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了夜,陈煌苦恼着怎样才能不让李景轩把消息外泄,走进住处却发现那个天杀的小胖子竟然就杵在屋子里。陈煌发愣之余却是心下一喜,也没注意房间里有没有其他人就直接把他拖了出去。

  **“不要告诉别人我在这。”

  **“为什么呢?”

  **“叫你别说就别说!”

  **“哦……可是为什么你叫我不说我就不说呢?你叫我不说我就不说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陈煌万万没有想到看上去有些木讷的小家伙竟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诧异之余盯着他好一会儿,换上一副笑脸说道:“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啊!”

  **“好!好朋友,我答应你了!”小胖子拍了下自己的胸脯,一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样子。

  **“……还有就是在外人面前叫我黄城。”陈煌没有想到他这么好打发,一时间不知道是该无奈还是庆幸。

  **……

  **两人勾肩搭背地走进了屋子里,之前匆忙,陈煌没有注意到房间里的其他几名少年。此时细细打量着面前的三个陌生少年。这三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都各自站在自己床前,耷拉着脑袋,垂着眼皮,大概是对这个陌生的环境有着一丝畏惧。

  **以陈煌的冷漠性子自然不可能去跟这些毛都没长齐的少年闲聊套近乎什么的,径自走到自己床边坐了下来,拿起枕头边的道书看了起来;李景轩倒是显得很热心的样子,上前去和三个少年闲谈了起来。四人一会儿就熟络了起来,嘻嘻哈哈地谈了起来。

  **陈煌拿着道书,苦思冥想也找不出修炼的途径,看着看着竟然倒头睡了过去。

  **……

  **第二天早上,陈煌培养了一个月的生物钟让他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醒了过来;而在房间的其余四人还睡着没有一点反应。陈煌也不管他们,径自传好了衣服鞋袜便要出门准备砍柴挑水去。走到门口,瞥见李景轩睡得跟死猪一般,不禁觉得好笑,于是一脚把他踹下了床。谁知这胖子还是没有醒过来,继续打着呼噜。陈煌无奈,也不理他,出门去了。

  **出了门才发现起床的并不是他一人,院子里三三两两的少年们拎着水桶正在往外走着,陈煌叹了口气,提着自己桶晃晃悠悠地朝山下走去。

  **等到打完水砍完柴时,天已大亮。回到上清宫却瞧见有数百名少年正在大殿门口扎着马步。陈煌刚开始还以为自己昨天错过了什么不知道规矩,只是周围与自己一同去打水砍柴的却没有一个人在扎马步;打听了一番之后才知道这些扎马步的少年是因为今早没有起床去挑水砍柴才受处罚的。“这帮牛鼻子们,真黑心啊!”陈煌打量着,突然瞥见人群中耷拉着脑袋似还没睡醒,时不时吸下鼻子的小胖子,顿时就乐了,敢情自己把他踹到地上还害得他着凉了?

  **整个早课时间,李景轩那帮人就一边听着大殿里朗诵道书的声音一边扎着马步。好不容易等到早课结束,众人才抖着双腿往讲堂走去——早饭自然是作为处罚一并省了去。

  **陈煌虽说来这里已经一月余,然而来这讲堂还是第一次。一间讲堂只有二三十个座位,而整个上清宫足足有近百间讲堂,因而才有招收千名弟子的魄力。此刻陈煌坐在一间讲堂里,看着旁边李景轩唉声叹气愁眉苦脸的样子,觉得甚是有趣。而那小胖子则是一脸愁苦地埋怨着陈煌早间怎么不叫他起床;而在得知自己着凉还得算在面前这个似笑非笑的十岁小娃娃头上时,李景轩全身更是透出一股幽怨的气息。

