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当年谎言和真相一起在河里洗澡,谎言先洗完了之后上岸穿上真相的外衣走了,等真相上岸之后却没有穿上谎言的外衣。从此之后人们爱上了穿着真相外衣的谎言,很少有人喜欢赤裸裸的真相。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到假时真亦假,假到真时假亦真。人不可能一辈子说真话,也不可能一辈子说假话,能区分真假,从对方的话中找到对你有价值的信息,这才是关键。在我们推断出那些走私贩是被迫杀人,举行残酷的仪式之后,我们知道那个逼迫他们的人才是幕后黑手。可是那些走私贩为了否认杀人的事情,绝对不会把威胁他们的人供认出来,要想找到那个真正的人牲岛主,还需要我们动动脑子。

  酷匠^,网s唯Y一《i正版s,其他都bZ是》盗…E版◇

  动脑子这种事情我们就不要指望鲁少爷了,好在梁璐的脑子够使,她不再逼问那些走私贩杀人的事情,而是问他们出海的规律。当我们得知他们只在初一和十五两天出海时,我们立刻明白人牲岛主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去那个岛上查看那些走私贩有没有按照他的要求来举行仪式。因为我们返程加上审讯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四小时,所以我们现在必须列出海,才有机会在海上跟那个人牲岛主相遇。

  “你们肯定我们会遇上他吗?”鲁德聪看着我们的船在波涛汹涌的海上飘荡,有些疑虑的问。

  “那个岛上没有淡水,自然不可能有人常住。如果人牲岛主想要知道那些走私贩到底有没有按照他的要求举行祭祀仪式,肯定要去岛上看看。你盯好了雷达,要是看到有船在附近赶快告诉葛家父子,这片海域上的船很少,主要有船咱们就要截击!”说实话我对鲁德聪的回答表面上非常肯定,可是我心里其实也没有底。不过这时候我们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孤注一掷。如果非要让我找一个能够让大家都信服的理由,那就是死神对于每个案件的预判。他对于凶杀案似乎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敏锐感,雨夜屠夫是有规律的杀人,他让我们在连雨季去那里找他还能解释的清楚。塞外枪王和再世杰克还没开始杀人呢,他就让我们提前到犯罪现场附近去等候,足以说明他知道凶杀案即将发生。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就跟我们不知道他为什么可以逍遥法外,还不停的威胁着每一个人的生命一样。可是对于他的能力我们毋庸置疑,他在这个时间让我们来到公海上的荒岛,必定有他的理由。

  信任这个东西是很微妙的,我之所以如此毫无理由的信任死神,是因为他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当我们再次来到那个荒岛,我们看到了一艘破旧的渔船。拿好了武器我们走上之前去过的那个山坡,发现一个老人坐在地上看着一堆堆骸骨发愣。我在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他是人牲岛主,因为梁璐说过一句非常正确的话:有些人眼中的坚毅,是你们没有的!

  这个老人白发苍苍,可是他的眼中炯炯有神,对于我们这些不速之客,他不屑一顾。当梁璐举起手枪让他不要乱动时,他只问了我们一句说:“你们凭什么抓我?”

  警察最大的弱点就是过什么事情都要有证据,因为作为法律的维护着,我们首先就要维护法律。看着那个老人嚣张的样子,我们知道即便我们找到了人,如果我们没有证据给他定罪,那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可是那些走私贩为了避免谋杀的指控是不会指认这个老人的,我们要是想确认这个老人就是人牲岛主,就只能从他身上找证据。

  等我们把那个老人带回警察局,当地的警察竟然认出了他。他们告诉我们这个老人叫沙永贵,是当地的鱼把头。所谓鱼把头,就是捕鱼行业的领头人,也就相当于行会的会长。听到这个消息梁璐是喜出望外啊,她把沙永贵带到大厅里,然后故意带着那些走私贩经过大厅。当那些人看到沙永贵被捕了,他们的心理防线终于被我们攻破。其实犯罪分子也有一个非常的弱点,那就是做贼心虚。不管他们表面上是何等的强硬,在他们内心当中对于法律始终是有畏惧之心的。当天晚上那些走私贩就争先恐后的跟我们坦白事实,原来沙永贵果然是逼迫他们在那个荒岛上杀人的幕后黑手,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牲岛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