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我做了什么?”姬铭不停地扭动着身体,然于事无补。

飘过来的郝殄甄微眯着眼睛,笑嘻嘻地道:“此为困阵,小子知道什么样的修炼者能随手成阵吗?”

“我管你什么样的修炼者,赶紧放了我!”姬铭越挣扎越用力,浑身上下气息荡漾,刺激地困阵亦是跟着光芒闪烁。

“我要是你就说两句软的来听听。”郝殄甄背着手在姬铭的身边飘来飘去,好不自在。

“好男儿岂能向你这样的奸邪之徒屈服,劝你赶快杀了我,否则我要你好看!”姬铭身上气势澎湃,卷起热浪滚滚。

“好小子!倒是挺有骨气的。”看着姬铭坚定的目光,郝殄甄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然也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便宜了这小子,正当他思索该怎么样让姬铭就范的时候。

困阵陡然间发出刺眼的光芒,姬铭不知何时积蓄出一股磅礴的气力,脚下猛然踏地,双臂若举鼎之状。

“咔嚓”

这是困阵破碎的声音。郝殄甄闻声忙收起思绪,出面阻止道:“好了,小子,快停下,难道你想引的旁人进来嘛,算我怕了你。”说话间见他手一挥,困阵顿时消散,姬铭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郝殄甄倒三角地眼眸微眯,心中已然掀起了惊涛骇浪:连修炼入门都不算的小子,居然能够靠着一股蛮力让他布置的困阵出现裂痕,这足以说明此子天赋不俗,基础更是锤炼得夯实无比,若是再有点气运,日后成为一方强者不在话下。

“嘭!嘭!”

“喂!小子你干什么!别用脚踩!”见姬铭正大力地踩踏着扳指,郝殄甄满脸惊恐。倒不是怕姬铭踩碎了,只不过好歹也是他栖身之物,感觉就像在踩他一样。

“你就是个骗子!”姬铭踢了一脚扳指,转身朝外面走去。

见姬铭要走,郝殄甄怎么会放过等待了这么久的契机,忙跟了上去,阻止道:“小……小英雄,且留步,我跟你做个交易如何?”

“交易?”姬铭回过身,看了眼一脸媚笑郝殄甄,“你就是个骗子,我信你个鬼!”作势又要离开。

“我授你灵识修炼之法如何?”郝殄甄微眯的眼中闪过自信的光芒,心道:谅你还能够不动心!

“当真?你真有灵识修炼之法?”姬铭听到郝殄甄的话亦是虎躯一震,他对灵识修炼的渴求,如旱苗盼春雨,若是能够让灵识强大,等于是让自身的灵魂强大,对修炼者而言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那是自然,这世上还没有本大爷拿不出来的东西!”郝殄甄见姬铭上钩了,大摇大摆地来到了他的面前,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那你需要我干什么?”姬铭试探着询问道。

“这个嘛……就是需要点你身上的东西,放心不会很多,有点就够。”郝殄甄的小眼睛转了转,似有所指地说道。

“身上的东西?”姬铭看着面前一脸邪气的家伙,怎么看怎么像个骗子,肯定不是啥好人。

“嗯……就是吧,我这不是因为一些事情才变成现在这样嘛,为了恢复过来,需要你的真气和……”

“你是说真气?”姬铭像是求证一样,目光看向郝殄甄,眼中隐隐闪过一丝精彩且复杂的光芒。

“对,除了真气还有……”

“呼——嘭!”

没等郝殄甄说完,姬铭挥手砸出,拳头直接砸在了郝殄甄飘忽的身形上,令后者的身形瞬间消散破碎。

“傻小子,你干什么呢!”破碎的虚影竟化作一缕烟缩进了扳指里,声音不断传出,“你竟然敢对我出手!”

“说你是骗子,一点都没冤枉你,竟敢明目张胆地忽悠我!”姬铭一把抓起扳指,用力地握在手中,猛地朝地上一砸,同时抬腿就是一脚,“还想贪图本小爷炼之不易的真气,小爷我能够大难不死,修出如今这般的真气也是你这骗子能够妄想的!”

这一身修为和真气,姬铭可是两世为人才获得的,来之而不易的程度可想而知,要他的真气等同于要他的命一样,郝殄甄出言竟要染指他的真气,无异于当着老虎的面拍老虎的屁股,找死!

“嘭!”

“铛啷啷!”

姬铭使尽浑身解数,不停地对着扳指轰炸,但见扳指被轰打得上下翻飞,然周围的书架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就连书架上摆放的秘籍都未曾翻动一页。全神贯注在扳指上的姬铭自是没有发觉,若是发现定然会惊讶不已。

“傻小子,差不多就行啦,你还真打算把外头那个老家伙引进来不成!”郝殄甄的声音从扳指里幽幽地传出。

“呼——”

姬铭大口喘着气,目光跟随者扳指从空中落到地面,紧咬着牙道:“还说是什么前辈高人,原来不过是只躲在龟壳里的老乌龟罢了!”

“小子,放肆!”郝殄甄闻言断喝道,“本大爷就算落到此等地步又如何!”说着,那道灵魂的虚影再次浮现。

郝殄甄倒三角的眼睛微眯着,白皙的脸庞挂着一抹邪邪的笑容,仿若俯瞰天地苍生的无上存在。

一股冰冷的寒意让姬铭打了一个激灵,看向郝殄甄的眼神也跟着凝重了起来,张了张口道:“你……当真……”

“前辈,小子之前多有得罪,还请莫怪。”姬铭这一次抱拳躬身道。

“哈哈,好说,好说。”听到姬铭服软了,郝殄甄立马又变回了刚才的奸滑模样,“还不是太笨,孺子可教也。”

“小子你大可放心,我并非大奸大恶之人,若是真对你图谋不轨,你早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郝殄甄继续说道。

姬铭点点头,表示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