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我们都狭隘的认为,这个午夜主播必然是在死神给我们的电台里做节目。可是其实现在的主播遍地都是,在网上申请个账号就能当主播,这个黄天也是够敬业的,凌晨到了都不下班,竟然还要在网上跟听众交流,实在是不免让我们怀疑他别有用心。可是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就让鲁德聪登陆那个网址跟主播聊天。看到两个人一问一答聊得不亦乐乎,我说:“我要出去验证一个猜想,鲁少爷你继续啊,保持状态,一定要表现出自己最真实的那一面,这次破案就靠你了!”

  梁璐问我这么晚了出去干嘛,我就让她跟我一起开车来到了黄天家。看到黄天家里的灯是灭的,梁璐又问我刚才的问题,我让她稍安勿躁,答案马上就能揭晓。果不其然,过了十分钟之后我们看到了刚刚开车回到家里的黄天。梁璐看到黄天之后明白了我的意图,掏出手机打给鲁德聪,问他现在还在跟那个主播聊天么。鲁德聪告诉我们他们一直在聊,梁璐挂断了电话说:“那个主播不语音、不视频,只在留言板上用文字交流。黄天不可能一边打字一边开车啊,也就是说我们要找的那个午夜广播不是他!可是如果黄天不是午夜主播那会是谁呢,谁能知道跟黄天交流过的读者电话啊?”

  我看了看梁璐心想她现在是急糊涂了,就对她说:“你知道么,做一档广播节目至少需要两个人,一个主播,再加上一个导播。主播负责播报,导播负责控制电台,接入电话……”

  酷2匠T/网首。、发u

  “你是说那个导播实际上才是午夜主播?”梁璐听完了我的话恍然大悟,又问我说:“那咱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我哪知道怎么办啊?现在要看鲁少爷跟午夜主播聊得怎么样了,他要是能把对方钓上钩,咱们这回就能破案了!”我回答梁璐说。

  梁璐一听我的话,立刻踩油门回到宾馆。看到鲁德聪坐在床上喝水,梁璐问他怎么不聊了。鲁德聪说对方想跟他见面,他觉得没必要就一口回绝了,结果对方看他不愿意面谈,也就不理他了。

  梁璐一听鲁德聪这么说立刻是火冒三丈啊,让他赶快上线,跟对方取得联系,约个时间见一面。我看梁璐急了就劝她不要慌乱,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对方是谁,先要查查他的底细再作打算也无妨。

  鲁德聪问我们那个主播不就是黄天么,背景资料我们都调查过了还查什么。

  梁璐一边翻资料一边说:“你闭嘴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聊了半天都不知道对方是谁,他不是黄天!”

  “不是黄天?不是黄天他是谁?”鲁德聪惊讶的问。

  “在这儿了!”梁璐一抖手里的资料对我们说:“方局长不仅仅给了我们所有人的资料,还有这个月的排班表,今天的导播叫袁超,你们看看他的资料吧!”

  我拿过梁璐给我的资料一看,发现袁超今年三十多岁,跟黄天一样也是长期参与听听我心声这档节目。虽然有人跟他轮班,不过估计袁超也听了不少烦心事,这种事情一听多了难免会产生消极情绪,现在看来当初我们忽略了导播这个职位,是非常严重的失误。

  “估计这个袁超现在还在电台,既然他说每天午夜准时开播,就不会立刻离开。我会让技术科的同事去查看一下他的聊天记录,不过我估计他就是通过把听众约出来的方式,近距离跟听众接触,然后杀害他们发泄情绪。可是这一切都是我们的猜想,你们说说我们如何才能取得证据?”梁璐问。

  “这还不简单吗?咱们跟他约个时间见面,然后当他下手的时候抓他个人赃俱获!”鲁德聪回答说。

  “你的意思是钓鱼执法呗?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杀人的方式出乎我们说有人的意料之外,我们抓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得手了,那当诱饵的人死了怎么办?”我质问鲁德聪说。

  “哎呀,你怕什么呀?也没说让你去!我出的主意自然我自己去当诱饵,为了璐璐我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听鲁德聪这么说梁璐阴沉下脸来,她用一种饱含深意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她在用目光告诉我:我们不应该让鲁德聪以身试险,他是来帮忙的,我们已经欠了他很多很多……

  在梁璐的眼神攻势下,我只能对众人说:“还是我去吧,毕竟这是我和梁璐的案子……”

  “不,我说了我去就我去!这个导播是我联系上的,谁也别跟我抢!”

  我看到鲁德聪视死如归的样子心想谁愿意跟你抢啊,可是梁璐这时候咳嗽了一下,我知道她是在告诉我必须抢,所以我只能使出了杀手锏:“兄弟,你的这番好意我心领了。你不拍死我知道,可是你想过没有,你要是死了,你的璐璐怎么办?”

  鲁德聪听我这么说愣住了,然后给了我一个拥抱说:“好兄弟,那我就不跟你抢了,你要小心啊,一定不要出事!”

  我在鲁少爷的臂弯中看到梁璐的脸都被我气白了,她阴阳怪气的对我说:“对,你可别出事啊!”

  我这是心想:谁也不想出事啊,可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跟一个凶杀犯共处一室,想不出事也难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