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前就说过,所为破案,其实就是蒙概率。在现实生活中很多案件的破获都是因为犯罪嫌疑人在看到警方时吓破了胆,心理素质不过硬导致自己露出马脚,结果让一筹莫展的警方找到了突破口,最终真相大白于天下的。可是如果犯罪嫌疑人早有准备,知道当警察找到他们之后该如何应对,那我们就难办了。曾经有人说过,能出海的人都是真正的男儿。一开始我还不理解,现在看来,跟惊涛骇浪搏斗过的人果然不一般。他们的心理素质异于常人的好,经历过九死一生的人面对着威逼利诱,绝不会心生动摇。毕竟人家阎罗殿门前都走了一遭,怎么会怕警察局呢?

  看到那几个走私贩一口咬定自己没有杀过人,我们知道这件事情难办了。那个荒岛上什么都没有,死的人又都被烧成了灰烬,现在你问我那些骸骨到底属于人类还是猿类我都无法确定。这个案子发生在境外,没有认证、没有物证,甚至连受害者都没有确定,你让警察局怎么查?那些走私贩心里清楚得很,走私偷渡还希望活到出狱的那一天,要是承认他们杀人了,那就算是他们主动坦白,这辈子也别想再出来了。

  “你们说咱们这样行不行,把那些走私的人都隔离开,然后跟他们每个人都说他们当中有人叛变了,这样一来为了争取宽大处理,他们一定会抢着交代问题!”鲁德聪这时候想起了一个经典的审讯方法,所以立刻就说了出来。

  “你省省吧!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早就串通好了,知道如果犯案了之后该怎么对付我们。那些人的眼神中有一种你们没有的坚毅,只靠吓唬他们就想让他们开口,那是不可能的!”

  梁璐说这番话的时候盯着我,我看得出来她是在用激将法。没有一个男人喜欢听异性夸别的男人,我们没有的坚毅,梁璐这就是不带脏字的骂人了。这时候我要是在装糊涂可就没意思了,可是还没等我说话,鲁少爷先听不下去了,他对梁璐说:“要我说咱们去审讯一下那些偷渡客,他们是跟那些走私贩在一起,一定知道些什么……”

  “他们是受害者,他们能知道什么?”夏无风听到这里都知道鲁德聪说的话有多扯,可是作为一个杀人犯,她的这种淡定让我觉得恐惧。我看着露出诡异笑容的夏无风心想这丫头现在就这么冷血和敏锐,那长大了之后也一定是个害人精。只可惜我不能把她怎么样,但是早晚我要找出解蛊的方法,让这个不可一世的丫头受到惩罚。

  “那你说怎么办?”鲁少爷听夏无风打断了他的话感觉很不爽,反问道。

  夏无风把脸扭向了一边,用沉默告诉我们她其实也没有办法。我看梁璐一直看我,就知道我不说出个主意也不行,就对众人说:“一条路走不通咱们可以走另一条啊,只要能达到目的,怎么走都无所谓的。你们说为什么那些走私贩要杀人呢?他们走私偷渡都是图财,杀掉一个偷渡者并不会给他们带来任何好处。另外他们说的也不都是谎话,从他们在那个岛上杀人的方法来看,他们显然是在举行一个仪式。可是为什么他们要举行这么一个奇怪并且残忍的仪式呢?我觉得如果我们搞清楚了这个问题,我们就能找到人牲岛主!”

  “我就不明白你们为什么都认为那些走私贩就不是人牲岛主呢?咱们在犯罪现场抓到的人,这肯定是完成了任务啊!他们就是死神让我们找的人,你们为什么要找一个不存在的幕后黑手呢?”鲁德聪再次说出他的观点,可是当他说出“幕后黑手”这四个字之后,我却受到了启发,所以我说:“我们坚持认为那些走私贩不是死神让我们找的人,是因为虽然他们用人牲祭祀,却不符合岛主的身份!你刚才说幕后黑手,我觉得这个想法非常好。在那些走私贩上岛的时候,我看他们的神色非常慌张,俨然不是一个杀人凶手应该有的样子。如果他们并不享受这一个过程,又为什么要杀人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受到了别人的威胁!所以威胁他们的人才是幕后的元凶,他才是人牲岛主!”

  p看|…正版章|节2g上H酷匠Sm网C2

  梁璐听了我的话之后连连点头,然后她告诉我她要在审问一下那些走私贩,她相信这一次我们一定会有收获,因为我们已经知道了底牌。

  那些走私贩一如既往的死不承认,可是梁璐并没有问他们杀人的事情,而是问他们说:“你们都什么时候出海啊?行动有规律吗?”

  每个走私贩听了梁璐的问题都是一愣,然后在梁璐的威逼利诱下说出了同样的答案:初一和十五。

  “也就是说,他们没半个月出海一次。如果遇到雷雨天,就不出海了。可是他们不会延期,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初一或者十五,你永远不可能在海上看到他们!”

  听了梁璐的话鲁少爷有迷茫了,他问梁璐说:“你问他们这个有什么用?”

  梁璐听了鲁少爷的问题笑了一下,我知道她不屑于跟鲁德聪解释,所以我说:“如果有人逼迫那些走私贩在岛上杀人举行祭祀仪式,他又不在场,那他就需要找个时间去看看那个仪式是否真的举行了!”

  “那他什么时候去看呢?”鲁德聪这个木头脑袋又问。

  “现在!”梁璐、夏无风还有我异口同声的回答他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