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转眼即逝,我们哥儿俩已经从当初的咿呀学语变成了小话唠,世界上的所有东西仿佛都对我们充满了吸引力,于是就经常会这样:

“粑粑麻麻,这个是啥能吃吗?”

“粑粑麻麻,那个是啥能吃吗?”

“哥,你看那东西好像挺好吃的我们要不要尝尝?”

“弟你快来!这东西好好看,应该挺好吃的。”

...

我们两个时常会让爸妈担心,因为每当他们看到我们时我们的嘴里经常会叼着各形各样的东西。(从小便拥有吃货的灵魂)

记得那次,爸妈去市场买菜打算为我们做午餐。我坐在沙发上一边咬着冰棍棒棒一边看着黑猫警长,哥哥则是坐在地上和小喵(家里的一只黑白相间的猫)玩得不亦乐乎。

“咕噜噜~”我的肚子好像饿了。

桌子上好像有东西吃!——我把手伸向桌子上的塑料袋里,煞那间,我突然想起前几天差点把干燥剂吃掉而被麻麻打了个半死。于是我的手立马收了回来...

“这是啥!”我的眼光落在了小喵的窝旁边的小盘子里。

“麻麻真偏心!居然给小喵吃巧克力豆...都不让我吃!”我心里一阵不爽。

于是我端起盘子,一颗一颗的吃盘子里的“巧克力豆”(猫粮)。

“好像不是巧克力。味道怪怪的,但是还不错,挺好吃的~嘎吱脆”我不停的嚼着。

“哥!你饿不饿?我这有吃的你吃不吃?”我问一边的哥哥。

哥哥冲我点点头便丢开小喵跑了过来。

正当我们哥俩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旁的小喵正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我们...

“噢~你也饿啊!那给你点...”我给小喵丢了一点“巧克力豆”。

“嘭...”爸妈开门走了进来...看见我们两人一猫正坐在地上吃着啥。

“你们吃啥呢,这么好吃?子豪你该不会又吃干燥剂吧?小屁股又痒了?”妈妈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

“没有...我们在吃你给小喵的巧克力豆。”我嘴里都快塞不下了,用含糊的声音回答着。

“我们家没买巧克力豆啊!”妈妈一脸错愕。

“啊,不是巧克力豆啊?不过味道不错,麻麻你要不要吃?”我顿了一下又开始继续嚼。

一旁的哥哥好像很同意我的说法,也点点头拿着几颗正要给妈妈尝尝以示自己的孝心。

妈妈看了看哥哥手心的“巧克力豆”,心里便明白了。于是默默的从沙发下抽出一把武器(从木扫把上抽出来的一根有韧性的树枝,堪称专治熊孩子的神器。),笑嘻嘻的问道:“谁带的头啊?妈妈要奖励他一下!”

我和哥哥谁不认识那把神器,惊得我嘴里的东西全掉了,身体开始有规律的颤抖...而哥哥呢,则是惊呆了!

“妈!你怎么了!有事你说啊!别动...”我话还没说完就被老妈一把拎起来。

“小家伙,又是你吧!看招!”妈妈扬起手正要打我。

我这么机智怎么能挨打!于是我又开启了我出生时便自带的功能——撒娇!

我一把抱住麻麻,又是亲又是挠痒痒。妈妈最怕痒了,所以不一会就放过我了。

  8。酷$匠_网首s@发7&

“哼!下次再修理你。”妈妈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你呢?小帮凶...我记得之前可是跟你们说过要吃东西要先问我能不能吃吧!今天你知道错了吗?”妈妈问哥哥。

“.........”哥哥也用了他的绝招——沉默是金。

结局自然不一样,他又挨了双份打...

几分钟后,哥哥的屁股上又多了几条红道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流浪说:

这是我第一次写小说,希望大家可以指出我的不足,我可以改进。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