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李斌,李笑天摆手道:“快滚吧。”

一听李笑天肯放过自己,李斌哪里还敢继续留在这里,连滚带爬逃离练武场,连家比都不观看。

也对,他哪有脸继续留在这里。

李笑天一脸淡漠的走下擂台。

他的这场比试赢的有些莫名其妙,众人心下纷纷猜测。

莫非是李笑天使用某些手段不成?

场下,李文姝连忙跑到李笑天的身旁,开口追问。

“笑天,刚才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是不知道,李刚那老家伙气的都吐血了!”

“是吗?”

李笑天冷笑一声,这不就是他要的效果么。

李文姝赶忙问道:“快说说你怎么做到的?”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我身上的霸王气势吓到他了吧。”

李笑天胡编乱造。

“不说就不说呗,还乱编什么霸王气势!”

李文姝娇喝一声。

要说在场谁能够理解李斌方才那丢人现眼的行为,莫过于是李成。

李斌被李笑天打的心里留下阴影,李成是知道的。

李斌生来软弱,欺软怕硬,遭到李笑天恐吓,确实是会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这个废物,最好不要落在我手里,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李成紧紧咬牙,双手成拳,目光杀意闪烁。

李笑天发觉什么,转头看向观战台上,看到李成眼中充满杀意的看着自己。

见李笑天看来,李成朝着他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

对此,李笑天只是冷笑置之。

笑话,就连三尊大圣想要杀自己也未曾做到,他李成算什么东西。

第一轮很快结束了!

李成跟李文姝出手皆很干脆,一招制敌,获得压倒性胜利,迎来满堂喝彩。

他们两人是此次家比第一的热门人选,备受关注。

而李笑天,尽管李斌认输的莫名其妙,依然是废物,不被人重视。

休息片刻,第二轮比试开始。

“三号擂台,李笑天对战李飞。”

随着裁判的宣告声落下,场面先是一片寂静,随即爆发出来哗然之声。

“竟然是李飞,看来李笑天的好运到头了。”

“听说李飞已经突破至开窍境六重,实力强横,在李家中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这李飞可是大长老一脉的,李笑天要倒大霉了。”

正在朝着擂台走来的李笑天,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他并未将李飞放在心里。

“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

李飞正是李文姝让她注意的,除了李成之外的另一人。

李飞已经是开窍境六重的修为,实力不凡。

在李家中,除去李成和李文姝,属他最强,乃是此次家比前三的热门人选。

“笑天,你要是赢不了别逞强。”

临上台时,李文姝秀眉紧蹙,十分担忧。

李笑天只是轻笑了笑,在众人的注视下,走上擂台。

所有人将目光投向李笑天,眼中带着玩味的笑意。

上次李斌认输,这次李笑天可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本来还对李笑天咬牙切齿的李成,眼中闪过一抹冷笑。

“看来现在都不用我出手,真是不爽。”

在所有人的眼中,李笑天必败无疑。

本来还打算亲手蹂躏一下李笑天的李成,现在错过这个机会,心里极其不爽。

紧接着,李成走到一个五大三粗,满脸凶狠的少年身旁,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等会上去,不要留手,把他四肢给我废了。”

这少年正是李飞。

李飞眼中充满阴冷,点了点头,自信道:“放心吧,一个废物而已,在我手中蹦跶不起来的。”

李成十分赞同。

与李成交谈完后,李飞一个跳跃,便上了擂台。

擂台上,李笑天看着对面魁梧的李飞。

其身上散发着一股血腥的戾气,这是长期与妖兽厮杀才具备的。

尤其是那双眼睛,如同鹰隼一般,透着一股寒意,一看就非善类。

若是其他人对之对战,恐会惧之,但是李笑天前世杀的人少说也有千百,凝练的杀气比之更盛百倍之余。

“废物,碰到我算你命不好,李成有交代,断你四肢,让你真真正正的做一辈子废物。”

李飞嘴角扬起一抹残忍的笑意,不屑的看着李笑天,凶残道:“识相的话,最好乖乖别挣扎,不然可不只是断你四肢那么简单。”

看着如此猖狂的李飞,李笑天双眼闪过一抹寒意。

“这世上无人能断我四肢,你区区连绊脚石都算不上,说什么大话!”

