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今日傍晚的杭城,风有些微大,但仍掺杂着一丝酷热。

棚户区,整个杭城最是贫穷下贱的区域,然而今日街道口处,却停着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幻影。

“小云,你永远不要回来!”

“小云,以后没有妈妈的日子,要记得会照顾自己……”

“少爷,您赶快走,记住老奴的话,没有强大之前,万万不能回来!”

小巷内,萧云一件军衣裹身,八月杭城,最是人间火炉,然而他却仿似完全感受不到一般,只是静静的望着前方一座破败的民房,忍不住呢喃自语:“七年了……”

昔年一幕幕回忆,忍不住在脑海中升腾,父亲愤怒的咆哮,母亲不舍的泪眸……

七年前,本是杭城首族的萧家,突遭重创,无论是商业还是族内,可谓是内忧外患,自己父亲萧山虽想力挽狂澜,但却无力回天,仅仅不到半年,堪称擎天巨柱的萧家便倾然倒下。

萧云更是永远忘不了那一天,自己刚升高中的日子,萧家突遭神秘杀手屠戮,父母尽皆惨死,若非萧家的管家洪叔将自己提前送走,也决计免不了毒手!

而就在萧云沉浸在回忆中时……

“主上,两件事!”

“第一,闻您私服杭城,浙省新上任总督秦朝歌非要前来参见。”

街道之上,一名青年悄无声息的来到萧云身边,恭声道。

“来便来吧,但记得叮嘱,此次回杭乃是为了私事,不许建造行宫,不许封道扰民!”

萧云微微颔首,饶是一省总督,封疆大吏,他也提不起丝毫兴趣。

可当青年第二句话落下时……

“根据‘神罚卫’的情报,您当年的事,已有了一些眉目。”

双眸微眯,萧云眼中顷刻闪过一抹寒光:“讲!”

而随着这一个字落下,整条街道的温度,仿佛都瞬间下降!

七年前,这杭城没了一个萧云,可七年后,这世界却多了一个“云将”!

七年饮水,冷暖自知,这债,也是该还一还了!

“是您当年的未婚妻所在的柳家,联合当地的几大家族对萧家动的手!”

青年心头一颤,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萧云声音下的杀机,然而再一联想到萧云这些年所经历的风雨,不禁眼眶微红。

世人只知大夏有一名将,论战功,他领军战无不胜!

攻无不克,封狼居胥!

论权势,朝野境内,他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然而……

却无人知晓,萧云这些年,是如何一步步从一个大头兵,成为今日大夏唯一一个以名为封号,被赐号“云将”的国之重器的!

“柳家?呵!”

剑眉轻挑,萧云一声冷笑。

“主上,我这便带人去……”

闻声,青年当即上前一步,声音中满是杀机。

然而,不等他说完……

萧云却摆手:“此事我需亲力亲为,昔年大恨,若一杀了之,岂不是便宜了他们?”

说罢,萧云的眼中难得溢出一丝温柔:“阿南,你先陪我拜见洪叔,确定是这里吧?不过……”

“洪叔为萧家做了一辈子的管家,怎么说也该有些私产,就算萧家败了,也不至于落魄至此啊?”

“回主上,萧家享有世族之名,按大夏法令,每年需额外缴纳二十万费用,萧家落败后,洪叔不忍萧家被除世族谱,一直以私产续费,但从去年开始已是强弩之末……”

话落,萧云心中忍不住一颤,目光更是热切起来。

足足七年,他未见过一个亲人!

今日,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

只是,刚推开门,萧云便听到院落里传来一阵叫骂声……

此刻的民房中。

六七个男子将一名老者团团围住,老者全身是伤,显然刚刚被殴打了一顿。

“姓洪的,老子告诉你!赶紧还钱!”

几息后,一男子将躺在地上的老者一把拽了起来,一脸凶戾的骂道:“否则你今天就死定了,你知道吗?”

“张腾,你的借贷合同根本不是当初我签的那份,现在你的利息比本金都多,我拿什么给你?”

洪叔神色虚弱,愤愤道:“你不知道,这种砍头息,已经严重违法大夏法令了吗?”

“哈哈哈哈!”

仿佛听到这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一样,张腾猛的狂笑起来:“大夏法令?你和我谈大夏法令?你不知道警察署署长王启年就是老子的舅舅吗?有能耐你就去告我啊!”

说到这里,张腾脸色瞬间凶狠起来:“别废话,你今天要么给钱,要么就把你手中‘萧家’世家的名号转让给我!”

“你做梦!”

好似被人触碰了逆鳞,洪叔瞬间歇斯底里的吼道。

要知道,根据大夏法令,想要拥有家族之名,首先要财力过关,然后经历大夏的种种考察,有很多商贾之家,财富是够了,但却通不过大夏的考核,其次要足足向大夏缴纳八百万的注册费!

这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证明,想要成为世家,是有多么的困难。

而自己也仅仅是在张腾这里借了十万!

对方竟然狮子大开口,想要萧家的家族之名转让权!!

这不是抢是什么?

更何况,如果自己是为钱的话,又何至于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这么多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打过自己这份转让权的主意!

然而,洪叔话音几乎刚落……

啪,一个清澈的嘴巴声响彻房间!

“我去你的!你个萧家的死狗,萧家都团灭了,你还在这里帮他们家硬装逼!有名无实的世家有什么用?”

张腾恶狠狠的骂了一句,眼中闪过一抹凶光:“看来今天不给你这死老头子一点厉害,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啊!兄弟们,给我打!”

话落,张腾身边的七八个人,纷纷摩拳擦掌起来。

见此,洪叔眼中闪过一丝绝望,他已有一甲子的年龄了,哪扛得住这帮年轻人的拳脚?

难道今日真的就要命丧于此?

罢了……

山哥,兄弟我这就来陪你!

然而,就在此时!

房门被打开!

同时,一道仿佛来自九幽地狱的声音响彻房间……

“张腾是吧?你舅舅是谁我不管,但我敢保证,今天就算你舅舅是玉皇大帝,你也只能是个死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