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江澈在公司已经准备怎么给王磊好好上一课了。

王凝霜敲了敲门。

“江总,有人找你。”看来王凝霜已经很好的适应了这份工作。

江澈抬起头来,疑惑的望向门的方向,按说这个时间没有人会来找自己啊。

“江总,你好,我叫秦鹤是京都编剧协会的会员。”进来的秦鹤首先向江澈自我介绍,并伸出了手。

“你好,秦先生,请问您找我什么事呢?”江澈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不知道这个秦鹤有什么意图,但感觉态度还是很好的。

“听坊间传闻,江总是神童,那江总不妨猜一下。”秦鹤笑呵呵的坐到沙发上。

“是因为娱乐报刊上的剧本抄袭一事来的吧。”江澈也坐下,并示意王凝霜给秦鹤上茶。

“传言果然不虚,江总真乃当世神童啊。”秦鹤喝了一口茶,开口恭维到。

“那秦先生来这是什么意思呢?是来兴师问罪的还是?”

“哎?江总不要紧张,我曾经也是一个被抄袭者,我深恶痛绝的讨厌那些抄袭者偷别人的劳动成果。

我开始确实很讨厌你,但是当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我觉得我们是同样的人,所以我想看有什么能帮助你的?”

秦鹤满脸的愤然,江澈看着也不像装的。

“可是,秦先生与我素不相识怎么知道我是冤枉的呢?”

“王磊召集了编剧协会的人想要封杀你,我开始也参与了,可当我听到了王磊的计划我就离开了。”秦鹤也没什么好掩饰的。

“封杀我的人多吗,秦先生。”江澈以为整个编剧圈都封杀自己,那样就不好办了。

“不多也不少,就4、5个人吧,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加起来的力量是很恐怖的,会长是一个刚直不阿的人,会长走了之后很多一批人都走了。

剩下的都是王磊的狐朋狗友和妄想一步登天的人了,别秦先生秦先生的叫了,我比你年长,就拖大叫我一声秦哥吧。”

“好,秦哥,你也别叫我江总了,就叫我小澈吧,既然会长刚直不阿,我是不是可以寻求会长的帮助。”

江澈想多了解点状况,免得两眼一抹黑。

“基本没什么希望,因为老会长只看证据,这次没帮王磊不代表会帮助你,如果你有证据的话,老会长一定帮你洗清冤屈。”

“我当初留了一手,就怕遇到这种人,首先,这是合同,然后还有《大宅门》的第二部。”江澈把整理好的文件拿给秦鹤看。

秦鹤看了一下。

“嗯,虽然不是什么确凿的证据,但文笔如出一辙,基本能证明剧本是归属你的。我这就给老会长打电话。”

秦鹤高兴的掏出手机拨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