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座山。*山上有棵树。

  树下有个老道士。

  道士枯坐数年,一日悟得大道,遂于山上造一草庐,作上清居,自号上清道士。

  时隔数千年,传说上清道士早已羽化成仙。

  而那上清居,便成了上清宫。

  ……

  这日天还没有亮透的辰光,那山的山脚下,来了一个衣衫褴褛,狼狈不堪的少年。

  正是陈煌。

  却说陈煌那日离家之时,从账房里偷拿了数百近千两银子。照说这几百两银子虽说不多,不过从京城到上清宫却是绰绰有余,简直就是能够大摇大摆大吃大喝地到这边。只是花钱大方,却又是年纪尚轻,即便经验老道,却还是被人盯上,堵在一个巷子里把他抢了个干净,好在贼人倒是没有发现陈煌贴身佩戴的玉佩。而后陈煌郁闷之余就在纠结要不要把父亲所赠的玉卖了当盘缠。想来想去,还是没有,一来这财不露白的亏自己已经吃了一次,二来却是真的不想卖出去。之后这十岁的小娃就对着之前市集上买来的地图,专挑深山野林僻静小道走。好在毕竟是活了好几辈子的人,生活经验那是一点不缺。倒是因为翻山越岭反而少绕了不少路,饶是如此还是费了大半年的功夫才到了上清。

  掠过这段悲惨经历,陈煌到了山脚下还是心情激荡的。

  略收拾一下心情,陈煌踏上了那传说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层的“通天之路”。据传这阶梯是数百年前一名道士一边修葺一边悟道,终其一生才修建完毕的。而那道士修完了阶梯也就不知所踪,不知是死了还是得证大道白日飞升了。

  “想当年来的时候还只是简单的山路,没想到后辈里竟是有这等惊才绝艳的人物,真个长江后浪推前浪,哎。”陈煌一边揉着自己发酸的双腿一边感叹着后生可畏,却还是忍不住牢骚这该死的山怎生如此之高……

  两个时辰之后,陈煌喘着气,双手撑着不停颤抖的双腿,心想终于他妈的到头了,抬头看着面前一方青石,上书上清二字。再抬眼一看,却还有数十层台阶才到上清宫的大门,陈煌不禁翻了翻白眼,心里把前世的冤家如今的上清掌教骂了个几百遍。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

  原本在默默扫着大门口的一名老道士发现突然上来了个小乞丐,愣了在那。那老道士身着青黑色道袍,倒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只是看着面前这个脏兮兮的小乞丐,心下大为讶异,因为这上清宫虽不说如何神秘,然而毕竟处在这数里高的山腰之上;山脚虽不是荒无人烟,也不过只是个小村庄,即便这小娃娃是山脚村里的孩子,可也不会花半日时光爬到如此高的山腰上来。心里思索着,面上却是有种痴相显露出来。

  B最J.新章A节上酷{r匠…网;N

  而刚刚爬上来的陈煌,虽说千年之前就来过所以知道等着自己的不可能是丰神如玉的仙人,抑或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却也没想到是个手持扫把的糟老头儿——其实是个老头儿也不奇怪,因为但凡此等出世之地的扫地道士之类的人物一般都是极为强大的,只是这老头穿的不算邋遢,却是瞪着自己发傻——那一身傻气倒是很强大哈。陈煌甚至抬头看了看门匾是不是来错了地方,发现并没有之后又继续盯着那扫地老道。

  如此两人大眼瞪小眼,大傻看小傻。

  秋风落叶。

  傻气四溢。

  值得纪念的陈煌进入上清的第一幕却是定格在了这个如此滑稽的时刻。

  然而两人毕竟都不是真的傻子。老道反应过来之后双眼一瞪,吹胡子就问道:“兀那小贼,姓甚名谁?自何处来?往何处去?”

