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在冰都通往金阳市的路上,一辆轿车飞速的开着,车里坐着的正是我的母亲赵文美,而她的旁边则是我母亲的亲弟弟赵文龙,看着不停发呆的母亲,舅舅忍不住安慰一句“姐,你别太担心了,姐夫肯定没事。”但说是这么说,谁都知道父亲凶多吉少,母亲也没有太大反应,这时车前面转过来一个大概十五六岁,长相有些俊俏男生看着母亲说到“美姨,天叔可能没死,要死了海向荣不可能找不到他的尸体。”听了这句话母亲先是一愣,后来满脸的兴奋,对啊,他可能没死,不用太难过的!想到这里母亲不在发呆,恢复了正常,可还没等高兴一会就听到车子“嘭”的一声像是撞到什么东西一样,停了下来,母亲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问到“怎么回事,”那司机才转了过来说到“美姐,前面,前面有人”母亲一看车外真的有两个人一个一身白色西服,手中拿着伞的洋人,另一个身穿黑色运动服,手中拿着的是一根狼牙棒的中国人,母亲看着他们俩不由得一惊,怎么是他们?不过却没说出来,随后转过头对着舅舅道“文龙,下车干掉他们,”得到命令的舅舅随即点了点头,下了车,而那俊俏青年也跟着舅舅一起下了车,对面的黑子男子看见舅舅下了车眼里闪过了一丝杀意,而看道俊俏男子以后杀意就更浓了,张口大声道“张清,你竟然背叛了我哥!”这张清原本是海向荣的手下,也是海神盟的十大战将之一后来投靠了父亲,而对面的黑衣男正是海向荣的弟弟海向空,同样也是十大战将之一,排名第二,他身后的白衣男子则是被称为银狐,是福伯的手下。舅舅看见银狐之后愣了一下,却没有说什么,而是看向海向空道“来,战吧,”说罢,舅舅手中多了一把长枪,随即冲了出去,与海向空交上了手,张清看见舅舅与海向空交手以后,旋即手中多了一把铁扇就冲向了银狐,那银狐看着冲过来的张清他也动身朝他飞奔过来,看着张清他不禁冷笑一声,张清这十大战将也算是子承父名了吧,其实原来张清这个位置上的是他的父亲张子丰,但却在多年前因为那件事失踪了,而父亲为了安抚张清母女就把张清安排到了十大战将之位,张清又被其他人当做修炼天才也就没说什么假以时日其成就定能超过他父亲,可是现在他却还没有到他父亲的程度,又怎么能去对付银狐呢?说时迟那时快,银狐瞬间就到了张清的身边,拿着伞就和张清打了起来,而张清手腕一抖铁扇子又冒出了一尺多长的刀刃,此时张清手中的扇子宛如一把短剑,一把划在了银狐的伞上面,而那把伞却丝毫的划痕都没有,这让张清很诧异,但来不及多想又与银狐打了起来,张清可谓是刀刀致命,刀刀用尽全力,而对面的银狐却还是不紧不慢的守着,显然是游刃有余的样子,不过五分钟,一颗颗豆大的汗珠在张清脸上滑落,不得不说,打仗真的太费体力了,再说一旁的海向空,被舅舅逼到了绝境一般,真的,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那海向空手中的狼牙棒被舅舅打的拿都拿不住了,或许是看着张清战斗的艰苦,舅舅的长枪一挑,大喝一声给我躺下!海向空应声而倒,而那海向空倒地的一瞬间眼睛里是释然,倒下的海向空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在战斗结束前也不能动手了,舅舅转身就去帮助张清,就看见银狐手中的雨伞冲着张清的心口刺去,舅舅看见了一道光,再仔细一看才知道,那光原来是镶在伞中的一把刀,舅舅连忙将长枪一扔,正好打在了伞尖之上,化解了这次危机,银狐看着被弹飞的雨伞极其愤怒,双眼血红的看着舅舅大吼道“这是你逼我的!银狐变!”就看见他的手臂开始长出了白毛,接着是身体,也长出了白毛,然后脸上发生了异变,尖嘴,白脸,好像一只狐狸,看着舅舅冷声道“我要你死!”说罢就向舅舅冲了过来,而舅舅看着他嘴角一丝冷笑,喝道“畜生就是畜生!看我不收拾你!雷霆变!”话音刚落就看见了舅舅浑身肌肉隆起,皮肤变为紫色脑门上出现了一道闪电的标志,也冲向了银狐,看着到了眼前的银狐挥出了一拳,而那银狐同样也挥出了一拳,“嘭”的一声两拳对在了一起,舅舅退后了一步。那银狐足足退了十几步才停下,舅舅也不等他反应过来,化拳为掌,一道闪电就劈了出去,“轰隆”一声,把银狐劈的外焦里嫩,又大喝一声“枪来!”那长枪如同长了眼睛一样飞回了舅舅的手中。向着又冲了过去,看着此时的银狐一枪从他的喉咙处穿了出去,之间银狐两眼一瞪,死了!从他体内飞出了一只白狐狸,呈半透明长着四只尾巴,好是可爱,而舅舅却眼前一亮有些后怕的说到“九尾狐?这才四只尾巴,要是九只尾巴的话我们谁也逃不掉了!”说罢将这只狐狸收了起来,对着张清道“快走!一会海向荣该来了!”说完就上车走了,果不其然,在他们走后的十分钟,一辆车开了过来,海向荣走了下来,看着躺在地上的海向空,急忙跑了过去,看着他还没死送了一口气。看着死了的银狐,他摇了摇头,看着母亲逃跑的方向大吼道“你们给我等着!”便离开了!

  与此同时母亲和舅舅已经快要到达金阳市了。

  *D看v*正版TS章@$节n上W!酷9G匠l(网m。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半生浮名说:

荣耀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