李笑天冷冷吐出一句话。

没想到事到如今,李笑天还敢如此狂妄,李飞脸色阴沉下去。

“好你个废物,真以为你老子是家主,我就不敢对你动手不成?”

话音未落,只见李飞眼中的最后一抹冷意,化为实质的杀意。

呼!

李飞脚步一踏,身体如同一阵风一般,急速射向李笑天。

他要在李笑天认输之前,将其废掉。

李笑天丝毫不惧,玄气运转,右手化为掌刀,给人一种锋锐之感,好似化为实质的刀刃。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的弧度,李飞甚至看都没看李笑天一眼。

这一掌皮糙肉厚的妖兽都抗不下了,李笑天不过区区废物,怎可抵挡?

在他看来,李笑天已经落败!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李飞眼珠子都差点掉在地上。

只见,李笑天好似没有察觉那一掌的厉害,竟然用手掌抓来。

“好狂妄的废物,正好先废你手臂。”

李飞心中冷笑,径直劈下。

一掌落下,带起一阵破风之声,如同泰山压顶一般,开窍境六重的强大展露无遗。

看着这拍向自己的手掌,李笑天眼中没有一丝惧意,反而扬起一抹不屑。

李飞虽在李家实力已是不错,但却入不了他眼。

李笑天不闪不躲,出掌想要接下李飞的攻击。

“李笑天脑袋被门夹了不成?居然还敢硬碰硬。”

众人见到李笑天的动机,纷纷讥嘲出声。

李笑天的废物名声,在偏平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虽然李笑天现在突然有所改变,但是一个废物,再改变又能变到什么程度?

在他们看来,这一掌,李笑天足以丢半条命。

然而,事情却不如他们所预料的那样发展下去。

嘭!

只听一声闷响,两只手掌硬碰在一起。

空气都在这一击之下,都已震颤,一股微弱的余波,扩散开来。

蹬蹬蹬!

臆想的结果并没出现,李飞的手掌就像是击在一块精铁之上。

手臂传来的恐怖力道,使得李飞不禁闷哼一声,体内气血翻涌,差点吐出血来。

而他的脚步,则是不由的退了几步。

定睛看去,李飞骇然失色。

只见,李笑天身形未动,稳如泰山,好似生根一般,扎在原地,百分稳固。

看着如此不可思议的一幕,李飞眼中神色闪烁,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最让他不敢相信的是,自己的手掌可以生劈虎豹,可说是铜皮铁骨,可就在刚才那一击,手掌出现红肿,居然感觉到一股火辣辣的阵痛。

“这怎么可能?一定是错觉。”

李飞不敢相信,不愿相信。

而这一幕,震惊观战的所有人。

“我不是做梦吧?李飞竟被击退?”

“了不得,难道李笑天并不是废物,他只是藏拙而已吗?”

“看来我们得重新审视李笑天了!”

众人议论纷纷,有一种被闪瞎眼的错觉。

这年头,废物都要逆天了不成?

看到这一幕,本来为李笑天捏了一把汗的李江,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么多年,他希望自己的儿子为自己争脸,可是每次都失望。

而今天,总算是了结他的心愿。

“这臭小子,连他父亲都骗。”

李江虽说在抱怨,但是口气中却是充满欣慰。

“恭喜二弟,没想到笑天进步如此之大,看来今后李家有福了。”

这时,李松忍不住夸赞。

在一旁坐着的李刚,脸颊铁青一片,心里郁闷不已。

这小畜生,怎么突然间变得如此强大?

想起这些天李笑天的变化,李刚心里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如果放任李笑天继续成长下去,即便是李成夺取少家主印信,恐怕今后他们父子,在李家也难抬起头来。

这个世界实力是最重要的,只有实力才能决定地位!

李刚眼中泛起冷冽肃杀的目光。

“哼,倒是让我很意外,不过过了李飞这关又能如何!”

“你这个小畜生,我是绝不会让你活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