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死神选定之前,我根本不知道破案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福尔摩斯抽丝剥茧推理案情,本以为破案是惊心动魄、跌宕起伏的一段旅程。可是真的办了几个案子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办案跟大夫看病也差不多,说白了,就是蒙。任何一件事情都可能有很多种原因引起,说是通过现象看本质,可是本质可能有很多个的时候就需要选一个了。怎么选需要靠经验和现象来决定,这种所谓的决定其实就是猜。猜对了就能治好病或者破案,猜错了那就重新猜,反正到最后总会有个结果。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的人大有人在,结果不好也不丢人。不过考虑到治病和破案都是处于被动状态,所以猜错几次也可以原谅。很多案件都是通过寻找有作案动机的人来破案,这种最简单的方式其实也最有效。我们经过几个小时的翻找,最终把犯罪嫌疑人锁定在两个人身上,我们相信只要找到这两个人,我们就能抓到再世杰克。我们也很清楚如果找到他们之后发现他们不是,那我们就需要再猜一次。

  好在现在的科学技术非常先进,我们兵分两路,带着最先进的三角定位设备去追踪这两个犯罪嫌疑人。我和鲁德聪分到了一组,等我们找到那个非法行医的落魄大夫之后,他拿出的不在场证据让我们立刻就确定,他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酷\*匠L网#;永`久_l免费看a{小GN说$

  鲁德聪一直都非常想陪在梁璐的身边,可是梁璐说我没有佩枪,又不是警员,所以需要个帮手。其实我们是和当地的警察联合执法,所以危险系数并不大。可是鲁德聪还是担心梁璐的安危,立刻表示要去支援她。我跟梁璐虽然关系并不好,但是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表面上对她露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是心里还是很关心她的。

  等我们坐着警车赶到梁璐所在的位置,突然间发现气氛不对。楼上有一个人探出身子对外大喊:“都别过来啊,过来我就杀了她!”

  即便是在黑夜当中,我还是看清楚了那个人的脸。他是我们要找的另一个犯罪嫌疑人,名叫吕志超。这个吕志超曾经是个外科大夫,因为被指控在手术中有猥亵患者的嫌疑,被吊销了行医执照。通过我们的调查,这几年吕志超一直都在非法行医,现在看来那些被杀的妓女都是他的患者,这一次我们的猜测算是蒙对了。

  “我们根据吕志超的手机信号,通过三角定位发现他在这栋楼里。可能是他通过窗户看到了我们,现在他正在一个妓女的屋子里,那个妓女是死是活我们还不知道。可是他威胁我们不让我们上楼,看来再世杰克就是他,不会错了!”梁璐看我们赶来了,跟我们介绍情况说。

  “请求支援了吗?”我问。

  “马上就到,可是来的人越多他越紧张,咱们要像个办法把人救出来!”梁璐盯着楼上的窗户说。

  我这时候仔细观察看了一下环境,吕志超在四楼,不时地探出脑袋往外看。通过观察他的神色我发现他现在确实有要拼个鱼死网破的嫌疑。之前我们看到法医的报告,法医认定受害者都是在犯罪现场被发现的。这个信息再加上每个犯罪现场都没有强行进入的痕迹,让我们推断受害者跟凶手必定认识,所以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凶手不是嫖客就是皮条客。可是经过这几天的新闻报道,很多妓女连熟客都不敢接待了,这就让我们认定皮条客的嫌疑更大一些。可是真没想到这个吕志超以出诊的名义把门骗开,然后对受害者痛下杀手。

  这时特警队的人已经到了,他们表示从现在开始由他们接手,我们只需要配合维护现场秩序就行,他们会封锁四周,在疏散人群之后在进行下一步行动。这时候我发现楼上的窗户已经关上,吕志超也不探出身子来观察外面的情况了。

  梁璐也看到了跟我一样的景象,她还说这个吕志超够狡猾的,知道躲避狙击手。可是我想了一下感觉不对劲儿,拉住梁璐的胳膊问她说:“如果你是吕志超,现在穷途末路了你会怎么做?”

  梁璐看着我想了一下,明白了我为什么要这么问,就对我说:“你是说他不会挟持人质跟我们谈判,而是……”

  “他疯狂的迷恋着开膛手杰克,自然是个心理变态的家伙。现在他死到临头了,难免会想要最后的疯狂……”

  我的话还没说完,梁璐就疯了一样跑到总指挥的面前,把我对她说的话重复了一遍。总指挥听了她的话眉头紧皱,一时间犹豫不决。梁璐对着他大喊:“你快下命令吧,再耽误就来不及了!这个吕志超不会束手就擒的,不管怎么样,他一定会杀人!我们应该在他动手前阻止他!”

  就在这时候,一个警员跑过来说:“总指挥,最新消息!根据房东所说,犯罪分子所在的那间屋子里住着两个女人……”

  一听这话我都觉得如同是晴天霹雳,这样一来被害人更多了。这时总指挥当机立断,立刻下命令让突击队员行动。可是我们还是晚了一步,屋子里的两个女人因为失血过多,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去世了。

  我们在吕志超被送上警车的那一刻看到了他的眼神,他得意洋洋的样子丝毫不像是一个被抓的囚犯。

  鲁德聪这时候站在我身边长出了一口气说:“终于结束了!”

  我却摇了摇头说:“不对,我总觉得这里头有问题,可能这件事还没结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