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谁也没想到能在荒岛上遇到罪犯,更没想到这一次的调查竟然这么简单。可是我们没有抓捕经验,以前看电视剧或者纪录片里面都是一群人抓捕一个罪犯,感觉那些警察很笨。现在轮到我自己上阵了,才知道原来抓人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且不说罪犯穷途末路之时会以死相搏,要是抓捕行动布置得不周密,那可能连人都抓不到。如果惊动了犯罪分子,他在跑路的时候抓到人质要挟我们,那就更难办了。总而言之抓人绝非易事,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抓到,真需要几十个人同心协力才行。

  我和鲁德聪的第一次合作不出意料的失败了,本来我还担心鲁少爷会托我的后腿,可是事实证明我也不是什么飞虎雄师。因为踩到了一根枯树枝,树枝断裂的声音让那个正在砍柴的渔民立刻警觉了起来。他看到我们之后转身就跑,我为了将功补过举起弩箭就射。其实他比我们还慌乱呢,只是在这一轮心理素质的较量中我也没有占得上风。好不容易一箭射在他的屁股上,他一声惨叫让我明白了自己犯下了大错。这个荒岛上没有人烟,除了海浪声就是海鸟的啼叫声。他这一声惨叫估计船上的人都听到了,这样一来我们想要抓人可就难多了。

  果不其然,据梁璐时候告诉我们,那个看押女人的渔民听到惨叫声转身就跑。要说这家伙也够不仗义的啊,竟然连情况都不搞清楚就自己溜了。梁璐和夏无风连忙去救那个女人,我和鲁德聪就去追被我射伤的渔民。

  要说我这一箭歪打正着也挺好的,要是射在肩膀上恐怕不会影响那个渔民跑路,可是射在屁股上就……我和鲁德聪好歹抓到了一个活口,等我们把他和那个女人带上我们的船,审讯的事情就交给梁璐了。

  ,酷3匠网:唯一/◎正版,其《他YR都是{盗e版

  梁璐平时看上去就一身的杀气,现在那个渔民是我们唯一的线索,自然不会对他客气。可是威逼利诱对那个渔民没用,因为他一嘴的方言,我们说话他能不能听懂我们不清楚,他说话我们肯定是听不懂的。梁璐一看对方跟我们语言不通气的直跳脚,鲁德聪这时候说:“咱们抓到了人,送到警察局就算是完成任务了,干嘛还要费心费力审讯呢?”

  “你知道什么啊?他肯定不是我们要找的人!”梁璐盯着那个被我射伤的渔民说。

  “人赃并获,他让我们抓了一个现行,怎么可能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呢?”鲁德聪疑惑的问。

  “直觉!”梁璐显然是懒得跟鲁德聪解释,所以用了这么一个让人无语的解释。可是我知道梁璐说得对,一个渔民不可能平白无故杀人,看那两个渔民的神色也知道他们并不是自愿把人带到岛上烧死的,这其中必定另有隐情。

  虽然那个渔民跟我们说不清楚,不过我们手中还有那个被他们挟持的女人呢。可是等我们跟那个女人交流之后,发现她更麻烦。也不知道是受到惊吓过度还是晕船,反正自从那个女人上了我们的船上之后就一直抖个不停。夏无风以为她冷,找了一个毯子给她盖上。可是现在外面艳阳高照,我知道那个女人之所以浑身战栗是被吓的。所以我让男人都跟我离开,然后跟梁璐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对那个女人温柔点。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梁璐跟夏无风从船舱里出来了。看脸色我就知道她问出了很关键的事情,没等我问,梁璐就对我们说:“刚才来的那艘船是艘走私船,那个女人是个偷渡客!”

  无缘无故跑到公海上,走私偷渡是最合理的解释。可是那些走私船上的人为什么要杀偷渡客呢?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必须要把那些走私船上的人一网打尽,要是装备好确实好办事,鲁少爷的豪华游艇上有卫星电话,梁璐立刻找到方局长,让上级安排当地的警察配合我们抓人。等我们一上岸,人都已经抓到了。不过看着满嘴方言的一群渔民,我们还是要请当地的警察来当翻译。可是最要命的是当地的警察说话口音也很重,好不容易我们把事情问清楚了,可是我们得知的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那些渔民说,走私偷渡他们承认,可是杀人放火他们没干过。我们问那他们带着那个女人和汽油到荒岛上去干什么,得到的回答是:“驱魔!”

  驱魔?去你大爷吧!拿着柴刀和汽油驱魔,鬼才信呢!可是他们接下来说的话我们不得不重视了,他们说按照当地的风俗,女人是不能上船的。可是偷渡客有男有女,为了辟邪所以他们每次出海都要去那个岛上举行一个非常古老的仪式:篝火驱魔。他们会给带去的女人放血,然后点燃篝火把所有的晦气都烧掉。这时候我们此听懂那些渔民其实想说什么:那个荒岛处于公海,不算是我国领土,所以只要他们死不认账,我们谁也拿他们没办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