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是说不清楚的,正常情况下应该先调查再推断,可是我们这一次先推断再调查也破案了,而且效率还挺高。我们谁也没想到其实杀人犯也一样不一定是坏人,受害者也不一定罪有应得。反正现在我突然间感觉很多事情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可是生活还要继续,就算你想不明白,日子也不会停下来,就像死神给我们的任务一样。

  这一次我收到的名字是人牲岛主,可是梁璐却收到了一串数字。我们看着那些数字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梁璐就猜出来那是一个坐标,等我们在电脑的地图上找到那个地方,发现难怪死神要给我们一个地理坐标系。那是一个处于公海的无人荒岛,荒到连名字都没有,要不是死神给了我们精确地地理坐标,我们根本不可能找到。

  “那岛上都没有人,咱们去那干嘛?”我疑惑的问。

  梁璐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可是她破天荒的拿出手机给鲁德聪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安排给我们了一辆私人游艇。要不说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冤家多堵墙呢。现在鲁德聪体现他个人价值的时候终于到了,要是没有这个阔少支援我们,恐怕我和梁璐只能散尽家财,自费破案了。

  对于梁璐吩咐的事情鲁少爷自然是惟命是从,很快他就让我们去他的私人游艇上集合。除了我们四个人,鲁德聪还请了两个水手来掌舵。那两个水手是父子俩,父亲五十多岁,叫葛万阳,他的儿子今年二十多岁,叫葛飞。当我们把要去的地方告诉告诉葛家父子之后,老葛面露难色,他问鲁德聪说:“少爷,你去那里老爷知道吗?”

  }$更i/新F。最快上2酷%匠网

  鲁德聪跟我们一起出去办案显然是瞒着他老爸的,所以听了这句话之后板起脸来说:“你不用问那么多,听我安排就行!”

  老葛看鲁德聪拿出了少爷的派头来压自己,就没说别的,告诉我们他要准备一下补给,当天晚上我们就可以出发。这时我想了想死神给我们的名字,对众人说:“所谓人牲,就是原始社会末期和奴隶制社会期间,为祭祀祖先、神灵或自然界万物而杀戮的活人,他们是祭品。那时候一般使用战争中的俘虏、被征服部落贡纳的青年男女及儿童或由此而形成的奴隶。使用人牲的数目多少不等,一般为数人、数十人,有时更多。咱们现在要去的那个岛上不会还有野人吧?要是真有的话……”

  后面的话我没说,可是即便我不说他们也明白,我想说的是要是真有的话那我们去了之后可能就凶多吉少了。梁璐手里有把手枪,可是近战手枪的威力还行,要是想用手枪制服一群拿着长矛和攻击的野人,那手枪的威力跟弹弓也差不多。鲁德聪这个人其实非常惜命,因为毕竟人家家财万贯舍不得死,所以听了我的话之后找到葛家父子问他们能不能弄到防身的武器。葛家父子对视了一眼之后告诉我们这件事情不用我们管了,为了保证我们的安全他们会做好防护措施的。我也不知道这个葛家父子什么来头,可是他们体型健硕,看上去就比我和鲁德聪威猛很多,跟他们在一起,确实很有安全感。

  只是我没有想到,当我们到了海上,我们对于葛家父子的依赖更明显了。公海上的惊涛骇浪跟我玩漂流时随波逐流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不过我还算好的,梁璐和夏无风已经快把肠子吐出来了。我估计要是这样持续下去,到了那个荒岛这两个人连站都站不起来。

  不过好在梁璐这个人意志力非常坚定,夏无风又是山里的孩子,体质非常好,所以两个人在我们到了那个荒岛之后,还是可以参与调查的。只可惜有些事情不是坚持就能解决问题的,我们到了这个荒岛上之后,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人。我估计死神也不至于让我们来给一群野人该习俗,可是如果岛上没有人,那我们调查什么呢?

  “这里除了海鸟,其他什么生物都没有,璐璐你是不是搞错了?”鲁德聪说这番话的时候一脸的轻松,其实我也算是有喜有悲,因为毕竟野人不是那么好相处的,我们只有六个人,要是真的跟一个部落抗衡,那我们只能选择落荒而逃。

  梁璐被晕船折磨的不轻,再加上平时就不喜欢鲁德聪,所以根本就没理他。我看气氛这么尴尬就说要不然我们在仔细搜查一下这个小岛吧,可能会有意外收获。葛家父子不愿意离开船,所以他们拿出两张努交给我们让我们小心行事。我这时候才明白什么叫有钱能使鬼推磨,弓弩都是违禁品,真不知道葛家父子是怎么搞到这两张劲弩的。不过有了防身的武器我的底气就足多了,所以我们四个人带好了装备,登陆搜索。等我们走上一个山坡,突然有了发现。那是一片空地,空地上有很多篝火堆的灰烬,而在那些灰烬里面,竟然有人的骨头!

  显然是有人在这个山上将人活活烧死啊,可是这个岛上一个人都没有,这些人是被谁杀害的呢?

  就在我们四个惊诧不已的时候,突然间对讲机响了,就听葛飞在对讲机里对我们说:“你们快点回来,我们发现有船在向我们靠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