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的心结算是解开,我们的故事也算有了个结尾。当画上句号的那一刻‘开始也是结束,结束也是开始。当每一段故事结束,每个人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次日清晨,郯在迷茫中醒来。微微张开双眼。极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光透过眼角的缝隙,一切都显得那么寂静。郯一如既往的翻开被子。打了个哈欠,似乎还没睡醒。不过习惯成自然郯从来就没有懒过床。所以还是很轻松的穿好衣服准备起床上学。

有没有搞错男猪脚不应该是起床困难户吗?(按照一般的剧情发展)。现在让我们这些困难户怎么活啊!

郯的意识也开始慢慢苏醒,开始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啊~~啊!~~”郯一声惊呼。这时郯才惊讶的发现齐馨用双臂抱着郯的腰,嘴里还不时的念到“炙,炙~~你。。。。。。”面色红润的就像马上要渗出血一样。散开的头发微微盖在那清秀的脸庞。身边还飘扬着淡淡的清香。不对!明明是我占了便宜为什么我反应这么大。郯突然反应过来。

不过当郯完完全全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彻底晚了。他的狮吼功已经吵醒了熟睡中的齐馨。齐馨醒的时候还是双手紧紧抱住郯的。那白皙稚嫩的双手紧紧地抓住郯的衣服。“啊!你,你怎么在床上!”齐馨脸上充满了失落“嗨~~终究不是他回来了!”,齐馨小声嘀咕。“他?炙?”“你怎么知道?”齐馨双目紧紧地盯着郯的眼睛。眼神里闪烁着光芒。“难道,他,真的!没死!”齐馨追问。

爱情果然可以冲昏头脑,连总是以自己智商为骄傲的智慧女神都会相信一个已经死了一万年之久的炙之战神会认识一个凡人。

“我怎么会认识啊!只是刚才听见你一直在叫着这个名字!”郯回答。“也对!我怎么还会相信炙还活着,又怎么指望你帮我找的炙呢?”齐馨的眼神开始暗淡了。“他一定是你很重要的人吧!”。“怎......怎么会!,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说的这齐馨的眼圈已经红润了,眼眶中盘旋在晶莹剔透的泪花。“没什么,你不愿意说就算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想哭就哭出来。这样会好过些。”郯出于关心安慰齐馨。

“呜~呜呜呜呜~~呜……谁,谁要哭了,才没有。我只是,只是眼睛里进沙粒了。”齐馨终于忍不住扑在了郯的怀里。一时间郯不知所措。只好用手抚摸着齐馨的头。

一万年太久太久,只是冲不淡你我之间的回忆。至今忘不了那一天我们之间的约定。就算哭的梨花带雨也找不回你的影子!

齐馨在被窝里哭泣,许久许久才得以安定。郯不知道这情感积蓄了万年才得以发泄。

大约二十分钟过后。齐馨的心情总算是平复了“赶快把这事忘了,不然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齐馨一边说一边擦干眼泪。“什么?什么事?有发生过什么事吗?”“算你识相”“对了没事我先走了!”郯赶紧穿上鞋,跑出去。

“还好我机智跑得快,幸亏她没想起我也睡床上的事,不然现在我估计都被捏死了吧!”郯暗自窃喜,“还好她注意力全集中在那个什么炙身上了。”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呆了好半天才发现桌子上的一封信,信上写到:

郯,爸爸妈妈公司有急事要去处理。所以昨晚连夜就走了。这次是和一家外国公司谈大生意,所以爸爸妈妈大约几个月才会回来。这几个月我们不能陪你了,你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对了!还有要照顾好你妹妹。有什么问题就打电话吧!现在时间紧,也就不在信上多说什么了。对了冰箱里有早饭!

“喂!就这样就走了?”“这不挺好的吗?”郯这才注意到身旁的齐馨。“你什么时候来的啊!”“一直都在你身后啊!只是你没发现罢了!”“哎!”郯叹气到,“老爸老妈走了也就意味着我要自己做饭,自己做家务,烦死了!啊”“你不还有我吗?”“你?算了吧我不伺候你就是万幸了!”郯抱怨说。“有你说的那么差吗?”齐馨一脸的不服气。

“不好!”郯一把拉住齐馨,打开门,飞奔出去。齐馨完全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酷匠◎网A首++发Y,

面对和自己一样的会哭,会笑,会爱的神,也许是命运的安排,不过郯更愿意相信她是来改变他的。神并不是斩断了七情六欲,而只是他们并不愿意表达。毕竟他们经历的太多太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缥缈羁绊说:

番外篇下次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