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结了一下开膛手杰克案没有被侦破的原因,首先就是他选择的迫害对象比较特殊,身份卑微的妓女无人关注,人际交往圈儿又窄,直接导致了调查难度变大。另外就是开膛手杰克的作案时间都是在后半夜,别说当时的警力,就是在路灯和监控录像遍地的当今,夜幕都是犯罪分子最好的伪装。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么。最后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开膛手杰克一案的案情过于复杂,不仅仅当时有人怀疑六宗命案不是一人所为,就连他写给警察局的信都无法确认那一封是真迹。当时的某些无量记者为了销售量竟然以开膛手杰克的身份给警察局写信,然后再独家报道这些信内容,导致警局难辨真伪,坠入了一个毫无头绪的谜案当中。我很同情那些面对着上千封信的警察,有时候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其实有些事情很简单,但是遇到一个居心叵测的人,简单的事情就可能变得异常复杂,让人没有头绪。现在梁璐开始怀疑再世杰克对于开膛手杰克的理解是否跟主流媒体报道的一样,我知道我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她也开始被某些可能并不重要的细节所困扰,在不停的怀疑和自我怀疑中迷失了调查的方向。要是这样下去别说十天,一百天我们也找不到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所以当务之急我需要让我们冷静下来,摒除一切干扰,把我们有限的时间用在最有价值的线索上。

  “嫖客和皮条客是永远抓不完的,因为这不是一个职称,而是一个非常模糊的身份界定。小梁啊,咱们不能在跟无头苍蝇一样乱打乱撞了。既然现在已经有了三个受害者,那么再世杰克就正式成为了连环杀人。我们不要被其他因素干扰,按照传统的办案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吧!”

  听到我叫梁璐小梁,我自己都觉得别扭。虽然认识的时间不算短了,可是我和梁璐的个人交流并不多,所以说我们不算是很熟。不过我的话让梁璐冷静了下来,这一次让她假扮站街女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影响,现在她明显不在状态。她这时用一种非常期待的眼神看着我,问我说:“你说的传统的办案方式是什么意思?”

  我听她这么问我就知道我猜的没错,梁璐显然已经乱了分寸,所以我用非常缓和的语气说:“因为再世杰克知道第二个受害者身怀有孕,所以咱们之前的猜测不会错,这三个受害者一定跟再世杰克认识。现在有了三个受害者,咱们可以找找她们的共同点,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要放过的话,咱们就一定可以找到再世杰克。”

  梁璐听了我的话点了点头,她现在需要的就是有事情可以做,要不然只是胡思乱想的话,那我们就算是进入到了再世杰克的全套之中。我们从警局要来了所有的物证,然后还亲自到现场再次取证。看着堆满了整个审讯室的物证,我们三个人一人一堆,认真的翻看每一个可能跟案件有关的东西。可是我们翻看了十多个小时之后,除了疲惫和失望我们一无所获。梁璐气的直接把放在桌子上的证物推到了地上,然后把左手的手掌放在额头上用胳膊肘支在桌子上闭目不语。

  我看着散落一地的保险套和避孕药,突然之间一拍大腿说:“哎呀,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梁璐这时候睁开眼睛看着我,对我说:“你最好有好消息告诉我!”

  我苦笑了一下对她说:“大夫,大夫啊!”

  “哦……”梁璐和鲁德聪同时如梦方醒,一边点头一边说。

  “你‘哦’什么呀,你懂了?”我问鲁德聪。

  “那个……没懂!”鲁德聪果然是跟着起哄的,他有些尴尬的说。

  “笨!这还不清楚吗?第二个受害者怀孕了,她要么堕胎要么生下来,可是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去看大夫啊!另外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不生病的,其他两个妓女肯定也要看大夫。像她们这种做皮肉生意的,其实就应该定期检查身体。所以很有可能杀害她们的人就是大夫!”

  “那大夫怎么知道他的患者是妓女呢?”鲁德聪听了梁璐的解释还是没开窍。

  “你可真够笨的啊,那妓女穿的跟正常人自然有区别啊!再说她们的气质也不一样,更何况我说的这个大夫还真就不一定是大医院正规的大夫。我怀疑他是个小诊所的坐堂医生,因为生活不如意所以才成了杀人狂!”

  q酷匠》\网首发*

  “对对对,很有可能是他因为一次医疗事故失去了行医资格,然后非法行医,生活窘迫导致了他人格分裂!当初开膛手杰克作案的时候就有人发现受害者身上的切除被切除的非常规整,怀疑是外科医生所为!”梁璐继续支持我说。

  “我觉得这个猜测完全有可能,要知道从受害者的伤口来看,再世杰克的刀法也不赖。用刀杀人,开膛破肚这些词说这简单,如果之前没有受过专业训练,那头几次作案的刀口不可能是规整的!这样一来咱们的调查范围就更小了,咱们赶快查查十年之内的医疗事故,看看有哪些医生被取消了行医资格。这样只要咱们逐一排查,那很可能最后就能找到再世杰克!”

  梁璐和鲁德聪听了我的话立刻起身兴匆匆的要照我说的办,我看着他们兴奋的样子心想这一次最好是对的,要不然梁璐非崩溃了不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