轩独自一人坐在床边,衣服上有些灰尘。想来是小屁孩之间的小纠纷,只是想不通那几个孩子怎么会去欺负堂堂亲王世子。

  *s看正。版章6K节上B酷9'匠&网\

  **不过对此陈煌当然不会多管闲事,自己简单洗漱便上床睡了觉。整晚冥想的念头他不是没动过,只是这冥想某种程度上讲还是个体力活,而身体毕竟还是得休息的,再者说自己大概还是个天才,何必如此拼命。

  **所以陈煌很光棍地倒头就睡。

  **……

  **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

  **路已经在脚下,如此不出意外的话,自己可以不用再死去活来。

  **这种事情自然是极大的喜事。

  **所以第二天起床陈煌便是神清气爽。砍柴挑水做早课都是一反常态的精神饱满,并且还时不时地傻笑一番。

  **而李景轩今日却是出奇地沉默。昨日虽说由于懒惰被罚蹲了个马步,又是着凉犯困什么的,只是毕竟还是一个开朗的小胖子。只是今天不说病恹恹,却是一直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

  **“今天开始你们每人呢,都开始照着昨日抄录的口诀修行吧,”正是秋风萧瑟的下午,随意梳的道髻在风中摇晃着,道袍也在秋风中飘舞,吕清风在讲堂里漫不经心地踱着,“噫,这个半年后可是要测试的,不过关的只能作为咱上清的记名弟子,道法神通可是一样都学不到的哦……”

  **抬眼看了下有些骚乱的这些娃娃们,吕清风却是一副颇为有趣的表情,继续说道:“这个嘛,今天回去就开始冥想吧,有什么疑惑的地方可以来问我。”

  **不同于其他人的轻微惶恐,陈煌一副风雨不动的表情;旁边李景轩则是依然紧锁眉头看不出在想什么。

  **等到吕清风终于碎碎叨叨说完了废话宣布下课,讲堂里的少年们都三三两两走出门去,陈煌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问一下自己的情况,于是快步追上刚刚出门的吕清风,简单地说明之后就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的师傅。

  **吕清风满眼惊讶地上下打量着陈煌,看得陈煌心里毛毛的才扣上陈煌的经脉细细探查起来。一会儿功夫就大笑一声,说陈煌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完全不用担心,放心练就是。然而陈煌见他如此笃定,想到他的惫懒性子,反而将信将疑起来,生怕师傅信口开河,极力要求禀报师祖,让师祖来查探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吕清风倒也潇洒,浑然没有因为弟子瞧不起自己而恼怒,很干脆地带着他去参见师祖。

  **在偌大的上清宫里七拐八绕之后,两人来到了一座偏殿门前。吕清风整了整衣冠,轻敲了两下门之后说道:“师傅在上,弟子吕清风有要事求见。”

  **“有屁进来放,哪那么多废话!”里面的声音一如一月前火爆。

  **吕清风道了声是就领着陈煌进了门去。

  **上清宫这种地方自然不会招什么婢女,所有内务都是弟子自己打理,而眼前乱糟糟的情景倒也颇为符合那位脾气火爆的师祖的形象。

  **至阳真人坐在蒲团上,眼睛未曾睁开就问道:“又有什么屁事儿来烦我?”

  **吕清风早已习惯了自家恩师的粗暴语气,行了一礼之后说道:“回禀师尊,弟子的弟子昨日冥想,觉得似乎进展过快,怀疑自己走火入魔。弟子鲁钝,没有看出哪里有不对劲的地方,是以前来请教师尊……”

  **“什么弟子的弟子狗屁不通的,不就是我徒孙嘛。小子过来让我看看。”至阳真人终于睁开了眼睛,对着陈煌招了招手让他过去。陈煌依言走过去,至阳真人扣住他的经脉半晌,眉头却是渐渐皱了起来,看的陈煌心里颤颤的。

  **半晌老道说道:“这不是什么走火入魔,修行快是因为你的天资很好,只不过……”顿了顿又皱着眉考虑了会儿,才继续说道,“只是你这内气有些古怪,清风,你去叫你至玄师伯过来看看。”

  **闻言吕清风就出去了。

  **陈煌在一边听得那是胆战心惊,生怕听到什么“体质过于特殊,不适宜修炼”的话来。

  **好在至玄真人来得挺快,虽然对于师弟的无礼有些无奈,不过在路上吕清风讲的情况让这老头儿产生了一丝兴趣。当下也拿起陈煌的胳膊闭眼细细探查起来。皱着眉头啧了半天嘴,惋惜地摇了摇头之后对陈煌说道:“冥想效率是极高的,只是在修行一途上不一定能走远,你可知为何?”

  **“弟子不知。”废话当然不知道了。

  **“这得要从天地元气说起了。散布于天地间的元气其实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种不同的属性,而每个人因为体质不同,在冥想的过程中纳入体内的天地元气比重会各不相同,比如你至阳师祖,就是火属性元气偏多。你冥想时吸纳元气速度很快,这是好事,只是吸纳的天地元气属性却是极为均匀,这在平日里自然是没什么要紧;只是当从炼精化气突破至炼气化神的瓶颈时对内气属性比例就有一定的要求了。以你的修炼速度炼精化气这一阶段很快就会结束,只是想要突破至炼气化神,就需要内气属性极端,越极端突破就越容易,你这种五相平衡的情况极为少见,我也不敢断言,按常理推断……很难。”说到这里至玄真人也是甚感惋惜。

  **听到这里陈煌的脸色是彻底阴了下来,只感觉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前一刻还认为自己在修行方面天资甚好,现在却发现自己在修行之路上并不能走远;愤怒与失望盘踞在他的心间,以至于后来如何告别两位师祖如何回到卧房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一个人一旦发觉自己所追求的变成了虚幻之后会有什么感觉?

  **愤怒悲伤失望绝望之后是心死。

  **哀莫大于心死。

  **此刻倘若下场大雨让陈煌在雨里浑身湿透地吼骂贼老天该是多么应景。

  **可惜天空万里无云。

  **然而陈煌还是很应景地昏倒在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