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惊蛰心中冷笑。

别人不清楚,他可是很明白,于海如今拥有的这一切,都是用赵世杰的命换来的。

对于楚惊蛰来说,他于海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自然不会在他身上多费口舌。

随后,他将目光放到谭笑笑身上。

“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没结婚呢?”

顿时,谭笑笑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了下来,楚惊蛰这才发现,自己似乎说错了话。

“不是,我的意思是……”

“楚玉,你这人到底会不会聊天?难怪到现在还是光棍一个!活该你单身!”谭笑笑气呼呼地说道。

楚惊蛰帷幄疆场,决胜千里,可谓是龙韬虎略玲珑心。

可唯独没人教过他,如何与女人相处!

“我的意思是说,以你的长相和身材,追你的人肯定不少!”楚惊蛰连忙解释。

果然,听到这话,谭笑笑脸上的神色缓和了很多。

“你这话可就抬举我了,本小姐太丑,注定嫁不出去!”谭笑笑反呛道。

楚惊蛰满头黑线,果然,女人都是不讲理的。

而且,女人都是最记仇的!

“如果真没人要,那我楚某人答应,养你!”楚惊蛰笑着说道。

嘎吱……

谭笑笑猛然一脚刹车,好在楚惊蛰绑了安全带,要不然铁定撞到头。

她也不管这是马路中间,直接转过脸看向楚惊蛰,问道:“你,你刚刚说什么?”

“嘀嘀……”

身后传来喇叭的催促声,楚惊蛰连忙催促道:“你挡住别人了!”

谭笑笑这才启动车子,一路无话。

于海主办这次同学会,其实炫耀的成分居多。

所以,这选址也不会太差,在一家名叫北辰的五星级酒店之中。

两人刚来到酒店门口泊好车,正准备朝酒店大门口走去,便听到一道声音传来。

“笑笑,你终于来了!”一名容貌一般,但穿着性.感,浓妆艳抹的女子朝着这边走来,远远就能闻到一股刺鼻的香水味扑面而来。

楚惊蛰一时想不起来人的身份,毕竟离开十多年了,当时都还只是半大孩子,如今的变化都很大。

“李艳,你不是在外地吗?这次怎么也来了?”谭笑笑也笑着迎了上去。

楚惊蛰这才想起来,李艳,虽然也是同班同学,但彼此并无太多交集。

但读书的时候,就听说此人口碑不太好,经常传闻她跟某某男同学私下约会,或者是跟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

李艳笑着说道:“这不是于少组织的同学会嘛,我自然得来了!”

同时,还炫耀般地将自己的LV包包晃了晃,看向楚惊蛰,问道:“这位帅哥是你男朋友啊?”

谭笑笑噗嗤一笑,“什么呀!他是我们的同学楚玉,你不认识啦?”

“楚玉?”李艳略加思索,随后眼神一亮:“我都没认出来,听说你去当兵了,这是退伍回来了?”

楚惊蛰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否认,算是打过招呼。

“时间不早了,咱们进去吧!”李艳眼眸中闪过一丝轻蔑和嫌弃,随即看了看手腕上那块价值不菲的手表,说道。

三人一同步入酒店,于海这一次酒店三楼都给包了下来。

虽然这次能来参加的同学并不多,也就十多个,但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这点钱,不算什么。

刚刚步入大厅,便发现,这里已经来了不少人,但是,楚惊蛰却一个也对不上号。

此时,大家正聚在一起,讨论着某个开心的话题。

见到谭笑笑到来,众人顿时将目光看向这边。

“哎哟!谭大班花来了,快快请坐!”

“谭大班花能来,可真是太难得了!”

“李大美女也到了,真是让这次同学会蓬荜生辉呀!”

不少男同学跟着起哄,谭笑笑不仅是当时的班花,还是校花,能有这样的待遇,楚惊蛰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楚惊蛰目光扫视一圈,似乎于海还没到。

他也不急,直接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这位兄弟是你朋友?”一位男同学指着楚惊蛰,向谭笑笑问道。

这名肥头大耳,穿金戴银的男同学,楚惊蛰倒是认出来了。

王东,家里做食品批发,算得上是一名富二代,仗着家里有钱,读书的时候,可没少欺负同学。

可以说,除了杨云浩之外,就属他最蛮横了。

但是,他上学的时候被楚惊蛰揍过一次,原因是朝赵世杰的水杯里吐口水,还逼迫他当着众人的面喝下去。

那一次他被楚惊蛰一顿胖揍,从此就再也不敢招惹赵世杰了。

当然,这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楚惊蛰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只是说,对此人的印象不太好。

“你好,我是楚玉!”楚惊蛰笑着伸出手。

听到楚玉这个名字之后,王东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下来,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怨毒之色。

“楚玉?谁叫你来的?今天于少貌似没邀请你吧?”

谭笑笑见状,顿时不悦了,说道:“王东,你什么意思,是我叫楚玉来的!”

王东脸上闪过一丝阴冷的笑容,“嘿嘿!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他一只丧家之犬,而且还是一只野狗,没资格出现在这次的同学会上!”

楚惊蛰笑了笑,没有说话,既然对方不愿跟自己握手,他直接收了回来。

“哎呀,王东你就不要针对人家了,人家楚玉刚退伍回来,显然混得不咋地,而家里又……”

“你又何必在人家伤口上撒盐呢?”跟他们一道进来的李艳阴阳怪气地说道。

王东顿时哈哈哈大笑,“李大美女说得对,我估计,他不是退伍回来的,而是当了逃兵吧!”

面对这种奚落和嘲讽,楚惊蛰充耳不闻,以他的阅历来说,这些东西,无关痛痒。

现在,他唯一关心的是,于海什么时候到来。

然而,他不理会,却并不代表别人也准备就此罢休。

人性就是这样,你越是退让,对方反而会越发得寸进尺。

“各位,今天可是于少邀请大家来参加同学会的,而且,在座的再不济也是大公司的经理级别的人物,试问,他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