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星河走到结界外围。他调动了丹田的所有力量,把他们凝聚在了右手,因为宿星河想要一击成功,不过他可没有想过后果的严重性。

  }7最新%章|$节z:上L酷匠J)网

  “轰轰”两声巨响,宿星河已经用尽了全力,还是没能打破这个结界。忽然,从结界里冒出了一股强横的力量以非常快的速度向宿星河袭来,宿星河感觉这股力量异常熟悉,“这.....这是我刚才打出去的力量!”没错,结界把宿星河的力量扩大了十倍反弹了回来,一个眨眼的时间,他被轰出了百米之外。顿时,他的五脏六腑收到了剧烈的冲击,但是力量的余力还是在打击他的体内,宿星河终于是坚持不住,从嘴里不断地喷出鲜红的血液。过了一会儿,宿星河便是昏了过去。

  这一昏,就是三天。当宿星河醒过来的时候,他感觉眼前还是有点迷糊。随意抹了下嘴角的血,拖着沉重的脑袋艰难地站了起来。经过三天前的那次反弹自己攻击的攻击,宿星河越来越坚信结界里有宝物,可自己现在的实力太弱太弱,又有什么办法呢?“唉—”宿星河长叹一口气,心中不禁升起一丝落寞,宝物是拿不出来了,还是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吧!这就是宿星河内心的想法。正当他再次起身准备寻找出口时,他怔住了,因为他想起了哥哥总对他说,云天宗以前遇到结界,都会找到结界的薄弱之处,用足够的力量击破这薄弱之处。想到这儿,宿星河又兴奋起来,只要找到那地方,进行攻击就有可能进结界去。宿星河拍了一下大腿,决定再试试,看看究竟能不能进去。

  宿星河哈哈一笑,盘腿坐在地上,运用丹田中的力量包裹全身,吸收着周围浑厚的灵气。很快,宿星河便恢复了巅峰状态,并且治愈好了身上的伤。宿星河长舒一口气,走到结界旁细细地感受着薄弱之处在哪里。宿星河寻找了三天三夜,可他却丝毫不累,他觉得如果里面有宝物就是大赚,如果没有,那就是天安排的吧!果不其然,宿星河感受到结界一个很小的地方的力量非常薄弱,只能容纳一个人,但是这对宿星河来说已经足够了。见识过结界的厉害,宿星河格外小心,每打一拳就跑开很远。渐渐的,他发现一个问题,那地方没有丝毫的要破碎的意思。宿星河只好试试连续攻击,但是为了宝物,这又算得了什么呢?他再次调动所有力量,不断向结界发动猛攻,只见那薄弱之处一点点破碎,同时,宿星河力量打出去的同时,一股无形的力量再次形成,宿星河显然感觉到了,但他没有逃避,反而把攻击越发越大,“轰轰轰轰轰”在宿星河强力的攻击下,那薄弱之处终于是支持不住,猛地破碎。但那股力量也马上来到了宿星河眼前,宿星河见状连忙钻进去翻了个滚,那股力量从那个破碎的地方飞了出去,在离结界几百米外的地方爆炸开来。宿星河看见那股力量伤不到自己之后,兴奋地手舞足蹈。可下一秒,他就疑惑了起来。因为,这结界里——有太阳,有山河,还有花草树木。简直是一片世外桃源。而且这里灵气意外的比结界外都要浓郁千倍,甚至万倍。

  宿星河再次盘坐在地上吸收灵气,不吸白不吸。他感觉自己凝力境的阶段又提升了一点,不过每个境界分的阶段到底是哪几个?这点如果不问他哥哥宿星云,恐怕永远不会知道。宿星河思索了一会儿,晃着头往前面走去,忽然,在他正前方出现几间房屋。“什么?难道这里有人住?”宿星河震惊了。按常理说,有房子就有可能有人居住,不过说不定是哪个上古门派留下来的屋子。宿星河那颗悬着的心放下了,引着他走向那几间屋子。不过他还是不敢大意,因为有可能是前者。

  宿星河观察了一下,一共三间房屋,没人居住。但是房屋的所在地用线连起来正好是一个三角形,而这三角形意味着什么呢?宿星河又愣住了,他的脑海如同一本书一样翻着。他正想着,一道金光直刺进他的脑袋,他的脑海里闪过一幅图,那图似乎是一个阵法,从图上看,图上阵法也是个三角形,三个角的地方也有三座屋子,而且长得和宿星河现在眼前的屋子一模一样。

  宿星河觉得十分奇怪,为什么这里会有一个阵法,还有,这三座房屋是从何而来呢?宿星河只能按照脑海里的图,把三座屋子连接起来,中间的阵法,也按照上面在地上画出来了。可令人意外的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这个问题令宿星河百思不得其解。他琢磨了两三个时辰,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阵心似乎缺少点什么东西。宿星河走到阵心,想研究研究,也就是这样,改变了他的一生。

  阵法忽然开始发光,古怪的是,明明是一个阵法,发出的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光芒。一半是黑色,一半是白色。就好比,一半邪恶,一半正义似的。“轰—轰—轰”阵法发出的轰鸣声时不时地响一下。宿星河脑子还是一片空白,但是这几下轰鸣声,把他彻底惊醒。“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宿星河惊恐的大叫着,但是,在黑白两边的地面突然裂开了两个圆形的洞,从两边的洞里钻出了两个光团,一个光团黑,一个光团白。两个光团都被散发着金色光芒的枷锁困住了。

  那黑色的光团就像找到猎物一般,一直想飞向宿星河,可那枷锁就是不让他过去。黑色光团静止了一会儿,‘咣’,黑色光团居然震碎了枷锁,箭一般地向宿星河涌过去。“不....不要过来!!”宿星河大吼,这两股力量,深不可测,。当黑光团要到宿星河身边的时候,白色阵法那边的白色光团似乎也耐不住性子,轰然震碎枷锁,也是向宿星河涌过来。宿星河突然心中咯噔一下,想:完了,这回真要死了。他闭上了眼睛,恨自己为什么那么贪心,为什么不早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留下了悔恨的眼泪。令他没想到的是,那两个光团直接冲进了他的身体,他感到万分剧痛,在地上打起滚来。过了一段时间,他感觉已经不疼了。他还在惊愕自己没死,脚下的阵法又震动起来,他身后突然出现一间玉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浴血剑魂说:

  还是那句话,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