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的,想到刚刚宁川出手的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她竟然觉得充满了观赏性。

要知道,以前的她最为讨厌的就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夫!

可宁川,却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山野粗汉……

孙玉婷蓦然回神,白皙脸颊染上红晕,心思更加慌乱,自己怎么就开始为这家伙开脱起来了呢……

宁川目光平静如水,他看也不看四周,只是冲着孙玉婷说道:“孙小姐,抱歉。”

“你,你不用跟我道歉的。”

也许是被宁川气势所摄,也许是被宁川干净利索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风范折服,孙玉婷罕见的,居然态度大变,轻声开口。

宁川微觉诧异,却没说什么,只是转身离开。

刘俊痛的面孔扭曲,瞧见这一幕,心中更是妒忌的发狂,他大吼大叫道:“打了老子就想走?老子现在就报警!”

“报警?”

宁川嘴角翘起,露出一丝微笑,他停住脚步,说道:“那你就报警好了。”

说完,宁川不急不缓,径直走出了餐厅。

孙玉婷怔怔的看着宁川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颇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

但很快,孙玉婷脸色更加红润,暗啐一口,自己怎么就变成那思春的少女了?这家伙不就是身手厉害了一点么?

转过头,孙玉婷看着刘俊那惨样,秀眉微蹙,说道:“刘俊,你以后就不要自讨苦吃了,如果警察来了,我会如实将我看到的一切说出来的。”

“你!”

刘俊气的肺都要炸了,他怒极反笑,恶毒说道:“真是婊子配狗,天长地久,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这对奸夫淫妇能嚣张到几时!”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孙玉婷登时被气的嘴唇发抖,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平素一直对他献殷勤的刘俊,此时竟然能说出这么恶毒的话语。

刘俊却是嘲讽说道:“你装什么清纯玉女?老子知道你看不上我,你就一直吊着我,现在遇到一个傻子,你就赶着上,哼哼哼,实话跟你说吧,老子之所以追你,也不过是想玩玩你,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

孙玉婷脸色发白,眼眶更是一红,泪水不争气的流下,她目光看着刘俊,就仿佛不认识这个人了一般。

刘俊却是根本不在乎孙玉婷的反应,原本他是打算好好对待孙玉婷的,只是他现在也知道了,无论他怎么做,都不可能让孙玉婷回心转意。

更重要的是,眼下他自身难保,怎么可能还有心思想这种事情?

“怎么,被我说中了吧,呵呵呵,婊子就是婊子,滚吧,老子再也不想见到你!”

刘俊嘴里抽着冷气,却是将宁川那讨来的满腔怒火,尽数发泄到了孙玉婷身上。

孙玉婷已经听不到刘俊在说些什么了,她满脑子都是往常刘俊那副讨好狗腿子的模样。

再想到刚刚宁川那仿佛永远不会弯下的腰。

那虽然并不宽阔,却仿佛能够顶天立地的肩膀,孙玉婷突然明白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与刘俊一比……不,也许刘俊根本没有与他相比较的资格。

孙玉婷不再去看刘俊,她一言不发的朝着餐厅门口走去。

刘俊脸上愈发怨毒起来,直到孙玉婷离开,他才大吼一句:“都是死人吗,不知道给老子叫救护车吗?”

餐厅经理急匆匆的走上来,解释说道:“先生,我们已经拨打了救护车电话以及报警了,您请稍等,马上就会有人来处理这件事情。”

“报警?”

刘俊眼神一动,他想到自己在警局似乎有些关系,也许,应该好好利用利用才对。

绝对不能让那对奸夫淫妇好过!

……

十分钟前。

宁川离开餐厅,走向停车场那辆劳斯莱斯。

桑灵低着头,声音冷漠,说道:“先生,要不要我去给他一个教训?”

语气中的杀意毫不遮掩。

在桑灵眼中,宁川是至高无上,也是独一无二的,又岂能容许一个下三滥挑衅威胁?

宁川略一思考,就淡然说道:“算了,他只是一个小人物,不值得让你出手,继续之前的打压就足够了。”

“是,先生!”

桑灵点头,拉开车门,待宁川上车以后,她便上车发动了车子。

当劳斯莱斯那流线型的车身缓缓驶入车流之时,孙玉婷正好走到了酒店门口。

她目光注视着那辆劳斯莱斯,如果说之前他还有所怀疑的话,那么现在,她无疑已经确定了一些事情。

这些年来,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相亲,每一次都失败,不是因为她没有追求者,而是因为她的眼光太高了。

宁川的出现,加上那辆劳斯莱斯,以及对方神秘的身份,孙玉婷心中渐渐火热起来,就连刚刚的侮辱,也不再当回事。

这似乎,就是天上掉下来的,让她能够成功嫁出去的机会!

宁川才刚回到孩儿巷的家中,小姨沈英便一脸笑容的问道:“怎么样,那姑娘还不错吧?”

“还行。”

宁川微笑说道。

沈英顿时目光一亮,热情说道:“我就说那丫头肯定能成,老孙头可是天天在我面前吹嘘,说这姑娘这好那好的,人我也见过,长得那模样,啧啧啧,又是高材生,还在外企工作,你可得抓住了啊。”

宁川摸了摸鼻子,略显尴尬,说道:“您是不是误会了,也许人家根本没有这个意思也说不定。”

沈英一怔,随即不信的说道:“啥意思,那姑娘看不上你?不可能吧,你这条件她都看不上,那她还能嫁出去?”

宁川想到孙玉婷开场的犀利问话,点头说道:“我看也嫁不出去。”

沈英却是有些不甘心,站起来说道:“不行,我得去问问清楚,不能够啊,那姑娘眼光再高,也不能高过你啊。”

宁川哭笑不得,有心想要阻止,但想想还是没有说话。

他也知道小姨的心思,心中暖洋洋的,这种亲情的滋味,无论一个人的地位再高,再厉害,也是不可或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