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清风,幼年时父母被山贼所杀,自己则是被外出游历的至阳真人所救,自此拜入至阳门下。而他在修道上倒也颇有天赋,只是性格甚是惫懒,因而其修为在二代弟子中并不出众,是以初为人师很是不习惯。

  **甚至一度对陈煌礼让有加。

  **然而在看到自己的师兄师弟们使唤这个师侄去挑水砍柴之后,便放开了心,在教授徒弟学问道术之余,让他做些斟茶倒水的杂活。

  **“这群老杂毛,说得好听,帮老子修身养性?他妈的。”

  **自那日陈煌拜入上清已一月余。

  **现在正值深秋,陈煌穿着厚厚的道袍坐在一个比上清宫所在高一些的一个山头上,脚边是一捆柴火。上清宫这么大的家业,平时烧火做饭自然不可能靠陈煌一个十岁的小子来负担,而是雇了一些专门的伙夫。不过也不知道是用心良苦还是纯粹只是想省一些开销,规定最低辈分的弟子必须要每日早起砍柴挑水,作为早课的一个部分。这原本是二代弟子的工作,如今陈煌来了,吕清风直接把担子扔了给自己这个徒弟,自己享乐去了。

  **陈煌此刻正是上山砍完柴,坐在一个山头上休息。

  **而今日却是个特别的日子。

  **那天代掌教至玄真人吩咐众人招收三代弟子的事已经在世间传了开来,今日就有大批少年从各处而来想要加入上清宫。

  **“没想到千年前的清净地到了李道寒手上竟然和世俗如此贴近,连朝廷都与这有些关系,也难怪声势弄的这么浩大。”陈煌坐在山头上看着自山脚到上清宫的九千九百九十九层阶梯被密密麻麻的人群覆盖,再看看上清宫里边二代弟子忙的焦头烂额,心情顿时舒畅无比。

  **二代弟子们忙着收徒,至玄那一辈的也理不到陈煌这个小娃娃,所以陈煌便在山丘上悠闲地打着瞌睡——毕竟这一个月相对于自小在将军府养尊处优的生活实在算得上是水深火热。每天天没亮透就得起床,下山去挑水,上山去砍柴,有时候陈煌也会抱怨这该死的上清宫建在这不上不下的地方。挑水砍柴之后便是去大殿朗诵道书作早课——起初吕清风以为这孩子不识字,所以得每天还多抽出两个时辰来教他识字;早课完了之后竟是去服侍师尊打坐修道——这就又不得不说吕清风的惫懒性子了,他估摸着这十岁大的娃娃,教他什么他也不懂,不如等到正式招收三代弟子之后再一齐教学,不过该砍的柴和该挑的水还是一样都不能少的……

  **是以回想起这一个月的生活,陈煌是左叹一口气,右抹一把泪,心酸之极。

  **陈煌也曾私下拿道书研习过,他虽然记性不大好,然而理解能力还是极强的,饶是如此他也只是大致理解道书讲的什么,至于修炼什么,跟道书上扯的那些玄乎的完全套不上关系,对此陈煌只得无奈又无奈。

  **“难怪这么长时间能够窥得大道的寥寥无几,甚至除了上清祖师千年前都没有听说过有谁得道飞升,这修道长生之路果然不好走啊。只是就算如此,就此放弃于我而言还是不大可能。”

  **“上山之路都是艰难的,”陈煌看着下面密集的人群,“然而这从来都不是放弃的理由;路上的坎坷只是在说,山就在那里;而我,正在上山的路上。”

  **……

  酷匠网^唯y一正版,其A。他都是盗版%

  **在山丘上悠闲了半天休息够了之后,陈煌起身拍拍衣服,挑起砍好的柴,晃晃悠悠地回去了。

  **等到了上清宫,已经日上三竿。

  **回到自己住处却发现房间里原来空余的床铺上已经有了铺盖,陈煌只有无奈地耸耸肩。左右无事,陈煌于是走到大殿附近玩耍,顺便看看来报名的师弟师妹们都长啥样。到了那处,才后悔自己的决定——只见大殿门口人挤得水泄不通,自己的师叔师伯倒有半数在维持秩序了。其实二代弟子并不少,光是在上清宫的就有近一千,只是前来报名的几岁有之,十来岁有之,二十出头的也不少;那些年岁小的有自己爹娘带着,或者仆人服侍着,年岁稍长的更是离谱,甚至还带着自己的伴侣前来。

  **“大概是上清宫已经数十年没有如此大规模地收徒了,因而世人都忘了规矩——大概那些个老家伙也不记得什么规矩,所以说是没有规矩也不算错,所以这个局面只能怪那些个牛鼻子自作自受,哈!”所谓老家伙牛鼻子自然是他的师父师祖辈了。

  **正自幸灾乐祸着的陈煌突然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登时吓得转过身去,然而……

  **“阿阿阿,你不是陈煌嘛?你怎么在这阿?你不是失踪了嘛?”

  **正是宰相府遇到的亲王世子,小胖子李景轩。

  **这才是陈煌后悔的原因。

  **陈煌暗道不妙,准备撒腿就跑的,却不想被小家伙抓住了不放。小家伙虽然力气不大,然而陈煌也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主儿,谁也拽不动谁,陈煌只得暗骂一声死胖子,满脸无奈地转过头来。思量着这胖子看着不傻,而且只是个小孩子,所以就实话实说假装惊喜地说道:“哎呀真巧啊,我是来学法术的哦!”

  **“阿阿,你真是陈煌啊,我还以为你只是长的像他呢!”

  **“……高估他了,妈的。”陈煌翻着白眼,嘴里咕哝着。

  **“你说啥阿?哦对了,你不是失踪了吗?怎么会来学法术呢?”

  **“你觉得呢?我失踪不就是为了来学法术吗?”陈煌实在无语,连白眼都懒得翻了。

  **正在一人无奈一人欢喜之时,一名衣着华贵的青年公子走了上来。那年轻公子二十岁出头,深秋之时却拿把纸扇在手上轻轻摇着,虽是个英俊风流的样子,却难免有脑残之嫌。

  **此刻陈煌看着这名脑残走来,只见他抚摸着李景轩的头轻声说起了话。

  **陈煌心里咯噔一下,暗叫糟糕。果然那李景轩毫无顾忌地说道:“这是陈武神的儿子,陈煌,就是京城里传的那个少年天才,他前些日子失踪了,没想到来了这里学法术了!”

  **那公子上下打量着陈煌,面上流露出一股果然是他的神色,而狭长的双眼中透着股说不出的意味。陈煌被盯的混身不舒服,就问李景轩这是谁,而小家伙脱口而出的“三”在突然想到什么之后硬生生改成了“三表哥”。

  **人精毕竟是人精,陈煌稍加思索便知道了这年轻公子的身份。

  **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个公子。

  **陈煌正思量着如何不让更多的人尤其是自己父母知道自己在这,却有个道士一路小跑过来恭恭敬敬地把李家兄弟请了进去,顺带朝一旁的陈煌吼了句“臭小子快去帮忙”。

  **陈煌这个千年老油条自然不会因为自己一个无良师伯的一句话就去做苦力,只是换个地方闲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