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片深山密林中,坐落着禅院。禅院不是很大,也不是很奢华,但是很显然的有着很久远的气息。这里与这片深山密林的安静截然相反,这里人来人往,很是热闹。显然这些人都是来上香敬佛的。

  这天,来了一个新的客人。这个客人与其他人不同,身上有一种出尘的气质,背上背着一把断剑,用一块烂布随意包裹起来,只剩一只手的他还抱着一个孩子。

  孩子睡得很安详,脸上胖嘟嘟的,水嫩嫩的,嘴里还在吧唧吧唧的响着,喉咙还一鼓一鼓的,怕是还在做梦吃奶吧。

  他看着这个孩子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笑容,很安详也很开心,眼神中还流露出少许的不舍。

  “施主,请问您来此地有什么贵干?”有一个穿灰色衣服的小和尚走了过来,小和尚右手立掌胸前问道。

  “麻烦你把方丈请过来一下。”与此同时他把背上的断剑拿给那个小和尚。

  小和尚拿着断剑离去,禀告了方丈。

  方丈并不是很老,确切的说还是处于壮年,他身上穿着红色镶着金边的袈裟,耳垂很大,头顶很光亮,刀削般的脸,盘坐在一个蒲团上,仿佛一座山,恒然不动。

  但是当方丈看到这把断剑的时候,身体也不由得颤抖了起来,眼神中带着惊讶以及无法掩盖的惊喜。

  “快!带我去见他。”方丈激动的站了起来。

  小和尚很惊讶,因为从来没有见过方丈如此的惊讶过,但是他没有多问,对着方丈行了一礼便带着方丈走到了男子那里。

  来到男子那里之后方丈便让那小和尚退走了。

  出奇的,两人见面没有方丈见到断剑的激动,反而很安静。

  沉寂只是短暂的,那个男子还是微笑的别过了头来,男子剑眉星目,仔细一看,与方丈相貌很相似,不过男子很年轻,身上散发出自信与一种天下唯我独尊的霸气更加增添他的魅力。

  “三弟你的手?”原来那男子是方丈的三弟。

  “无碍,以我的境界想要长出来轻而易举。只是有些事情没有做到,我不愿意使它长出来,我要以此铭记于心。”说完他放出自己的气息,顿时这片天地都有一种压抑的感觉。

  方丈的双眼露出了精光,但是他也没有被他的三弟气势所影响,不过也不像开始那么淡然了,他身子一震抵挡住了这个气息。

  男子的气息控制得非常好,只在于他和方丈的的范围内,而他怀中的孩子,依然是睡得那么的香甜,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男子收起了身上的气势,低下头看着他那怀中的孩子,笑了笑,他刮了刮孩子的鼻子,孩子似乎是感觉痒痒的,缩了缩鼻子,胖嘟嘟的小手往自己的鼻子上摸了摸,但是男子的手早已经收回,孩子没有摸到什么,然后手又放了下来继续睡了。

  “他是?”这次方丈忍不住问了起来,因为他觉得这孩子太可爱了,而且还有一种相同血脉的气息。

  “你的亲侄子,要不要抱抱?”说到这里男子笑着看着方丈。

  方丈的双手因为高兴的颤抖了起来,深呼吸了一下,调整自己的心情,把孩子接到了手中。

  接下来男子和方丈谈了些近些年来的经过,两人都深深的感叹时间流逝得真快。

  “三弟,当年我还以为你,也和大哥一样。”说到这里方丈的话停了下来,眼珠还是红的,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面对亲人还是忍不住。

  “我这不是没事吗?你看我这还是好好的,不过当年的是没完,毕竟欠我们的还是要还的,要知道大哥他曾近被他们杀死了!”男子愤怒的说道。

  “果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以三弟如今的修为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只是红尘滚滚,往事已成空,恕二哥我不能助你一臂之力。”方丈原来是这男子的二哥,不过他已经看破红尘,貌似不愿意再次参与进去。

  “这次我来找你不是叫帮我的,只是想要你帮我照顾他,对付他们我一个人就行。”说完男子很温柔的摸了摸孩子的脸,然后再次递给了方丈。

  方丈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孩子接到了手中。

  男子看了孩子一眼,转身离去。

  三年后。

  曾经被那个单手抱起的小孩子,现在也在活蹦乱跳了,孩子名字叫方宇,而孩子的父亲则叫方吴,而方丈不讲究以前的名号,现在法号为悟尘。

  现在在寺庙的院外一个瓷娃娃般的孩子正在满脸通红的扎马步还挥拳呢!而寻常人家的孩子怕是还在玩游戏,或者爸妈抱在怀里吧。当然这与爸妈的教育也有关系。

  “宇儿,老爸去上一趟厕所,等下就来,你就可以休息了!”方吴说道。

  “哦!”方宇乖巧的回应了一声。

  一刻钟过后,方宇已经满头大汗了,不过他心里想着父亲应该很快就要来了。

  而此刻,方吴正在和方丈两个人在院内喝着茶聊天。

  方丈:“三弟你准备教宇儿什么样的心法?”。

  “《界》”方吴只吐了一个字“三弟,你可想好了,众人所知,这可是残绝,虽然说这本心法世间少有比肩。”方丈也有点犹豫不决了。

  两刻钟过后,方宇的脚已进开始发抖了,扎马步在开始是很疼的,然后会发抖,不过扎久一点就不会疼了,而第二次发抖是代表着没有气力了,不过方宇还是咬牙坚持着。

  “我已经有了线索,我想这和你们禅院的一部玄功有关联。”方吴说道。

  “什么玄功?”方丈问道。

  “《皇极禅》”方吴说道。

  “这?”说道这里方丈面露难色了。

  “嘿嘿,怎么,他可是你的侄子,你是方丈,难道这都不肯啊,那我就只好唆使他不叫你伯伯了。”方吴一脸阴谋得逞的笑着。

  c酷m“匠网永久免w费看@小说

  这三年来,方丈可是把这个唯一的亲侄子当成儿子来看待,而且也只有他这一个单传,虽然出家,但是谁能够真正坐到什么都忘,都不管,相信佛祖都不会,就算佛祖真正做到了,我也不会坐到。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