  刚反应过来的陈煌顿时又傻眼了,谁想到这扫地老道上来就问如此深奥的哲学问题,难道是面试?略思索一番便答道:“我是我,亦非我;自来处来,往去处去。”

  哪想那老道倏地一跳,把手里的扫把往地上一掷,双手叉腰瞪眼喝道:“小贼乱放狗屁,来我上清究竟意欲何为?要想活命速速给道爷从实招来!”

  陈煌这次是真的无奈了,心想这上清宫过了一千年就算没有发展壮大却也不至于沦落到弄这么个二愣子老头儿看门,而自己还把他提出的保安问题煞有其事地抽象了一番。思及此,学着老道的样子喝道:“兀那老道,小爷自山下而来,去往上清学长生之道。你这老道,无故挡我却是何居心?!”

  老道登时双眉一竖,“好个不知礼的小贼,上清岂是你想进便有得进的?长生又岂是你想学便学得到学得会的?”

  ……

  **两人直互骂了一炷香功夫,才有几个闻声而来的道士从道院里出来。问清楚了缘由一个面容慵懒中年道士把陈煌领了进去,老道士却在一旁跳脚大骂这娃娃不知礼,收他作甚,见到陈煌回头对他做的鬼脸之后更是气的吹胡子瞪眼。其他几个道士却也不以为意,似对这个扫地老道早已见怪不怪,各自散了去。老道无可奈何,只得嘀嘀咕咕继续扫地去。

  **被中年道士带进去的陈煌,跟在道士后面缓缓走着,一路上倒是没见到多少人。陈煌两眼则是打量着四周,花草湖石,亭台楼阁,却是说不出这番景象较之千年前到底有多大变化。“物是人非是悲伤的,物非人亦非是更悲哀的,至于如今甚至说不出究竟是不是物是人非,大抵更是极大的悲苦了吧。”

  **这边陈煌感叹着,那边中年道士却是跟自己聊了起来。而关于自己的身世陈煌编了一个自幼家破人亡自己孤身一人流浪世间然后偶闻上清有宫遂慕道而来的故事——毕竟如果陈武神知道这件事只怕自己不但学道不成,还要被强行带回家严厉地教训一番。

  **道士听得陈煌身世如此悲苦,自也不甚唏嘘。

  **说这话的功夫,两人已经到了上清宫的正殿门前。话说这正殿,高近十丈,宽近百丈,占地极广,却是不知这半山腰上是如何有这么一块地方的。而此刻正值清晨,大殿里面传来阵阵诵读声,“这是早课,上清弟子每日都要随师长齐聚正殿诵读参悟道经,而今日是我轮值,因而不用修早课。”

  **两人在一边又等了几刻,才有人陆陆续续地从殿里走了出来。初时不如何,后来人渐多了起来,下至二三十岁,上至五六十岁,身着道袍手执道书,足有千余人从大殿里走了出来。陈煌二人在一旁竟等了一炷香人才全数散尽。

  **最后走出来的是十余位身着玄青道袍、已至耄耋却仍然精神矍铄的老道士。

  **这时中年道士才领着陈煌走了上去,恭恭敬敬地行礼之后说道:“师傅,诸位师伯师叔,今早弟子巡山之时,在山门处见到这个想进入上清学习道法的孩子。弟子不知如何处置,故来询问,还请师叔师伯定夺。”

  **“你这小子,好生愚钝。这等小事怎也来问?就让你做这小娃娃的师傅罢!”说话的是一名身材高大,此刻叉着腰、吹胡子瞪眼的老道。

  **“师傅,弟子才疏学浅,道行低微,怎可为人师……”

  **这时另一名神色安详,却是隐隐有股威严气势的老道士开口说道:“清风你就不必推辞了,这些年你的修为进境师伯都看在眼里,甚是满意……至阳你也不要怪罪清风,毕竟招收门人虽不说是大事,却也不是芝麻小事。”顿了顿,转身向四周的诸道士说道,“这件事倒也提醒了我,是时候正式招收三代弟子的时候了。如果诸位师弟师妹没有意见的话那就吩咐各自弟子去办吧。”

  **“谨遵代掌教法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