  **两人说话的功夫,一个中年道士走了进来。只见那道士头戴冲虚道冠,身着淡青道袍,手拿一卷道书,眉宇间有股凛冽的气势。那道士大步流星地走进讲堂,二十余名少年登时正襟危坐,不再闲谈。

  **关系到自身的修行大事,陈煌自然是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学习;只是听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发现这个面色冷厉的守正师伯,今天不过是第一次授课,根本不知道讲什么,只是带众人朗诵道经,美其名曰“修心养性”。然而却也不是一无所获,陈煌对于道书精义的理解略深了一些,以及其他某些字没有认全的孩子多认识了几个字。

  **一旁的李景轩自然已经口水流了一桌。陈煌心下也不奇怪,想来这个背景深厚的家伙来上清不过是镀层金的意思,教习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好不容易挨到午间,陈煌不理会身边李景轩对于饭堂粗茶淡饭的唉声叹气,自顾自地埋头扒饭。快吃完的时候才想起来问他三皇子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那是三皇子的?”李景轩本以为掩饰得很到位,在陈煌直接问出了三皇子三个字之后一张脸煞白煞白的。

  **陈煌瞥了他一眼说道:“我见过。”这倒不算哄他,因为那日为陈武送别的时候三皇子也在,虽然陈煌只是蹲在角落里并没有多看什么,不过正好省的这家伙多问。

  最新t章节上-酷|b匠R网

  **李景轩松了一口气——毕竟这事不是他泄露出去的。之后他给出了一个“上来修道”的答案,陈煌翻了翻白眼也就没再说什么。

  **吃过午饭之后,简单地午休之后两人便又来了讲堂。

  **到了讲堂之后陈煌一改以往懒怏怏的样子,端坐在自己座位上,等着自己盼得望眼欲穿的修行课程。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陈煌的师傅吕清风。话说回来陈煌还是三代弟子的二弟子——之所以说是二弟子那是因为几年前这上清宫还收了一个少年,这个前些日子出门去历练的才是上清宫三代弟子的大师兄。而这大师兄倒也是个传奇人物,在修行悟道上的天赋在百年内都无人出其右,他在授业师傅的简单指导下,仅仅用了五年不到的时间就完成了普通弟子十数年才能修习完整的第一部分修行,然后便下山历练去,到如今已然快一年。

  **扯开题外话,吕清风开始了修行的第一课。

  **过滤掉自己惫懒师傅絮絮叨叨的废话,陈煌大致了解了这个修行是个怎么回事。这修道目前分了三个阶段,炼精化气,练气化神,炼神返虚。

  **修炼方法就是所谓冥想和悟道。

  **这几乎就是整个下午吕清风所教授的内容,对于这惫懒师傅的效率陈煌是无可奈何了。不过好在得了本修道书籍——这本名为《上清修道总决》的书还得学生在课上自己抄录。里头记载了冥想的具体方法,回头细细参悟便是。

  **至于旁边的李景轩自然如早间一般口水流了满桌。

  **入了夜,陈煌坐在床边,拿出白天抄录的几页纸,就着油灯细细地研读起来。

  **炼精化气,便是采天地精气化入经脉,修炼内气,通过冥想把天地精气收入自己体内,把这炼精化气修习完整一般得要十年以上,这里又不得不提那个吕清风下午一直挂在嘴边的大师兄了,仅仅花了五年实属罕见;**第二段炼气化神则是更为精进,开始凝练道家元神,使用诸多道法神通。这一阶段的修行不再只是冥想,还要悟道,是以十分艰难,如今上清二代弟子,甚至多数一代弟子都停留在这一阶段;**至于炼神返虚更是神妙莫测,如今上清只有以李道寒为首的包括千年来所有道行深厚没有死去的道士以及几名现今的一代弟子达到了这个境界,总数不过十数人而已。而李道寒自然道行最为深厚,传言随时可以白日飞升。

  **陈煌看完这段介绍,暗自咋舌之余便照着后面的口诀练了起来。虽然这一个月来看的那些道书道经完全不知所云,不过拿着的这几张说明书性质的修行总决没有给他造成一丝困惑。

  **盘膝坐在床上,闭上眼睛心中默念口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