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狂怒雷神 (4)

  我们的新案子毫无线索,为了找到突破口,我们不得不在飞机上拼开了文化。我认为我们要找的人之所以被死神称之为雷神,是因为雷神是古欧洲传说中的托尔,他是奴隶、农民的守护神,又是守护契约精神的神灵。所以很可能是一个英雄主义者为了除暴安良,所以杀害了那些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人。这个猜测符合托尔的身份,却不符合被害人的身份。被害人一个是老师,另一个是搬运工,不存在违约或者恃强凌弱的可能。鲁德聪看我的猜测被推翻了,立刻表示雷神不是托尔,而是一个形象,一个尖嘴猴腮的形象。我觉得鲁德聪的猜测不论对错,至少思考的角度新颖,很有参考价值。可是尖嘴猴腮不是一张照片,我们没有办法通过一个成语来比对犯罪嫌疑人的样貌,自然不可能用这种方式破案。不过梁璐对于我们这种开放式思维很感兴趣,她也知道如果我们能猜对为什么死神把这一次的凶手称之为雷神,那我们就能找到一个新的角度。所以她让我们再想想关于雷神的故事,可是我和鲁德聪黔驴技穷了,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夏无风说:“我听说过的雷神名叫辛兴,据说他母亲姓张。辛兴自幼家贫,他靠打柴为生,还要奉养母亲,所以十分辛苦。他们母子居住的地方有一座雷神山,每逢惊蛰之日雷声大作,无物不折。到了夏、秋二季雷神则潜藏入地,变作鸡形。一天,辛兴入雷神山打柴,在幽静的山谷中捉得刚成鸡形的雷神五只,心中特别高兴,带回欲杀给母亲吃。回到家以后,辛兴将鸡交给母亲,便卖柴去了。其母将四只鸡关在鸡笼内,留下一只准备杀时,鸡突然象人一样说起话来:‘我是雷神,不能吃,请求留我性命!’其母没有答应,一刀杀之,突然雷声大作,将其母击死在地。辛兴回家时,见母亲己死,抱尸大哭说:‘我母亲做错了什么,遭此劫难啊!’当他擦干眼泪时,辛兴看到母亲背上有金色的字,上面写着:混一之气,青帝之英,威令所加,奠予敢撄,劈恶诛邪,唯吾司命。辛兴这才知道鸡为雷神所变,于是操起木棒击打其余四只,雷鸡被衣服覆盖,不能发出雷电。突然乌云密布,雷电交加,雷神欲欲要击辛兴,又感到其孝心实在难得,于是变成道士下地向其作揖道:‘孝子独不畏雷而反制雷。吾雷神,误以伤尔母,尔毋以怨也,余等愿唯而所命以谢厥罪。’于是赠火丹十二颗与其食,辛兴立即变成雷公,脚踏五雷鼓,直上云天,被玉帝封为雷部元帅。”

  “你说这个故事有什么用呢?”鲁德聪听夏无风讲完之后显然没有听出任何门道,可是我对于这个用文言文说话的小女孩却刮目相看,这个只上过初中的小女孩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跟那些痴迷于自拍修图和网络游戏的同龄人相比,她不仅仅传承了下蛊这种古老的巫术,想必对于古典文学她也比较了解。

  “夏无风是想说,死者可能是不孝子孙,死神口中的雷神不是托尔也不是一个尖嘴猴腮的人,而是一个雷神的化身,他跟雷神一样,专门猎杀那些不孝顺父母的人,对么?”梁璐显然要比鲁德聪聪明的多,她听夏无风说完就明白了对方的用意。

  夏如风点了点头,然后不再说话。梁璐立刻掏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然后等我们刚一下飞机,她就收到了回复。原来我和鲁德聪说的都不对,只有夏如风的故事有价值。雷神确实不是托尔,也不是一个尖嘴猴腮的人,他是一个惩罚者,他惩罚的那两个人,都是不孝子孙!

  原来两个死者都有父母住在同一个养老院,而在他们的父母去世之前,他们除了付钱之外,都没有去看过自己的父母。所以这样一来我们的调查范围就不大了,两个受害者的唯一交集就是那个养老院,所以杀害她们的人,必定在那个养老院里面。养老院里面的老人生活都不能自理,自然不可能外出杀人,那么剩下的人就只有护工和大夫了。调查了一下他们的个人履历我们发现了一个非常特别的人,一个叫张德业的医生曾经是一名主治医师,专家级别的名医。这样一个收入过万的医生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辞职来到这个小小的养老院,肯定另有隐情。我还在张医生的作息时间表上看到了一个更有价值的信息,那就是他每星期轮休的日子都是礼拜四!

  酷匠O…网正版首1发

  等我们把张医生抓来审讯时,他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他说他当初因为工作很少陪自己的父母,结果他的父母从乡下坐大巴来看他,却连他的面都没见到。结果在回去的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他的父母不幸去世了。面对着血肉模糊的两具尸体,张医生再也无法从事以前的工作。所以他来到这家养老院照顾别人的父母,可是有些人父母在世却也漠不关心,每个月只来看一两次,甚至从没来过。面对着那些老年人失望的样子,张医生把对自己的愤恨转嫁到别人的身上,所以当养老院失去一位老人时,他觉得他需要惩罚那些没有尽到孝道的儿女。他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没有找到他,他还回去杀人,他还说了一句让我永远都忘不了的话,他说:“我知道树欲静而风不止这种事情谁也改变不了,可是我接受不了子欲孝而亲不待的那种痛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