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制造毒蛊的方法,一般是将多种带有剧毒的毒虫如蛇蝎、晰蝎等放进同一器物内,使其互相啮食、残杀,最后剩下的唯一存活的毒虫便是蛊。蛊的种类极多,影响较大的有蛇蛊、犬蛊、猫鬼蛊、蝎蛊、蛤蟆蛊、虫蛊、飞蛊等。虽然蛊表面上看是有形之物,但自古以来,蛊就被认为是能飞游、变幻、发光,像鬼怪一样来去无踪的神秘之物,造蛊者可用法术遥控蛊虫给施术对象带来各种疾病甚至将其害死。对于毒蛊致病的法术,古人深信不疑,宋仁宗于庆历八年曾颁行介绍治蛊方法的《庆历善治方》一书,就连《诸病而侯论》、《千金方>,《本草纲目》等医书中都有对中蛊症状的细致分析和治疗的医方。实际上放蛊就是放蛊的人趁他人不注意的时候,把蛊放入食物,对方吃了以后,就会染上蛊毒,染了蛊毒的人会染患一种慢性的病痛。以现代观点说,这是一种人为的,由许多原虫的毒引发出来的怪病。所以说蛊毒还是可以治愈的,不过如果找不对方法,那也会闹出人命来。

  “关于这个下蛊我知道一个事儿啊,据说苗族最毒的蛊是情蛊,又名情花蛊。这种蛊是女孩子特有的,必须用‘心血’加蛊练成,每日以‘心血’喂养,十年得一情蛊。至于‘心血’是什么谁也不知道,有人说是经血,也有人说中指上挤出的血。反正情蛊可下在饭菜中,也可下在服饰上。等苗族女孩子将情蛊下在自己的情郎身上,每月情蛊都会发作一次,那种感觉应该是撕心裂肺的。中了情蛊的人如果强行忍受的话,在情蛊发作的时候,大多数人因为忍受不住那种痛苦都自杀了。中蛊之人只有见到心爱之人,疼痛才会停止。相传中了情蛊的男方如果与第二个女人有性行为,就会爆毙而死,当然那女子也不会独活。情蛊只有下蛊的女方可解,但情蛊一解,解蛊者也就是女方就不可以再有第二个男人了,不然也会爆毙而死。所以情蛊可是算是蛊中的极品。要是中了它,人就会失去意识,整个人都臣服于下蛊之人。会用情字是因为中蛊的人会认为自己爱上了下蛊的人,会不惜一切代价守护在那个人身边,一但离开很快的就会死去。说有人都相信想要解它也只有找到下蛊之人,也有传言只要有情蛊,就可以让两个人一辈子在一起、永远也不分开……”

  i1更U新#/最快上{酷m8匠;…网“S

  我看鲁德聪说的跟真事儿一样,心想这家伙不会色迷心窍研究过情蛊吧?他可能也知道靠自己的努力这辈子也不可能追到梁璐了,所以想借助一下外界的力量?可是要说聪少的命也够苦的了,他在研究的时候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性别跟他钻研的科研项目有冲突吗?不过不管怎么说,毕竟有了解就比我们这些对于下蛊一无所知的人强,我问聪少除了情蛊他还知道什么别的蛊术么。

  聪少想了想说:“我还只要有一种金蚕蛊,这种蛊是在四川省偏僻地区养成的,渐渐流传于湖南、福建等地。这种蛊的表皮是蚕金色,每天喂它锦锻四寸,把它解出的粪便放在食物里,吞服了的人就会生病死亡。传说这一种蛊会使养它的人暴富,也会使养它的人发生灾害,因而不能得罪它。如果无意继续供养它,要准备一只小箱子,放些金银锦绸,把金蚕蛊墿咨面,然后把这只小箱子放在路旁,听凭别人把箱子携走,叫做嫁金蚕蛊。金蚕蛊对于人体的危害很大,它像人死后尸体上生的尸虫一样,侵入人的肚子后,会吃完人的肠胃。它的抵抗力很强,水淹不死,火烧不死,刀也砍不死。这个是我在《本草纲目》里面看到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真没想到聪少看书如此高端,我们这一代人都喜欢看胡编乱造的玄幻和穿越小说,可是聪少竟然看过《本草纲目》。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一点也没错啊!梁璐听到这里一反常态,不是让聪少闭嘴,而是问他说:“关于放蛊你还知道什么,都说出来!”

  聪少看梁璐对他说的话感兴趣,非常得意,回忆了一下对我们说:“有些偏远地区的人专门养蛊谋财,这些人养的蛊,有的是蛇蛊,有的是虱蛊。据说蛇蛊是在五月初五日放大、小蛇在瓦坛里,虱蛊是聚集多数的虱虫制成的。这两种蛊毒都可以置人于死地,特别是虱蛊如果侵入人腹,会把内脏吃光。放蛊的人看准了一家有钱人家,就计划将蛊放入。中蛊的人在没有医药可治的情形下就会死去,死人的财产随之移入蛊主的家里。不过这种蛊有一种副作用,那就是养蛊的主人养了这种杀人的蛊后必须用蛊连续杀人,每年一个,如果间隔三年不以蛊杀人,蛊主本人也会中蛊死去。”

  听到这里我和梁璐对视了一下,看来我们这一次调查的对象就是蛇蛊或者虱蛊啊!有了调查方向让我们非常激动,可是等我们到了死神让我们去的那个苗寨,看着眼前的景象我们又激动了一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