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末路穷徒 (2)

  我们发现白宝庆一直都在跟一个人写密信,本以为那个人就是协助白宝庆潜逃的帮凶,找到他就能找到白宝庆。可是等我们按照信封上面的地址和姓名找到人之后,却发现那个叫姜戎的人几年前就死了,而杀害他的人,正式白宝庆。原来姜戎和白宝庆两个人是小学同学,先后辍学之后两个人又在一起偷鸡摸狗,算是一对搭档。可是有一次两个人抢了一个背包,里面有几万元的现金,姜戎见财起意想独占赃款,结果在偷袭白宝庆的时候被其发现,最后反而被白宝庆失手打死。就这样白宝庆进了监狱,可是我们发现这几年他一直和姜戎有书信往来,白宝庆比谁都清楚,姜戎是他亲手打死的,怎么可能给他写信?

  从邮戳上面的地址来看,姜戎给白宝庆发信的地址不是无间地狱,而是他们所在的城市。梁璐看姜戎这条线索断了,就让我再去看看那些用尿写的信,希望从中找到新的线索。可是那些信上的字迹早就模糊不清,辨认是图是字都很困难,怎么可能看清楚写的到底是什么。就在我们我陷入绝望的时候梁璐突然接到了方局长的电话,他告诉我们白宝庆的老家发生了一起入室抢劫案,歹徒作案手法非常凶残,很可能是白宝庆干的。

  我们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非常震惊啊,白宝庆从越狱到现在还没过去四十八小时,如果开汽车从监狱到他老家至少需要两天,如果方局长告诉我们的这起入室抢劫凶杀案真是白宝庆做的,那就说明白宝庆是坐火车回的老家。可是现在火车票都实名制了,没有身份证白宝庆是怎么买到的火车票?

  “那些信咱们已经看过很多遍了,唯一有可能帮助白宝庆脱逃的姜戎又早就死了,所以这个白宝庆不可能凭借自己的力量逃回老家。你说有没有可能是方局长搞错了,其实白宝庆现在还在路上?”我问梁璐说。

  梁璐盯着一桌子信纸一语不发,过了好久才对我说:“咱们查案这么久了,方局长其实一直在默默的给我们提供各种支援。之前他从来没有给我们提供任何建议,这一次突然告诉我们应该去白宝庆的老家看看,那自然有他的道理。在刑侦追捕方面的经验,咱们当中没有任何人能跟方局长匹敌。我相信方局长的判断,咱们现在就应该立刻去白宝庆的老家!”

  我们这一群人表面上看是平等互助的关系,实际上掌权的人是梁璐。因为鲁德聪对梁璐惟命是从,所以我知道不用投票也能算出来只要梁璐发话那就是金口玉言。虽然我心里还是觉得方局长的消息不可靠,可是既然梁璐决定听方局长的,那我们就只能去白宝庆的老家看看。

  到了现场看过尸体之后我们发现这确实是一起恶性的入室抢劫杀人案,受害者是一对夫妻,住在二楼。根据现场留下的各种证件我们推测,歹徒是从一楼的窗户爬到二楼,然后用玻璃刀割开玻璃打开窗爬进屋子。在把熟睡中的夫妻用刀捅死在床之后,他通过翻找把屋子里值钱的东西都给带走了。这户人家并不是很有钱,可是方局长怀疑他们遇害跟白宝庆有关系的愿意是死者就是当初被白宝庆抢劫数万元现金的人。时过境迁,当年的万元户现在落魄成普通人,却依然被人杀害。考虑到附近的居民都没有遭殃,只有这一家跟白宝庆有关系的人遇难,确实不免让人想到是白宝庆回来报复。可是当初人家是受害者啊,白宝庆抢了人家的钱有什么理由记恨对方呢?根据我对白宝庆这个人的了解,他虽然冷血凶悍,但是并不是一个反社会者。也就是说他铤而走险作奸犯科的原因是为了生存,并不是为了发泄他的畸形情绪。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一个人从监狱里逃出来第一件事会做什么?吃顿好的、洗个热水澡、找个有技术的女人……反正都是试图满足生理需求,如果一个人刚一逃出监狱就找曾经的受害者报仇,这是怎样的深仇大恨啊?如果这宗血案真是白宝庆做的,那就说明他记恨原来的受害者不是一天两天了,甚至说他冒着被击毙或者加刑风险跑出监狱,就是为了报仇?

  “监狱的看守从白宝庆的狱友口中得知,白宝庆已开始服刑的时候情绪还挺稳定的。毕竟他是几进几出的老牌罪犯了,在监狱外面也是无所事事、饥寒交迫,到了监狱里面仗着自己身高体壮,还能当个老大,所以他并不把入狱当回事。可是后来白宝庆变了,他突然间沉默寡言、喜怒无常,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我估计他的情绪变化跟那些书信有关,他一定是从书信中得知了什么他之前不知道的消息,所以才有如此明显的变化。现在看来那些变化跟之前抢劫案的受害者有关啊,要不然他不会一逃出监狱就来行凶!”等我们了解完所有的情况,梁璐跟我们总结说。

  '7更新v最!i快上酷+B匠,网vX

  “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办呢?”鲁德聪问。

  “看看那起抢劫案的卷宗,这其中必定另有隐情。”梁璐回答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