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面试员来了,暴发户收敛了笑容,乖乖的排好了队。大家都排好了队,唯有那个乡下人直径从队伍里走向面试间。当那个乡下人路过暴发户旁边时,暴发户揪住了他的衣服,叫道:“你TM想插队啊!乡巴佬!”乡下人模样的男人冷冷地看着他,对面试员说:“把他赶出去。”面试员好像认出了面前的男人,惊讶地说:“董,董事长好......”

暴发户瞪大了双眼,态度立马380度翻转,“董,董事长,我,我错了”董事长仿佛没有听见这句话似的,依然冷冷地说:“来人,把他赶出去”暴发户急得快哭了,“噗咚”一声跪在了董事长面前,“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别这样好不好......”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拉了出去。

我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面试结束了,我,我还是没有成功......

我迈着沉重的脚步来到了饭店,要了一箱啤酒,一瓶一瓶灌进了肚子里,酒精麻痹这我的神经,我眼眶一红,泪水一滴一滴地流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意识变得模糊起来,恍恍惚惚,意识一点一点的流失,我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醒来了,从上午睡到了下午四点。我交了酒钱,肚子饿了起来。来到家楼下的便利店,买了泡面和肥宅快乐水就来到了楼上。吃完泡面,我就拿着肥宅快乐水坐在阳台观望。

我正反思着自己为什么通不过面试时,远处一的尖叫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不怎么在意那些尖叫声,但是那些尖叫声由远而近,越来越多。我看向声音的源头,不禁慌了起来——那是丧尸啊!丧尸咬过的人都变异了,丧尸片我可没少看。

那些变异人追着人群,绝望,害怕,担心,人们疯了似的跑着,现在,他们只能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