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呸!你们三个人,还不报警,你以为你是神啊,一个打十个,要不是老板报警,你们都等着进局子吧。”周婧瞥了他一眼。

“真没想到你们三个混到一块了,陈浩,你要是敢不学好,我保证你下次进去直接死刑!”周婧瞪了他一眼,后者撇了撇嘴,尴尬的笑了笑。

“收队!”周婧眼神冷冷的看着叶崇,好像是在警告他一样。

“走吧。”叶崇摇了摇头,放在桌子上了一把红色的票子,看着站在一旁的老班,笑了笑。

“麻烦了。”

叶崇早就让李顺给陈浩找了个房子,现在李梓溪开心不说什么,如果哪天一不高兴,陈浩多尴尬,把田甜送回去以后,叶崇也把他们俩送回了新房子。

“车我先开回去,明天我让人去买一辆,你俩好好相处。”叶崇看了一眼陈浩,他怕陈浩和金刚不对付。

“放心吧老大,陈云飞已经死了,我不会怪金刚的。”陈浩看出了叶崇的担心。

叶崇点了点头,开车回家了,回到家里已经半夜了,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李梓溪,看着手机不知道在笑什么。

李梓溪看到叶崇回来了,立马冷下了脸,看了看时间“你去干嘛了?这么晚回来?”

“和他们吃了个饭,给陈浩安排了一处住的。”叶崇一次换鞋一边说。

“秘书找到了吗?”叶崇拿了一瓶汽水也坐在了沙发上,问道。

“找到了。”李梓溪说到。

“平常这时候你都应该工作啊,怎么一边看手机一边笑。”

李梓溪一听,抓紧了手机,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紧张。

“我娱乐娱乐不行吗?”李梓溪瞥了他一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叶崇也懒得想,打开电视看了起来,李梓溪回到房间靠在门上,赶紧打开手机,里面显示的正是和易白的对话框,很多消息,明显已经聊了一个晚上。

“你不是在找工作吗,要不你做我的秘书吧,我的秘书刚辞职。”李梓溪编辑了一条消息,发了过去,他看到易白的朋友圈,他是一个从美国回来的,朋友圈也很高质量,想在静海市发展,但是一直没有心仪的工作。

“李氏集团可是最大的公司,我担心我做不好。”易白发了消息过来。

李梓溪不知道为啥不自觉的笑,易白这意思就是想做。

“没事,你这样有才华,不来我这里能去哪里,太可惜了,我相信你,明天来试试吧。”李梓溪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好。”易白只回了一个字。

李梓溪手机一扔,伸了个懒腰,就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叶崇破天荒的早早醒了,不知道为什么睡不着了,早早就去跑步。

跑着跑着,一个女孩子超过了他,还看了他一眼,好像是在挑衅。

叶崇才不会就此追上去,他可没那么无聊,继续慢慢跑,女孩一直在他前面,跑了一会,女孩子的步伐慢下来,喘息声越来越大,叶崇慢慢的超过了她。

女孩子看到叶崇无视他,咬了咬牙,又追了上去,叶崇看着她这样跑皱了皱眉头,一会再晕过去,自己干脆停下了脚步,省的这女的追自己。

女孩子看叶崇停下了,自己也停下了,大口的呼吸这。

叶崇白了他一眼,懒得搭理,就往回走。

“站住!”叶崇没搭理她,她还不乐意了,叫住了叶崇。

“有事吗。”叶崇瞥了他一眼,问道。

“敢和我打一架吗?”女子仰着头和个公鸡一样,骄傲的说。

“不敢。”叶崇一句话把天聊死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女的提这种要求,弄得女子一堆话没处说。

“你叫什么名字?”女子也不好继续强求,问道。

“叶崇。”叶崇留下了名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真是有病,跟周婧一样。”

“叶崇,我记住了。”女子甩了甩腿,继续跑步。

到了家里,就看到了吃早餐的李梓溪,叶崇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洗澡。

李梓溪有些懵圈,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这么早,他是去锻炼了吗?

叶崇冲了个凉,感觉异常的好,刚穿好衣服,就听到李梓溪说“上班不要迟到啊。”又回到了当初冷冰冰的感觉。

叶崇可不管那些,先去了一趟李家,取了下车,看到了李平跪在大厅,叶崇笑了笑,看着咬牙切齿的李平,现在的他肯定是被罚呢,这么老实。

叶崇开车去了新家,两人都已经起床了,桌子上摆的都是酒瓶,看样子昨天还喝酒这。

“车,放这里了,你们最近时刻关注这青帮,金佑肯定会再出手。”叶崇把车钥匙放在了桌子上。

“老大你要对青帮出手?”陈浩有些吃惊的问道。

“别管这么多,你们订好消息。”叶崇没有告诉他,离开了。

“青帮,老大的胃口可真大啊。”陈浩撇了撇嘴,总感觉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他可以。”金刚说到。

“老大确实行,但是如果硬碰硬,咱们现在了不是对手啊。”陈浩喝了口水说到。

叶崇刚到公司,就看到女孩子们成堆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叶崇好奇,凑了过去。

“你知道吗,咱们公司新开了个男秘书,好帅啊。”

“是啊,我看到了,他还对我笑了。”

“你说总裁找一个这样的秘书,副总不会吃醋吗?”

“那有啥的,这里面指定有事情,你看副总不也是把哪个前台调过去当秘书了吗?他俩也许是装的。”

叶崇听这么一说,无奈的笑了笑,真是消息就怕人传人,每个人说的都不一样,但是李梓溪找了个男秘书他很奇怪,她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用男秘书,难道真的很优秀?

李梓溪从来都不是那种喜欢小白脸的人,她一向看中内涵,他也说过他喜欢君子型的,这个男人能入他的法眼,肯定是有些手段。

叶崇也懒得管,只要不伤害李梓溪,他一概不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不得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