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道这里,方丈的脸也苦了起来:“不是我不想给啊,第一代的方丈到此就把那部功法藏在我们历练的深处。”

  “而且,自从第一代起,历练的宝地就已经在大战中转移了,而且我们还遗失了,除非机缘巧合,不然要找到很难啊!”方丈无奈的说道。

  “遗失了,但是总有线索的,我想你们这么多代了怕也是快要找到了,再说现在你侄子要了,你总要加把劲吧!”方吴说道。

  终于又熬过了一个时辰。

  此时方宇已经满身都是汗水了,小脸都红嘟嘟的,像个小苹果,两条小腿在不停的颤抖着。

  此时他心里想着,父亲这么久没来,我还是坐下来休息一下算了。

  院内。

  “就这么决定了,哈哈。”里面传来了方吴的得意的笑声。

  而方丈确实一脸郁闷,像是抢了老婆一样。

  就在他刚刚准备偷偷休息的时候。

  “咳咳!”方吴咳嗽的声音传了过来。

  方宇不得不继续扎下去。

  “恩,今天就到这里吧!”方吴说道。

  听到这句话,方宇像是解脱了般,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累死小爷我了!”方宇抱怨一声,顺便擦了擦身上的汗水。

  “嘭!”方吴给了方宇一个爆粒。

  “你是小爷,那我呢?”方吴问道。

  “你!你是大爷!”方宇无奈的说道。

  “哈哈哈。”方吴再次得意的笑了。

  “疼不疼?”方吴摸了摸方宇刚刚被敲的头顶。

  “恩!”方宇应了一声。

  “知道为什么敲你的头吗?”方吴问道。

  方宇的眼睛转了转:“我说错话了。”方宇虽然不怎么全懂,但是他知道大概,就这么说了。

  “恩。”方吴摸了摸他的头:“孩子的很聪明,但是记得要尊重长辈,在长辈亲人面前要有礼貌。”方吴拍了拍他肩膀。

  “恩。”方宇乖巧的应了声。

  s看,正《!版章:节上eJ酷匠P)网

  时间飞逝,转眼方宇十岁了。那娃娃般的小胖脸已然变长了很多,个子也长高了,由于父亲长期对他锻炼的原因,身体不是很薄弱,反而有种很强壮的感觉。

  正所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对武者来说是最好的诠释。

  从方宇三岁开始,方吴就开始对方宇进行各方面的锻炼,而且还用各种好的药物洗髓方宇的身体。

  而方宇也很听话,父亲叫他做什么就做什么,所以对于药物方面吸收也很到位,所以体质也越来越好,对以后的修行很有好处。

  就像建房子一样,只有基层建好了才能建更高,而武者也一样,体质好了,潜能就越大,在武道这一途才会走得更远。

  此刻,方宇正坐在一个药池里面,这个药池里面金灿灿的,四周漫着迷人的香味。

  这是方吴根据自己所懂以及禅院的淬体知识,通过十年的搜集各种好的天材地宝,全部用来这一次淬炼。

  因为今天是方宇的生日,也就是意味着他已进十岁了,就连方丈开始见到这一小小的药池也惊讶了好一阵子。

  “通过这十年我对他的各种锻炼以及药草的服用,我想他这次可以承受住药性,全部吸收,使身体真正的达到圆满,最大程度的到达纯净。”方吴和方丈一边为方宇护法一边谈论。

  而坐在药池中的方宇,正在一脸享受。

  正如他们所说的,方宇现在可以承受住药性,甚至很舒服,感觉全身从里到外都经过一次大清洗一样,很是干净。

  而且围绕在身旁的药水,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粘稠,相反的比在水中泡着还舒服。

  随着时间推移,一脸享受的方宇也开始变脸色了,因为随着药物性质的增多,对身体的清洗的程度也加深。

  骨头上面都感觉像是蚂蚁在嘶咬,很痒也伴随着疼,甚至到最后方宇全身颤抖着熬过去的,不过终究还是熬过来了。

  此时方宇身下的药池已经空了,身上一层厚厚的黑色的从毛孔中排除来的废弃物。

  “去河边洗洗吧。”方吴建议。

  方宇也有此意,此时迫不及待得跑去河边洗澡去了,因为身上的东西实在是连自己都感觉恶心,虽然是自己身上的。

  因为小时候方吴带着方宇进行各种基础的锻炼,那么游泳肯定也是一环,而且都很熟练的。

  “扑通!”方宇看见了小河一个猛扎就跳了进去。河面上很快漂着方宇身上的黑色渣渣,漂了下去。

  下游不远处。

  一个跟方宇差不多大的男孩子,也在和方宇做同样的事情,也在洗满身的污垢,貌似也做了和方宇同样的事情。

  “嗯?”这个男孩子刚刚洗完身上,就发现上游飘过来一片污垢,他穿好衣服顺着上游走了过去。

  而此刻方宇正在潜水捉鱼,“哗啦啦”的一声水响声,方宇从水中冒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条大大的鲤鱼,还在使劲的甩着尾巴,强烈的挣扎着。

  “嘿嘿!今天有鱼吃了,想想寺院里面的菜,都快淡出鸟来了。”不是和尚真好,这是方宇的心声。

  过了一会儿,方宇已经上岸都架火烤鱼了,还传出去一阵阵的肉香味。

  而那个男孩子已经走了过来:“刚刚下水的是你在洗澡?”男孩子走过来就问道。

  “恩恩,是我啊!就是不知道哪个倒霉会在我后面洗澡。”方宇一边烤着鱼一边嘻嘻的笑着。

  那男孩子皱了皱眉头,没有说什么。

  “来来来,刚刚好少一个人陪我吃鱼,你就来陪我吧。”方宇热情的没边,况且在附近方宇很少碰到有同龄的孩子,那就更加热情了。

  而那个男孩也没太见外,两个人很快就熟了,男孩的名字叫武潇,还有另一个身份,他也是魔教教主的儿子。

  而方宇也告诉了伍霄自己住的地方和自己的名字。

  “来吃鱼!”方宇热亲的喊伍霄。

  他们并没有因为身份而有所隔阂,方宇把烤的黑乎乎的鱼从烤架上拿下来,还附带着焦味。

  不过他并不在乎,把鱼鳞片剥开,甩了甩手:“有点黏”又舔了舔手指头“有点焦”方宇吐了吐舌头。

  “你确定,这能够吃。”武潇满头黑线的看着方宇。

  “还不奈,来!你试试?”方宇说道。

  武潇听了也上去吃了一点。

  不久鱼吃完了,不过貌似是方宇一个人吃完的。

  而武潇此刻还在小河边上漱口,看样子吐得不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